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一夫:中共为何仇恨达赖的“中间道路”

Share on Google+

中共为什么仇恨“中间道路”

三月二十八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网》发表了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朱维群的长篇文章《达赖集团败象毕现》,主要是攻击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方针,而攻击的理由仍是丝毫不讲道理的断言:“中间道路”就是西藏独立。

达赖喇嘛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公开在国际上宣布“中间道路”,几十年没有改变这个方针。他在各种场合,向藏人、汉人、全世界所有人说了“中间道路”方针的内容:藏人愿意放弃独立诉求,和中国政府对话,争取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内的、符合中国区域民族自治法规定的藏民族自治。这一方针是达赖喇嘛代表藏人主动提出政治让步,是长远来说唯一祥和的解决西藏问题的道路。达赖喇嘛一直苦口婆心地告诉中国政府和人民,“中间道路”就是双方都要作出一点让步,最后是一种双赢的局面。达赖喇嘛也在无数的讲经弘法场合,对藏人讲解“中间道路”方针,甚至以他的个人威望来请求藏人的认同,使得“中间道路”方针有可能被中国政府作为一种谈判机会。

在全世界看来,“中间道路”方针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是一种智慧的、良善的解决方案,它符合当今世界的普世价值和时代潮流,符合所有人的利益。所以,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方针获得全世界民众和各国政要的尊重。

中国政府为什么那么仇恨“中间道路”方针呢?“中间道路”方针一旦走通,西藏问题正常化,西藏就将是一个民主体制开明社会。藏民族一旦自治,如今动用大量国家资源的维稳暴政就烟消云散,朱维群等这些强硬的涉藏干部就将面临下岗,国家的财力人力资源就没他们的份了。

“中间道路”派和西藏独立派

当代中国长期存在西南西北边疆民族问题,而且有积怨成仇、愈演愈烈的趋势。达赖喇嘛提出的“中间道路”,其实是给了中国政府一个良性解决民族问题的机会。达赖喇嘛一直提倡,二十一世纪应该是一个对话的世纪。如果对话谈判能解决西藏问题,就给新疆问题、蒙古族问题等其他民族问题树立了一个样板。但是朱维群等疯狂攻击“中间道路”,使得流亡藏人中的年轻一代深感失望和沮丧,于是在年轻人中出现了一种情绪:既然连这么慈悲的“中间道路”方针都要遭到如此攻击而走不通,那么藏民族不如乾脆寻求独立。这就是西藏独立派的观点。

西藏独立派的声音,在海外和境内的西藏年轻人中都有。照理说,中国政府既然反对西藏独立,攻击“中间道路”方针的原因是因为认定那是变相独立或半独立,那么就应该更仇视西藏独立派,因为西藏独立派是公开明确地诉求西藏独立。可是,饶有意味的是,朱维群一向极其刻毒地攻击达赖喇嘛和“中间道路”诉求,却并不下力气去评论西藏独立派。无论是海外还是境内,中国政府很清楚谁是“中间道路”派,谁是西藏独立派,而“中间道路”方针的拥护者,从来是中国政府最残酷镇压和最严厉攻击的对象。西藏独立派所受到的镇压力度,常常低于“中间道路”派。这是什么原因呢?

中国政府在打时间牌

中国政府在打时间牌。他们明白无法良性地解决西藏问题,其实也不想解决西藏问题。中国政府指望在达赖喇嘛之后能够操纵达赖喇嘛的转世,使得西藏人民失去精神领袖,失去民族团结,失去诉求“中间道路”的能力。中国政府宁可藏人的政治意识转向西藏独立,因为镇压西藏独立的诉求,相对来说,是中国政府比较容易放手做的事情。相反,藏民族一致诉求“中间道路”方针,获得世界各国特别是欧美国家朝野的支持,是中国政府不可能永远漠视的政治对手。他们最怕的是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方针,因为在这个方针面前,他们没有道德立足点,没有全世界的支持。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团结一致、合情合理合法要求自身权利的藏民族。他们希望将来藏人舍弃“中间道路”而诉求独立,那时就可以痛下杀手镇压。

文章来源:动向2016年4月号

阅读次数:1,15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