去年至今,香港民间为了争取普选开展了一系列的社会运动,包括为争取普选举办的各种游行示威、静坐集会、论坛讲座甚至罢课、罢工、绝食、包围、占领等等,这其中人数达数十万之多的,就有“六?二六公投”活动、“争取真普选七?一大游行”、“和平占中”和“雨伞运动”等,如此大规模的公民运动在世界级城市中是极为罕见的,这一切均为了争取2017年在香港落实真正公平竞争的民主选举,要求北京兑现港人治港、民主普选的承诺。这些争取民主的抗争行动不但聚焦了全世界的目光,让国际社会广泛而密切地关注香港的民主前途,也使得香港的社会运动(或民主运动),业已载入二十一世纪世界文明变革浪潮的史册之中。我想,目睹这样一幕幕可歌可泣的民主抗争场景,全世界所有向往自由光明的华人都有理由为香港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然而,对于香港民间的争普选运动,虽然在表面上港府和北京都表示希望落实二0一七年特首普选,港府的官方政改咨询宣传广告是“有商有量,实现普选”,可实际上京港官方的态度立场是“无商无量,我说了算”。先是去年六月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了“香港白皮书”,提出所谓中央对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接着是人大常委会通过“八?三一决议”,拿出了一份极度保守的普选框架,导致北京在2007年订出的普选时间表成了一张空头支票,此种政改方案乃是“假普选”,而非“真普选”,乃是“政治筛选”,而非“民主选举”,使得渴望民主普选的香港民众再度感到失望、被愚弄和遭漠视,香港的民主进程再度横遭厄运。

毫无疑问,除了北京当局以外,无论是港府、香港建制派人士,香港左派媒体,还是人大常委会官员、北京政治人物的立场姿态,均违背了曾经庄严的民主普选承诺。他们不断地抛出一些混淆公众视听的说辞,譬如香港特首必须是“中央信任的爱国爱港人士”、“对抗中央的人不能当特首”、普选须“有利于维护国家统一及领土完整”、普选须“有利于维护中央与香港的宪制关系”云云,除了这些说辞以外,我注意到近年来又增添了一种新的说辞,那就是,在香港实行普选要符合所谓的“中国国情”。

但凡了解大陆官方话语的人都知道,摆出“中国国情”这一说法,长期以来一直是大陆官方、官方媒体乐此不疲的事情。如今“中国国情”一说又被有关当局和某些人士拿来和香港的普选议题挂上钩了,真是令人佩服此等人士的“与时俱进”。所谓的“中国国情”,是大陆自从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国门逐渐打开,大陆民众耳熟能详的一个词汇,自一九七○年代末期以来,中国大陆在经济改革、民生建设等多方面逐渐与国际接轨的同时,但凡涉及民众切身利益的,如工资水平低、教育产业化、司法不独立、选举权阙如、医疗保障缺乏、房产价格飞涨等种种不符合国际惯例的情况时,有关当局给民众的解释通常就是──“要符合中国国情”。

在教育领域,若要求实现真正的“义务教育”,就会强调“中国国情还不够富裕”;提倡全民最低生活保障时,又搬出“中国国情还没有那么多钱”;不予实施“官员财产申报制”的“阳光法案”以防止官场贪腐时,理由便是这“不符合中国国情”;百般拒绝实行“三权分立、民主选举”的制度时,理由也是这样做“不适合中国国情”;面对物价的持续上涨,民众工资却没有同比例增加时,解释就是“中国有中国自己的国情”……这样的事例可以说是举不胜举。

于是,人们渐渐发觉了,所谓的“中国国情”一说,意义其实是:过去存在的事实就是现在存在的理由。在需要持续有利于自己的做法和制度时,就会拿“中国国情”来做挡箭牌予以搪塞。就这样的,“中国国情”一说,已成为大陆有关当局掩盖错误、漠视民意、维护既得利益集团、阻碍改革向前推进的借口。平心而论,本来所谓的“中国国情”之说,只是一个中性的学术术语而已。可是因为这些年来,“中国国情”被不恰当地用在利益集团安抚民众的解释之中,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异化为“与民争利”的同义词,在实质上,它已经成为阻碍中国社会走向开明进步的一堵高墙。

时至今日,当那些为北京当局背书的官员、媒体、御用文人学者、香港某些人士和媒体振振有词地解释道,“香港普选要慢慢来,不能操之过急,因为这是中国的国情”,人们不禁要提醒一句,你们记得否,在1944年2月2日的中共《新华日报》社论上,曾白纸黑字地申明道:“真正的普选制,不仅选举权要普通、平等,而且被选举权也要普通、平等;不仅人民都要享有同等的选举权,而且人民都要享有同等的被选举权。”试问,今日身为“亚洲国际都会”和“全球金融中心”的香港的情况,难道要比1944年时身处战乱中的中国国情还要差吗?算了吧,先生们,请别再自欺欺人了!

其实当我们查阅香港《基本法》,其中并没有任何有关“中国国情”的条款,相反却是有“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的规定,可以称之为“香港港情”。可以说,当初设计一国两制的出发点,本来就是因为两地的实际情况有所不同,所以才要实施“两种制度”。将所谓的“中国国情”和香港民主普选挂钩的错误在于,既背离了一国两制的制度设计;也侵蚀了香港的民意,并且在法律之外为普选增添了一个条件,违反了以往普选的承诺。总归一句话,请别拿所谓的“中国国情”来当做阻挠民主普选在香港落实的借口。

写于二零一五年一月三十一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