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水平提高春节假期间,在东京的繁华街道和日本的观光点,我们看到很多中国游客。目前赴日的中国游客不仅有团体旅游,还有个人游。20、30岁一代的个人游客,他们的行动方式不太像大陆人。在日本人眼里,看不出来他们是中国人还是外国华人。

最近几天,几位年轻个人游客,通过朋友的介绍来我家。他们都很了解外国情况,很熟悉搜集资讯的方法。而他们都不太懂中国的民主化、六四、民族问题,也对这些问题不太有兴趣。

目前中国的农民(包括农民工)不容易拿到日本签证,赴日中国游客主要是城市居民。因此可以说在日本看到的中国游客,都是住在中国城市的不穷居民。在大陆,我觉得年轻市民大都对民主化等话题不太有兴趣,但是我认为他们和所谓无知的老百姓不一样。如果真的想了解的话,他们一定会搜集关于民主化等的讯息。确实,目前中国还有一些了解这些问题的普通公民。很多年轻的市民不懂这些问题,这好像日本的很多年轻人不懂二战时期日本军的暴行。

1990年代,不少日本人相信一定程度的经济发展会带来渐进的民主化。这样想法与美国政治学者等提倡的“渐进主义”也有很密切的关系。后来这样想法渐渐失去了说服力,因为这样想法不能说明很多非民主国家,尤其是中国和阿拉伯各国的现状。对于中国的最近几年而言,中国实现了经济发展,反而在民主化的水平上后退了。

然而我还没改变把经济发展视为实现中国民主化的前提的想法。我还认为要实现民主化,还要让全中国人的生活水平提高,实现像普通农民、普通农民工那样的公民想出国旅游就可以出国旅游。我目前不但不能想像实现民主化的中国,而且不会想像大多数的中国人在生活水平和文化上会成为“市民”的状态。即目前中国的经济发展还没到评定上述的渐进主义等理论的水平。

2011年之前,我在深圳认识到市民活动家、艺术家、农民工、公司老板、白领等人士。他们,尤其是年轻人,对民主化等话题不太有兴趣。但是他们妨碍民主化的各种政治思考不太明显。他们对维权和公共参与的热情,让我怀有实现公民社会化的梦想。后来,深圳的公民社会受到了挫折。我认为这些挫折的起因不在于深圳的公民社会当中。如果深圳是独立地域的话,肯定会向民主社会一直走。但是深圳是中国的一小部分,中国的大多数不像深圳。即我在深圳认识到能构成民主社会的不少公民,而他们在中国还是一小部分的例外。

当然,生活水平的提高不一定给中国带来民主化。我所说的是指实现民主国家的,但我认为民主化的关键就在于全国人民的素养。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