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1

这两天台湾大选,网络一片沸腾,我没关注,各种围绕竞选的视频,一个没看。说实话,我这20来年,国外竞选不关注,只关注过马英九竞选总统一次,看到那场景,在电脑旁抑制不住的落泪,情感复杂,羡慕他们,更深知大陆为民主付出太多人的心酸与坎坷。

胡石根先生又折了,定性为颠覆什么政权,前景不容乐观。6、7年前在朋友的聚会上与他见过一面,简单的谈了谈,以后也没交往。我们这类型的人接触,有关部门永远是用阴暗龌龊的心理,琢磨和分析我们要干什么。

我89年6-4后判了7年,在北京二监时,与因间谍罪判15年的前北京青年报著名记者关键是一个中队,关键也是大陆首位采访邓丽君的记者,他后来在狱中得癌,保外后不久去世。

我知道胡石根的许多事情是93年出自关键之口,因为他与胡石根都在一个看守所,也许还同过号,我不记得了。关键很是佩服胡石根,是爷们!连看守都佩服胡石根,也替他惋惜。

6-4!不知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胡石根亦如此。他是北京语言学院的讲师,6-4后他有计划、有组织、有预谋、有纲领地组建了一个政党,据我所知,这是6-4后第一个反对党,后来他又组建了一个工会组织。

6-4后胡石根忙于社会活动,可以说是废寝忘食,家里除了方便面就是方便面,妻子除了担心就是害怕。他经常早出晚归,有时一连消失数日,妻子与他多次争吵,无法改变胡石根的执着。一次争吵后,胡石根在书桌前写东西,妻子手拿剪刀扎向他的眼睛,大呼“我扎瞎你!我以后养着你!”。胡石根一躲,剪刀扎在眼眶,落了个永久的伤疤。

92年,胡石根策划在几个省搞纪念6-4的活动,并打算在香港购买航空模型飞机,遥控到天安门-广场-撒传-单。无奈,事情暴露,被共军一网打尽,党组成员变为同案。后来胡石根获刑20年,宣判他时,他高呼“打倒-GCD”。

虽然我与胡石根都在北京二监服刑,不是一个中队,没见过。6、7年前与他见面的那次,我了解他的事情跟他说了说,基本属实。那时胡石根已受洗,从事基督教工作。

我问胡石根,夫人如何,可好?他说,十来年后也离了。他说此话时,语气突然的缓慢与沉重,眼神闪过不易察觉的忧伤。是的,这就是老炮的情感,刚强的背后,掩盖着惆怅。我没再问,也无语,我当然不怪罪他夫人,也理解他夫人。

“窗外更深凝露,今夜落花成塚,春去春来俱无踪,徒留一帘幽梦,谁能解我情衷,谁将柔情深种。。。”昨晚在网上放这首歌曲,一网友回复,你是老武吗,是我认识的老武吗?我无语,也不想回答。

无可奈何,无能为力!惟有祝愿,祝愿所有的受难义人,好运!
-2016.1.

来源:参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