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塞拉菲尼抄本》,简单地说,是一本关于幻想世界的百科全书。全书共11章,包括:幻想世界的植物志、动物志、既不是植物也不是动物的奇特的两足直立生物、物理和化学现象、奇妙机器与交通工具……作者鹿易吉·塞拉菲尼是一位意大利艺术家、建筑师,他在书中创造了属于自己的文字,并用此描绘了他所幻想的世界。但文字并不是《塞拉菲尼抄本》中最多的部分,甚至可以说,这是一本没有什么文字的书。抄本最重要的部分是图像,塞拉菲尼用上千幅的手绘插图,表现了幻想世界的植物、动物、服饰、美食,以及对现实世界的超现实戏仿。

《塞拉菲尼抄本》1981年首版后,渐渐被人评为“世界十大神秘天书”之一。它也一直与写于400年前的《伏尼契手稿》相提并论。意大利著名作家卡尔维诺盛赞此书,并为之撰写了导读,收录在中文版的序中。以下为卡尔维诺序全文:

在本书的开头部分,是一种语言。在塞拉菲尼生活并描绘的这个宇宙里,我相信,这种书面语言是先于书中的图像存在的。在工整、轻盈、透明的草书的形体之下(在这种透明感中蕴含着某种力量),每当我们感觉就要解读出它们时,那些单词和字母就会从我们眼前逃走。如果它们也因此感到苦恼,与其说是因为这种语言与我们的太过不同,倒不如说是因为它和我们存在相似之处: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语言学论坛上,这种语言可能以同样的方式,进化得与我们的语言极其类似,而并非完全不为他人所理解。

如果对此仔细思考,我认为,塞拉菲尼语言的不同之处,不仅仅在于它的字母,还在于它的语法:正是存在于这个宇宙中的事物,激发出了艺术家的语言。这些事物,正如我们在这本百科全书的插图中看到的那样,几乎都是不可思议的。但它们和我们生存的世界中的事物之间,存在着意想不到的联系,这会带给我们某种心理上的不安。(我说“几乎都是”,是因为里面有一些意义巨大,却无法理解的形态,我在后面会尝试对它们进行解读。)其关键之处在于,塞拉菲尼的语言被赋予了一种权力,它将要唤醒的是一个其内在语法完全颠覆的世界,因此,它必须将这种更为深刻动人的语言和思想的内在逻辑,隐藏在其表面的神秘难解之下。

众多纠缠交错的线条,将这个世界的图像连接在了一起,其视觉上的混乱造就了一群怪物,那就是塞拉菲尼畸形的世界。但这种畸形本身蕴含着某种逻辑,它向我们揭示出:事物总是一个接着一个,繁荣然后凋谢。同时也让我们感觉到,这些词语在尽力向前追溯,回到他们诞生的原点。

就像奥维德(罗马诗人)和他的《变形记》(大约开始写于公元1年或3年,完成于公元8年,使用六步格诗体记录了关于变形的神话作品)一样,塞拉菲尼相信,在所有存在的事物之间,都存在着一种相互渗透的关联性。解剖学和力学转换了它们的形态:人们会在胳膊的一端发现一只锤子或钳子,而不是一只手;双腿安在一对轮子上,而不是脚上;人类和植物合而为一。在描绘人类身体生长的那一页中,一片森林的幼苗从人的脑袋上冒出,顺着双腿蜿蜒;两只掌心被草原覆盖,石竹花从耳朵里长出来。植物给躯体提供营养(你可以在里面找到茎像被拆开的小糖果一样的植物,以及铅笔做穗、剪刀为叶、用火柴代替果实的玉米),还有动物和矿物的合体(从身体中间开始石化的狗和马),建筑的各个层面都和地质学结合在一起,还有纹章学和工艺,野性和文雅,书面语和口语。同样,某些动物变成了群居动物,就像生物发现自己被环境中的其他事物改变了一样。

在一个形体向另一个形体转化的那段文章中,人们可以看到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做爱的连续阶段,目睹他们如何慢慢地融合成爬行动物。这是塞拉菲尼最绝妙的视觉创造之一。如果给我在这本书里的最爱列个清单,紧随其后的是正在升上水面的鱼,它让我想起电影院的大门。还有形状像把椅子的植物,如果你将这把椅子砍掉一截,让它变矮点,你就能得到一把最最舒服的椅子,我觉得它能和那张出现彩虹的画面相媲美。

在我眼中,骨架、蛋,还有彩虹,这几个意象是塞拉菲尼最伟大的视觉神话。有的人或许会说,这副骨架是现实唯一的核心。因为在这个变幻的世界里,只有它始终保持着本来的模样。因此,看看这些骨架们是如何等待着重获肌肤的那一刻到来的吧(此时它们就像空空如也的衣服一样,在挂钩上飘荡)。然而,一旦重获血肉,它们又会对着镜中的自己冥思苦想。另一页,变幻出了一个骨架之城。在这座城里,电视天线被骨头所代替,一个骨架侍者正用盘子端上来一根骨头。而蛋——无论带不带壳,都是埋藏在所有这些形体之下的原始元素。一根软管铺在一片满是去壳的蛋的草地上,忽然,这些蛋就像猫咪一样,轻盈地步出草地,那般悠闲自如,仿佛所有的时间全由它们掌控。接着它们爬上了一棵树,又让自己重新落回地面,在落地的那一刻变成了餐盘里的蛋。

而彩虹呢,在塞拉菲尼的宇宙哲学里,它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彩虹坚固得就像一座桥,可以支撑起整个城市。每一次,当彩虹将城市支撑起来的时候,城市就瞬间变成了同样的颜色和形状。在嵌入彩虹管子中的一些圆环上面,是一些由彩虹放射出来的、五颜六色的二维小细胞。它们拥有不规则的、前所未见的形状,正好用来阐明这个宇宙的核心原理——在这个恒久变幻着自身形状的宇宙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

在另几页里,你可以看到从类似直升机的机器上、像云朵一样悬挂下来的彩虹。它们被赋予了一种经典的形状:半圆形,但有时候他们也被画成蝴蝶结形、Z字形、螺旋形或是水珠形。在彩虹机云朵状的机身上,一些五颜六色的小细胞用绳子悬吊下来。彩虹究竟是由彩虹尘埃构成的机器生成的呢,还是被捕捞色彩的鱼钩钓起来的呢?

正如以上我列举的,这些都是塞拉菲尼抄本中独有的神秘图像。你能从一窝蜂逃离灯塔的发光小细胞中,找到这些物体在形态学上的近邻们。如果仔细辨认,你还能根据它们所具有的微生物特征,在当代百科全书中有关植物和动物的最初章节找到它们。或许,作为图形符号,它们拥有同样的构成:它们构成了另一个更神秘、更古老的字母表。(事实上,我们能在罗塞塔石碑的雕刻上看到类似的表现形式,而且是可以破译的。)不过,很有可能,塞拉菲尼想要告诉我们的就是,创造文字的关键就在于代码的变化。在这个文字的宇宙中,不同的名称分类有着近乎相同的根目录,因为每个语言要素就是一个微分符号。

植物蜷曲着它们柔软的茎,正如鸟羽追寻的光线一样纠结缠绕着。它们在哪里发芽,就应回到哪里去解读它们。植物会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再次发芽,而且它们从不在地下开花。用植物在形态上的变化延伸到虚拟植物的分类,这种做法起始于爱德华·李尔的《荒诞植物学》,之后还有李欧·李奥尼的《平行植物》。在塞拉菲尼的苗圃中,你能看到正在给花朵浇水的云叶;正在捕捉昆虫的蛛网叶子;还有朝着大海,把自己的身体或脑袋像升锚一样拔起、根像摩托艇的螺旋桨一样能够发动的灌木。

塞拉菲尼创造的动物常常让人感到恐惧不安,他们往往都很丑陋,像噩梦里才有的生物。这些动物的演变遵循着隐喻的法则(例如腊肠状的蛇,球鞋上的蛇形鞋带),还有转喻的法则(例如从鸟头上只长出一根羽毛的鸟),或者将几种图像结合在一起(一只拥有蛋身的鸽子)。只要是动物形态的怪兽,往往都被人格化了:或许他们正象征着人类进化之路上那些被意外中止的尝试。伟大的人类学家勒鲁瓦-古朗曾经指出:从猿到人的转变始于双足的进化。在塞拉菲尼的书中,你可以看到一系列关于人腿的画面,这些人腿并非与人的躯干相连,而是联结着某个类似鹈鹕或是雨伞的、看上去很不协调的物体,甚或是一颗闪烁着光亮的星星。我们可以从这本书最神秘的几页中,看到一群这样的物种:它们正站在一艘小小的浮舟上,穿过桥洞,顺河流而下。

在塞拉菲尼的这本书中,关于物理学、化学以及矿物学的部分,读起来最为轻松。这大概是因为它们最为抽象的缘故。可是,到了机械和工艺那部分,噩梦又要开始了。在恼人的程度上,机械的构造毫不逊于人类构造。(这一次,我们终于在现实世界里找到了参照物,比如布鲁诺·穆纳里和那些疯狂机器的发明者们)。当读到人文学科的部分时(包括民族志、历史学、美食、游戏、运动、服装、语言学,还有都市生活),你会注意到,要将人类和生活中的各种物件分离是件多么困难的事——在形态上,后者简直是和前者紧紧地焊接在一起。我们还能看到这样的完美机器:它可以满足人类的一切需求,在人死后还负责将其安置到棺材里。民族志是最为疯狂的类别:通过研究多种类型的野蛮人的服饰、工具及其风俗习惯,我们能看到污秽之人、灭绝之人,但是最惊人的应该是道路之人——“路人”,穿着画有白色分界线的沥青衣服。

在塞拉菲尼的世界里,要说有哪种想象让我们的痛苦达到了极致,或许就是美食了。那是我们在现实世界里不可能体会到的独有乐趣,特别是在这样的发明当中:给用餐的人上一盘被咀嚼过的食物,这样仅需一根管子就能将它们吸下去;在一片流动的水域中聚集着一大群鱼,你只需通过管道和水龙头,就可以将它们抽到自己的房子里。对塞拉菲尼来说,真正的“快乐的知识”,在我看来还是他所创造的语言系统。(远在一切书面语言之上。这种语言是从口语中提炼出来的。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就像黑色的纸浆一样从两片嘴唇之间喷涌出来,或者被鱼竿从大张的嘴里钓出来)。这种书面语是活生生的(简直到了用根针刺下去,就能冒出血来的程度),但是,它不过是在玩弄自己的意识和躯体罢了。它似乎有三个维度,可以变得五颜六色,还可以一把抓住小小的气球,让它们带着自己上升乃至飞出书页,或者挂在降落伞上跳下去。如果你想把这些文字留在书页上,你就得拿线穿过环形的字母环,把它们缝住才行。如果你拿放大镜来检视这些文字,透过薄薄一层墨水的涂鸦,你能看到贯穿其中的强大的意义之核:有高速公路,有密密麻麻的游行队伍,还有里面满是鱼群跳跃的河流。

在抄本最后(已经是抄本的最后一页了),所有文字的最终命运就是化为尘埃,只残留下写字的手骨。那些线条和文字四散奔逸,脱离了纸张。就在这里,从这些微尘之中,蹦出了许多彩虹中多彩的小细胞,在一起嬉闹。

在所有的变形和字母的核心法则作用下,一个新的循环开始了。

《塞拉菲尼抄本》中文版即将由联合天际传媒旗下全资阅读品牌“未读”引进

来自澎湃新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