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丽丝,你的邮件已收到,上次三封邮件也收到,之所以没给你回信,是因为年老力衰,意志严重衰退,不想在有生之年跟精力充沛、层出不穷的衙役再纠缠下去了。我想当然地认为不与你联系,不写文章,不上街围观,衙役就没法罩我里通外国、寻衅滋事的罪名,可是我错了。比如我在本地市图书馆上网,只是购物、看股票、下载电影,衙役也百般骚扰:黑屏、重启、系统管理员停用任务管理器,让我下载的电影功亏一篑,发展到现在,就是对我的优盘施放病毒,起初病毒比较轻微,只是拷贝慢,复制2个G的视频要一个小时,而现在连优盘的盘符都找不到了。我才明白,衙役在逼我有所动静,以赚几个维稳费,再理直气壮地打压我。真的,我为习近平难过,你想,养了这些看门的,花了纳税人的钱,不做正经事,老是帮政府制造假想敌。

今天书信中跟你说说雷洋,菲丽丝,我给你介绍的同时,也作算为衙役的维稳费出一份力。

雷洋是体制中人,经过打拼,目前他有车有房有妻儿,蜜糖丰厚,职务也体面,可以算是风华正茂、春风得意。据传平日言行他像个自干五,他不像苦逼崔英杰徐纯合,说的写的都是正能量,这次夜行中因所谓的嫖娼被衙役袭击而死亡,给我感觉有点大水冲坍了龙王庙。我在想那个邢副所长要是晓得他的身份,恐怕不会对自己人痛下毒手吧。让我弄不懂的是,他对雷洋的睾丸生殖器居然如此的关注与仇恨。

雷洋这次出事,衙役所犯的错误,跟多年前常熟城东派出所捉赌所犯的错误相仿,都是为了罚款,又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凭主观判断,对公民实施控制,或软禁或殴打,不仅损害了公民权利,还犯了程序错误。换句话说,就算公民违法,也是在衙役违法的前提下发现的。

让人难过的是,衙役为了五千元罚款,不惜牺牲一个公民的生命与荣誉,要是中共高层再为警方中的害群之马背书、买单,这等于整个体制走向了民众的对立面,这是最让我深为忧虑的。上次捉赌,最后的处理,政府是十分明智的。退一步海阔天空,我认为这次也没必要跟众口一词的舆情对着干。不知谁说的,权力的本质不是暴力,而是民心。没有民心,哪儿来的权力?

菲丽丝,说老实话,雷洋出事后,对我震撼蛮大,觉得衙役咬人已到极限,以前咬FLG、异议份子,现在饥不择食,连体制内的也咬,甚至大学生的屁股也不放过。世界真的荒诞,无论贫富贵贱,生命的确都是一根芦苇,经不起莫测的风吹雨打。你看,这次年轻的正能量死了,而年老的负能量还活在世上,这难道是所谓的中国梦?

说些轻松的,前几天,有个老总问我还有几张足浴券,要否再去洗脚,我说不能去了。因为现在洗脚不同以往,以往足浴女一往情深,只热爱关注你的脚板和腿儿,即便眼目传情,也是为了给客户好印象,评个五星,并不是为了拉当天第二个见不得人的生意。而现在足浴价格没提高多少,服务却从半套变成了全套。所谓全套就是进场叫你脱裤子,换上店里的短裤,捏了臭脚之后,就给你全身按摩,动作幅度蛮大,这儿捏捏,那儿敲敲,甚至脱了鞋子爬上来,骑在你身上,给你进一步按摩,虽然比较正规,没有挑逗的动作,至多不小心碰到你的老二,但由于领口半敞,酥胸微露,且香气扑鼻,仍让你忍不住浮想联翩,身体好的时候,某个器官的体积也似有变化。我这里不是说变小了,而是变大了。试想,这时衙役冲进来一个劲地摄像,没命地拍照,嘴里高叫:陆文,你这个老江湖,总算给我们抓住了。捉奸在床,暗娼在旁,看你有何话说?说完又拿只预先准备的湿滋滋的避孕套朝镜头扬扬……进去又一顿生活,像对待余杰那样扳你的手指,打你的耳光,像对待郭飞雄那样敲击你的裤裆,难道你还不屈服?最后你只得按手印,写悔过书,步薛蛮子的后尘到电视台低头认罪。

到此地步,跳到黄河洗不清,不要说别人,连老婆也会相信有这回事。当然构陷,有政治目的,对独立作家是为了封口,对待平民,则更多的是经济目的。目前经济萧条,财路坎坷,上面拨款又不爽气,衙役也要活命,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后来我对该老总说,足浴券烂掉舍不得,你可以跟老婆去洗,估计不会说你们夫妻嫖娼吧。

现在就人身安全问题,我们几个朋友达成三点共识:1、不进足浴店;2、夜晚结伴而行;3、遇盘问,低头哈腰,若有索求,慷慨解囊。

菲丽丝,啰唆了这么多话,也没关心你的度假营生意,请谅解,吻你。代我向婆罗洲皇后问好!告诉她,她的玉照是我手机的封面。

江苏/陆文 匆笔

[email protected]

2016、5、18

文章来源:陆文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