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随着“百度+莆田系”问题的相关调查结果的公布,事情似乎正在淡下来,人们的视线也正被新出现的舆论热点所吸引。然而,回顾一段时间以来关于莆田系问题的相关报道,比如媒体在报道中,深层次地挖出了莆田系的资金链条,诸如某某民营巨头亦为莆田系投资人,再比如莆田系赚钱之后如何而为,又比如民营资本在医疗健康行业有多少劣迹等等,对此,我有一种隐忧在自己的意识中,迟迟挥之不去。这就是:这些报道似乎在暗示,民营资本不论其投资谋利的不择手段,还是其获利后的挥霍与消费方式,都表明民营资本有一种原罪,而这个暗示又似乎在证明,惟有国有公营才是“人间正道”。

这一次百度与莆田系联手做成的问题,根本的是社会管理的问题,而与资本的私与公无关。莆田系问题暴露出来之后,媒体对此做深入的报道,挖出深层次的、细节性的问题,是媒体的责任与义务,不然,媒体便失去了社会嘹望哨的作用,用托克维尔的话说,也体现不出“舆论乃民意之表现”的性质。但是,挖出来的目的是为了洗去它身上的污点与罪过,使其变得干净而更好地展示于人,而不是为了打碎它、换掉它,更不是使其消失。应当说,百度与莆田系问题所暴露出来问题是多方面的,既有法律法规方面的,比如百度的竞价排名是否属于广告行为?其次是民有资本如何进入医疗健康行业,是允许承包科室、联合经营,还是只能独立成院?而其进入这一行业之后,又该如何进行管理等,都属于应该很好地反思、改革之处。此外,医疗行业是一个知识密集、专业化程度很高、高科技应用广泛的行业,医疗机构所掌握的信息与普通就医者所了解的信息是绝对不对称的,如何解决与处理因信息不对称而带来的欺蒙就医者的问题等,也是一个改进的重点。对此,属法律法规方面的问题,则修订、补充法规而规范之;属行政管理方面存在漏洞与空白的,则填补与跟进管理;属信息不对称方面的,则考虑如何改变这一现状。总之,改革与改进存在的这些问题,使此类问题不再重现与复生,更进一步完善相关法规,规范这一行业,相信我们这个社会的现代文明将因此而向前一步。

但是,无论如何,不可因为莆田系属于民营资本,便因其存在问题而迫其退出医疗行业,更不能动用行政力量实现这一目的。首先,现有的医疗机构目前还远远不能满足就医者的需求,引入民营资本进入这一行业,是解决这一服务不足的方式之一;其次,从根本上说,资本本身并不因为它是公有还是私有而有着善恶之分,相信稍有理性的人们是明白这一道理的。公立医院具有公益性质,是因为公立医院有着经费的补贴,比如医务人员的事业性工资,医院利用补贴的经费购置的设备等,而这个补贴进去的经费,如果来源于财政,则属于纳税人的钱。从道理上讲,也就是说不论纳税人是否去就医,便事先已拿出了一部分钱投入到公立医院里去了。而民营资本设立的医院,如果得不到经费的补贴,就需要其通过营利来完成自我发展,只是营利必须在遵守国家法规的前提下,通过医疗水平和服务表现来获得就医者的认可。所以,民营资本进入医疗行业的问题,是如何使其规范地运营的问题,而不是因其为民有资本便必定会欺诈、蒙骗就医者。

20160511094235849

相反,如果使民营资本退出医疗行业,整个行业回归国有公营的状态,那么这一行业必定成为垄断的行业,而垄断的结果必然是服务行为的行政化、衙门化,或者服务的独断化,所谓独断化,即服务的价格、药品的使用、技术的使用、就医者知情权的获得等,均由其决定,这肯定与人们的理想截然相反。当然,人们可能会说,医疗行业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医生、护士和其中的专业技术人员均是道德高尚的“白衣天使”,绝对不会像其他经济行业中的垄断经营者一样,成为“医老虎”,因为中国历来崇尚医德。可是,中国历来的经验证明,对这种把某一种事业的优劣完全寄托给人的“道德”的做法,可能是一种最不牢靠的事业。我们完全可以假设一下,如果你是一名医生,看与不看病人,或者认真看与不认真看病人,自己的地位都是牢靠的,获得的收益是一样的,你能坚持在自己的全部职业时间里始终如一地做“天使”否?或者,假如你是一位医生,每天要看上百位病人,或者是一位护士,值班期间一刻也不得闲暇,你是否能够在自己全部的职业时间里始终如一否?如果这样的要求我们自己也做不到,我们便不能因为那些人从事那一个职业,而给其贴上道德的标签而要求他必须达到我们所要求的“道德”标准。当然,我们不能否认医疗行业里有医德高尚的鞠躬尽瘁者,但同样我们也不能将少数人能做到的行为视为全体人应为的行为。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市场化竞争机制的特点是,如果某一行业供小于求时,便会有资本投入这一行业,分摊社会需求,并最终因为供给与需求之间达到既能满足需求,又能维持经营者的生存而出现平衡的状态。此中,还会促成提供更好、更快而价格更低的供给与服务竞争。

而对于垄断经营,凡是有改革开放之前生活经验的人,是深有体会的。在那个时代,一个基层供销社的服务员,在你请求其服务时,他或她都可以用官员的口气来教训你的。这并不是说他或她本身就是一个高傲的人,而是因为在那个时代,所有人们生活中需要的商品都要从他或她手中,才能卖给你的那种专营制度,使其具有了高高在上的高贵感。为什么当年一旦出现激烈的社会运动,会有那样多的人热情地参与其中?或打或斗,一面是因为响应政治,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那时的人在日常生活中积累了太多的被歧视的情绪,借此发泄。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现在社会上明里暗里弥漫着一种民营不如公营的气氛,一旦一个行业中出现了问题,首先要明示的是它是民营还是公营,如果是民营则要给其贴上一个又大又显眼的民营的贴签,如果是公营则往往会如水中冒出的气泡一样很快不再讨论。当然,这个问题极其复杂,既有历史上多年宣教的原因,但也不可否认,有些部门总想借机将某一行业或产业收拢在它的门下,甚至打着为民生、保服务的旗号,因为一些行业或产业偿尽了垄断的甜头,侧身其中的人深知独此一家的妙处,更深知如何用了高大、响亮的口号来借了民众的力量收拢行业或产业。清醒的人们应该明白:所有垄断的结果必然是少数人,即垄断者得益而多数人为其买单。所以,除非你保证你能挤身于那个少数之中,成为垄断者以外,对此应该保持一点清醒,不要应了那句俗语: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