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一日,位于美国西北的俄勒冈州发生了一起血腥校园枪击案。事故发生地是俄勒冈州乌姆普卡社区大学,枪击案已造成至少十三人死亡,二十多人受伤。事件中警方与枪手交火,枪手死亡。奥巴马总统于案发当日晚就该起校园枪击案发表谈话,在向死者表示哀悼之后,他不无挫折感地表示,美国是全球唯一每隔数月就会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的发达国家,而每次枪击案后,他都呼吁国会通过更严格的控枪法案,这已成为一项“例行公事”,人们对此已感到“麻木”。他再次呼吁美国通过更严格的控枪立法,避免枪支暴力悲剧的不断发生。

在我的印象中,奥巴马的这七年任期内,确实已经好几次要求国会通过更加严格的枪支控制法案,也确实立场一次比一次强硬,但均告失败。这实在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由此可见在美国社会推行控制枪支政策的难度之大。

在全球两百多个国家中,只有十多个国家允许本国国民合法註册拥枪,而美国人口只占全球人口的约百分之五,却拥有着全球民间枪械的百分之四十二,可见美国枪支的泛滥、拥枪人口的庞大。结果是,在美国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生重大枪击案,造成多人死伤,血流成泊,这几乎已成了美国社会的一种“常态”,尤其是,不时会曝出大规模的滥杀事件,校园、电影院、教堂等公共场所成了血腥的屠宰场。恐怖的场景让人疑惑这究竟是不是文明先进国家。而奥巴马所言的“美国是全球唯一每隔数月就会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的发达国家”,这与美国的文明形象极不相称,实在值得人们反省。

据统计,在二00五年到二0一0年之间,美国合法出售枪枝从每年五百万支增至超过一千万支,表明拥枪家庭、或个人拥枪数量在增加。在美国民间,至少有三亿支各种枪械,社会上的无执照“黑枪”很是泛滥。不论何人,两三百美元即可买到枪,说枪枝已成美国社会治安的一大毒瘤,实不为过。这也表明,美国的枪支管理存在着巨大漏洞。

俄勒冈州这起惨痛的枪击事件,再次掀起控枪甚至禁枪这个扰攘多年的老问题。最近,已有民主党众议员提出控枪议案,但不出所料遭遇到阻挠,就在奥巴马前往俄勒冈州看望受害者家属时,数百人举着“自由高于一切”等标语牌示威,表达他们不支持奥巴马在枪支控制问题上的立场。在美国,长期以来拥枪派和禁枪派一直无休止地辩论,而美国民众到底因为民间有枪从中获利、还是受害,也一直争论不已,似乎永远也难以争出个结果来。

美国的立国精神是保障个人权利自由,包括“人民拥有枪械武器的自由”,以防止政府的暴政和侵犯人权。然而,走过两百多年的历程,美国已拥有成熟稳定的民主机制,以“持枪权”作为民众对抗政府的暴政的理由已很难站得住脚。而且,防止政府侵犯民众的权益,并非一定得依靠人民的持枪权,其他有效的手段有议会的制衡、独立的司法、舆论的监督、民众自治组织,等等。

控枪难度大的原因之一是,美国有很多的大型拥枪团体,这些团体的人数和力量相当庞大,比如“全美步枪协会”等,他们的能量甚至能左右总统选举和政治人物的任命。而美国自建国以来军火产业历史悠久,这一产业有着丰厚的利润,与政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也养活许多的美国人。大致来说,共和党与这些拥枪组织彼此关系密切,十分强调民众的拥枪权。从一九九四年以来,国会任何收紧枪械买卖的建议,都会被强大的拥枪械利用各种资源加以阻挠。而民主党也因为担心掀起枪支管制的争议,影响选民尤其是白人男性选民的支持,在近二十多年来也不敢通过新的枪支管制条例。

拥枪团体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是人杀人,不是枪杀人。”他们认为,如果想杀人,没有枪照样可用其他方法杀人,不能怪枪。这样一种论调貌似有理,却经不起推敲。这一论调假设社会成员都是理性的,会按常理行事,它忽视了社会上存在着边缘人、心智失常者和易沖动者,枪械若落到这些人的手里,对社会将是一种潜在的隐患。并且,如果肇事者只是用刀具行凶,将不可能动辄造成十几条、甚至几十条人命丧失,现场的人们也不致于人人惊恐,很有可能依靠集体的力量制伏肇事者。

我很想提到的是,如今的电影、电视、电脑游戏、手机游戏等影像产业,暴力的画面、血腥射杀的虚拟场景和滥杀的新闻播报,给社会带来十分不良的影像,尤其是对青少年和心智不健全者带来的负面影响,令人担忧。除此之外,还有那些充斥着暴力的书籍、恐怖小说、少年儿童攻击性玩具等,在我看来乃是对青少年有着不良影响的“文化垃圾”。一个健康良好的社会应当限制它们。因为,这些影像产业让一些心智不成熟的青少年,有可能会因学业、恋爱、就业、家庭纠纷等原因,或受到不良团体的影响,从而酿成枪击事件。

就当前来讲,虽说在美国全面无条件禁枪,比登天还难。可是,我们也绝不能束手待毙,任由惨剧悲剧不断地、周而复始地发生。就算禁枪很难达到治本的效果,但至少有一些治标方法。据统计,几乎大多数大型枪击案都是由于那些精神或心理不健全者造成的,基于此,可以由专家制订一套专业的精神和心理测试机制,任何人在购买枪支前,都必须由专业人士进行测试,以便尽可能地阻止精神和心理障碍者获得枪械。

此外,某些人士提出的限制弹匣、限制连发、扳机限制,某些州苛刻限制随身带枪执照,也是限制、减少枪击案的一些方法。也可出台法律,以赋予枪支拥有者一些法定义务,比如说,倘不妥善保管枪支而落入未成年子女或其他人手里,则要没收枪支并追究法律责任。再者,应当加强学校保安,有条件的学校可购买配置电子扫描器,定期组织危险安全应对培训等。

每次在媒体上看到校园枪击案,那些受害者惊恐无助、嚎啕痛哭的表情,都让人不由得揪心地痛,那些惨死、受伤的画面更让人心悸。这是攸关社会成员性命的社会隐患,应当严肃慎重对待。惟愿政府和民间共同努力,集思广益,拿出有效方法减少这类惨案的再度发生,让善良无辜的民众的生命安全有所保障。总之,祈愿美国政府和国会能通过严格的立法,严格控制枪械的自由买卖流通,遏止枪支的泛滥,控制非法拥有枪械,这是包括青少年学生在内的社会公共安全的正当要求。

写于二零一五年十月九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