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歌辛引言:谨以此笔写下老上海被遗忘的一些人和事。

陈歌辛,人称陈歌仙,中国现代流行音乐巨子,诞生在二十世纪第十四个年头,谢世于六十年代的自然灾害期。此君一生淡泊却满身书卷,博览群书偶涉诗文,曾师从犹太音乐名家弗兰克尔,后自立门户开中国流行音乐先河。一个典型的旧式文人,一个老上海风流才子结,一段香消玉殒的靡靡之音乐先声,土生土长于上海南汇, 少有的准沪版文人。此君的音乐作品大都取材于江南民间小调,终日混迹于十里洋场却扬名于大洋两岸,最后饿死于党国饥饿年代的白茅岭劳改农场。

喜欢卡拉OK的朋友对陈歌辛这个名字不会陌生,许多上海老歌都由他谱曲填词再唱红神州,看本酒葫芦历数那个年代家喻户晓的奇珍异宝:《夜上海》,《凤凰于飞》,《蔷薇处处开》,《花样的年华》,《玫瑰玫瑰我爱你》,其中《玫瑰玫瑰我爱你》于50年代初被当时的美国流行歌王弗兰克·莱恩翻唱成英文歌曲 《Rose Rose I Love You》,一时间在世界范围内广为流行至今不衰,后改变成爵士乐继续流行。

在我们的常识认知中都以为只有中国人翻唱英文歌曲,而中国的流行歌曲被欧美翻唱已属罕见,况且当时大洋彼岸的隆重登场竟流传至今,可见陈歌辛作为一个东方音乐人的音乐魅力和个性辞章。

和所有旧式文人一样,陈歌辛身上也具备这些文人的所有优点和缺点:年轻时风流倜傥,中年时一副儒雅潺潺身,爱到巍巍颤抖时即与他的意中佳人终成眷属,自古郎才女貌出少年,陈歌辛和金娇丽也是。政治上的无知和信仰上的盲目是这代知识分子的集体通病,陈歌辛也没能逃脱。面对山河破碎人民离乱,他以文人的一己之薄力用音乐抗争世道鼓舞民众,却被日本宪兵关进极斯菲尔路76号受尽折磨,出狱后一路高唱《玫瑰玫瑰我爱你》与万民同庆抗战胜利。

解放后此君与许多同时代的知识分子走了同一条路:从香港打道回府投入新生的共和国怀抱。若历史能定格在那一刻,我相信文人的盲从和天真许多时候远远超过女人。女人选错了郎还有改嫁的机会,但历史没给那个年代选错郎的文人以改错的机会。可以悲呼的是,当陈歌辛得知他的《玫瑰玫瑰我爱你》被弗兰克·莱恩翻唱并录制唱片的版税高达百万美金时,这陈书呆子竟敢放言,他要去美国领取版税,他要用他的美国版税买一架飞机捐给志愿军,为的是在今天看来师出无名的抗美援朝。

这时的落花绝对有意,这时的流水绝对无情。在我们举党举国举民与美帝国主义血战到底的那个血与火的年代,陈歌辛想去美国,小子必里通外国无疑,况且一个旧时写小资产阶级靡靡之音的超级写手,这家伙从香港回来肯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小子对新生的人民政权不怀好意,于是你死定了陈歌辛。

他还真死定了,尽管他事后无条件虚心改造夹着尾巴做人做鬼做牛做蛇,他始终无法融入无产阶级的革命大熔炉中,哪怕他飞蛾扑火,他终究没能荡涤他身上的陈年污迹,他没能逃脱红色专政的铁拳。终于在那场轰轰烈烈的反右制裁中,他像成千上万个人民公敌一样被押上历史的审判台,不久便发配白茅岭农场。两年后饿死他乡,享年正值黄金时光的47岁,一代音乐巨子陈歌辛英年早逝于那个饥饿时代。

至此我们还要感谢上帝的是,历史在摧残艺术的同时却给了我们一个劫后万幸。陈歌辛大公子陈钢身上流淌并继承了他的音乐天赋,不久年轻的音乐家陈钢集父子两代音乐才智于一身,以化腐朽为神奇的音乐才情创作了那首蜚声海内外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由当朝的小提琴皇后俞丽拿倾情演奏并一举天下知,那是后话。

来源:澳洲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