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港澳研究会会长之谈话

上个月,前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现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发表谈话。陈佐洱将去年秋的香港占中运动,归咎于香港教育局未能秉持教育理念,结果种出苦瓜、毒豆;提出社会应思考如何为香港青年补脑,香港教育局长要接受中央政府监督。陈佐洱的这番谈话,是在北京出席全国港澳研究会举办的有关香港青年问题的座谈会时发表的。这位会长还表示,香港特区成立以来,有相当一部分香港青年的国家意识存在很大缺失,说明香港教育领域,包括教育局及办学团体在发展过程中存在不少问题。他还批评,香港在占中期间,教育领域乱象丛生,质疑为何回归时才哇哇学语的娃娃,现在成为挥动米字旗冲击军营、立法会及政府总部的排头兵。他认为,一国两制下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需要与之相衔接的教育理念来支撑。陈佐洱这番充斥着居高临下口吻的谈话难以服众,引发香港舆论反弹,追问声和质疑声不绝于缕。

近年来,香港政治矛盾日益严重乃至恶化,其主要缘自于不民主的政经体制,以及政制方面的争议,而这需要落实特首和立法会的真普选才能解决问题。然而去年,北京方面接连出炉了国务院“香港白皮书”、人大常委会“八?三一决议”,为香港制订了一个极度保守的普选框架,违背了曾经许下的民主承诺,简言之抛出了一种“政治筛选”的“假普选”政改方案,进而引发了香港有史以来最大的民间抗议行动,即“雨伞运动”。本来北京方面和港府应正视问题所在,听取香港民意才是。然而它们却将政治矛盾简化为青年问题,将香港年轻一代和教育制度视为罪魁祸首。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的谈话即是这种思维的表现。

我们看到陈佐洱的谈话,不脱希望香港青年树立“国家意识”、“摈弃成见,多认识祖国”、“爱国就要爱中华人民共和国,而不单单指文化的中国、民族的中国”、“爱国就要尊重中央政府”、“港人不应只识闹政府”、“不要不断内耗”、“要多讲些和谐”、“应该支持政府依法施政,维护香港的繁荣和稳定”之类的老话、套话,一旦做不到这些,那就成了“苦瓜”和“毒豆”。这位会长的不但无视《基本法》中有关特区高度自治的规定,也显示出当权者对香港年轻人的不尊重。香港年轻一代关心政治和公共事务,关注香港的前途命运,是公民意识的体现,陈会长试图在香港压制反对的声音,尤其压制年轻人参与公共事务的热情,针对公共舆论相对开放的香港有此言论,殊为可笑。

陈会长应当瞭解到,谈到所谓“爱国”议题,许多香港民众尤其是年轻人,认为他们爱的是文化的中国、历史的中国和民族的中国,而对国家统治机器素来是敬而远之;对当今中国的政权、政策和施政表现则有不同的看法,甚至有所不满。这可以称之为港式的国家认同,香港人传统的“港式爱国观”。晚清以来,香港人从支持孙中山的革命、加入催生亚洲第一个共和国的革命洪流开始,就一直以爱国行动为这个国家有所承担,这已经载入了民族的史册。于是在香港,逐渐形成了港式的国家认同和爱国价值观,也就是爱人民,爱土地,爱促使国家走向民主自由、法治人权、开明进步的正义事业,而唾弃为私利阻碍中国走向文明进步的势力和政权。

政治学常识告诉我们,国家并不是专属于某个政权或政党,而是属于全体人民的。任何一个政府都是一时的,而国家是长久的。正因为港人的这样一种爱国心,才会去支持中国的民主自由事业,才会去促使中国的体制革新。陈会长的谈话无非是要港人改变以往的爱国观,转而不论现政权的施政是以民为本还是以官为本;不论现政权的吏治多么贪腐多么鱼肉百姓,也要安稳地甘心去做个顺民,不分青红皂白地盲目去“爱中华人民共和国、尊重中央政府”。看来,陈会长所说的“国”与许多港人心中的“国”是不一样的。

而港人尤其是年轻人积极参与公共事务,展现了一种可贵的公民精神,体现了公民社会的成长,这绝非陈会长口中的所谓“乱象丛生”。指责他们“挥动米字旗冲击军营、立法会及政府总部”,“损及香港的繁荣稳定”,可以说谬之千里。这些年来,特区政府频频曝出利益输送、官商勾结、任人唯亲、互相推诿的丑闻,直至爆出前政务司长许仕仁的贪汙案、前特首曾荫权的涉贪和涉嫌渎职丑闻,港人每年耗费巨资供养特区政府官员,却换来不仅未能改善施政,反而接连出现重大政策失误的情况,这怎不令市民感到气愤?若说香港有所谓“乱象”,那也只是存在于港府,而不存在于香港民间。

曾去粱来,一心唯上,罔顾港人心声,使得香港政府逐渐失去了民心,正是因为特区政府的背弃善政,才引发香港民众的不满,借由各种管道表达不满,敦促特区政府知错能改,从而回归良善管治,以市民之福祉为依归。如果特区政府听不到任何人的反对声音,试想,港府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吗?故此,指责港人“损及香港的繁荣稳定”实乃是非不分,盲目地偏袒港府。而且,香港社会政治经济的种种令人诟责之处,或者说,香港正在走向沉沦。究其根本原因,主要责任在于北京方面和特区政府,而不在香港民众,而最根本的原因,或者说香港各方面的严重问题,归根结底在于体制上的缺陷,在于特区政府缺乏认受性,在于北京方面对香港民主进程的阻扰和拖延政策。这也是特区政府施政频密出现重大失当的根由。

对于这位曾经的港澳办官员,我愿意赠送他教育家蔡元培的一段话。蔡元培曾在天安门广场发表过一篇题为《黑暗与光明的消长》的演讲,他呼吁“世界的大势,已到这个程度,我们不能逃在这个世界以外,自然随大势而趋了。我希望国内持强权论的,崇拜武断主义的,好弄阴谋、执着偏见,想用一派势力统治全国的,都快快抛弃了这种黑暗主义,向光明方面去呵!”

写于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三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