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世纪以来,尊者达赖喇嘛是中共政府批判的重点人物。从“吃人的妖魔”到“披着袈裟的狼”,真是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向独裁谄媚,已成了中共媒体坚定不移的方针政策。可怜广大民众,理直气壮地成了信息的牺牲品。有一则古老的故事,说的是发生在一年四季里只有冬天的小岛上。谈论绿色,是那里的人们唯一的话题。有人说,绿色像海水,因为海水从没有冻结过。有人说,绿色像鲜血,因为血是滚热的。梦想绿色,成了岛上人们最要紧的事。一晃,几千年过去了,岛上出现了一株绿油油的橄榄树,肥硕的叶子迎风飘舞,传递着温暖和熏香。一个年轻人说,那是什么怪物?一个见多识广的人说,它一定有毒,我们从没有见过呀!还有人说,出了这么一个蹊跷的东西,不是要天崩地裂吧?坎掉它!人们异口同声了。于是,大家挣先恐后地拿起廉刀斧头。那是绿色。一个刚刚落地的婴儿说话了。可是,谁会相信一个乳臭未干的声音?

现在,该论到橄榄树自己说话了。我是说,请给尊者达赖喇嘛在中国公众面前说话的机会,即使仅仅一次。也许,有人会觉得我的这个提议过于唐突,转弯过猛,那么,不防采取以下几个步骤:

首先,接受尊者达赖喇嘛到五台山朝圣的愿望。第一,五台山是西藏佛教积淀甚深的地方,是藏汉两个民族在宗教文化上相互尊重,相得益彰的绚丽花朵。并且,已往达赖喇嘛也在此留下了他们清晰的印迹。旧地重游,是尊者十四世达赖喇嘛传递出来的一束嫩绿的橄榄枝。同时,中共领导人也有责任履行这个历史义务。第二,既然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作为一位西藏老人、佛教领袖、藏人的精神寄托,到五台山朝圣,也是他的权力。第三,邀请和迎接尊者达赖喇嘛,是全世界不同宗教团体,不同学术机构,不同性质的国家的殊荣,作为中国领导人,拒绝尊者达赖喇嘛的善愿,岂不是有意让天下人目瞪口呆?

其次,自2002年以来,藏中之间已进行了七轮会谈,不仅没有进展,还把西藏问题遮掩成了达赖喇嘛个人问题。而尊者说,“……1981年,中央政府对于我回中国,提出了5点要求,愿意归还所有曾属于我的权力,我没接受。现在,中国官方又很清楚地说,我只为自己的前途着想。事实上,我从没对中国说过关于个人前途的话,我很乐意当个快乐的难民(笑)”

基于以上现状,何不想办法消除误解,把第八轮会谈升到更高一级的主要领导人之间?而尊者达赖喇嘛到五台山朝圣,恰是再合适不过的机会。展开骄傲的“上下五千年”,让我们从顺治帝会见五世达赖喇嘛的历史中,找出相关的线索,也来个不期而遇。尔后坐下来,诚恳地(不管正式,还是非正式),光明地,直接地听听尊者达赖喇嘛的声音,实事求是地面对西藏问题,找出一条解决之路,把你们的名字载入史册。

自从网络信息上世,人人可以自由发言(只要不谈“中共”这个关键词),批判满清皇帝的文章也就铺天盖地起来。尤其对慈禧,真是红白蓝黄青绿紫,说啥的都有。可就是没有人对她接见十三世达赖喇嘛提出异议,更没有人对顺治帝那样平等地对待五世达赖喇嘛而不满。事实上,无论在浩如烟海的历史中,还是茶余饭后的消遣里,这些尊敬与被尊敬的故事,始终是引人入胜的风景。不要认为今天的西藏已划入了你的版图,就可以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任意涂沫,玷污人家的神灵——一个世界和平的真正实践者,不,三月抗暴,已明白无误地证实了这一点。

在一个政权的教唆下,尊者达赖喇嘛被批判了半个世纪之久,尽管大多数人中国人从来没有见过尊者(即使照片),也从没有读过尊者的任何著作(即使一本薄薄的小书),这实在是闻所未闻的愚民悲剧。二十一世纪,世界已进入信息时代,媒体开放,事实求是,是中共无法回避的首要任务。尤其在西藏问题上,一味地打开监狱的大门,扣上“分裂祖国”的帽子,只能把解决西藏问题推向绝境。请敞开胸襟,给尊者达赖喇嘛出现在中国公众面前说话的机会,即使仅仅一次,这不仅是对西藏,也是对中国公众负责。

藏民族是一个弱小的民族,又以佛为魂,以善为本,怎会对你十三亿人口的大国构成威胁?再说,尊者达赖喇嘛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善和悲的化身,只会让枪林弹雨变成宝盖花环,何乐而不为呢?藏人那“如火如荼的梦想,如歌如泣的尘怨”,为得是啥?不就是你们在可耻的信息遮蔽中,污辱和咒骂人家的父亲,一位法王,一个生命之魂,一位西藏自由的代言人!在那片精神至圣的土地上,没有人愿意当行尸走肉。所以,尊者这一讲话不要紧,你那庞大的军事开支,立刻就节省了下来,那些钱,干啥不好?就算用来为你自己塑个雕像,也不会有任何人反对了。尤其资讯发达的今天,在中国大家庭里有相当可观的汉族佛教徒对尊者非常虔诚和爱戴。2006年元月,尊者在印度龙树菩萨的圣地安姆拉瓦迪(Amravati)应邀举行时论金刚大法会时,光是上海、北京、深圳、珠海、广州等的地前来参加法会的就有二百多位汉族同胞。

尊者达赖喇嘛在许多正式和非正式的讲话中,都称赞过古老的中国文明和汉民族的勤劳和务实,明确地渴望汉藏之间和谐相处。尤其是7月24日,尊者在美国维斯康辛的麦迪逊接受多维采访时强调:

“我们一定要在中国与西藏间找出解决之路。……毕竟,我们是兄弟民族(中文)。你们是哥哥,我们是弟弟(中文)。我的右手,依然放满了尊敬、信任与期望,给我们的中国兄弟姊妹,哥哥要关照弟弟,不要欺负弟弟”

如果不珍视这位宽容,智慧的西藏老人在藏人心中无与伦比的价值,西藏问题,永远不会得到解决,甚至欲演欲烈,最终将给这个世界带来可怕的流血。而藏人的苦难,也将成为中共的千古耻辱。但愿当权者不要错过良机。

完稿于2008-8-15

(参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