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智慧文明是天使,愚昧野蛮就是瘟神。天使飞行,带来人类的和平、温馨与美丽,而瘟神肆虐,结果就是暴力、紊乱与丑恶。2、人所涉足的一切都显示智慧文明与愚昧野蛮,人从他们所实际可以感觉到的事物之中可以看到智慧文明与愚昧野蛮。智慧文明与愚昧野蛮作为理念总是物化在事物之中,向世界展示他们各自不同的存在。

就人类的社会生活而言,有太多可以证明以上结论的证据,这些证据是无所不在的。比如,环境的整洁、美丽是智慧文明的体现,则环境的肮脏、丑陋即是愚昧野蛮的体现。又如,政治生活中的理性有序选举是智慧文明的体现,则无理性无序扭曲的黑幕政治即是愚昧野蛮的体现,当今海峡二岸的政治生态己成极鲜明的智慧文明与愚昧野蛮的对比对峙。3、智慧文明是人的自觉,是人自由思想、意志的体现,是人合于人类基本文明原则、原理的理性理念外化,是人类的自由创造,是使世界人所涉及的事物理想化的过程与结果,是人的理性理念的物化,而愚昧野蛮则与此相反。愚昧野蛮的行为、物化结果通常是不自由的偏执的理念的外化与结果,是人受制于自己不健全的理性理念而所患之病,是此种思想之病的外化、物化的过程与结果,是本质上源于假恶丑的价值观的实践结果。愚昧野蛮也是创造,但却是人类不正确、糟糕的创造。愚昧野蛮总是独行其事,不听劝阻,自以为是,蛮横自立,愚昧野蛮还总是喜欢自以为正确而与智慧文明对立对抗。如文革之所谓的反帝反修。其实文革所表现出的愚昧野蛮与所谓的帝国主义修正主义所体现出的相对的智慧文明是明智的人们所能够看见与清楚评判的。愚昧野蛮不是人类健全理性的自觉,它们常是它们混乱不实或顽劣守旧的理念偏见的俘虏、奴隶。它们习惯于陈腐的理念并受陈腐的理念支配、控制。愚昧野蛮者有如僵尸般生存于世,他们愚昧野蛮但不自知。

文革之中受暴君驱使的亿万野蛮民众,他们意识到自己的愚蠢野蛮吗?他们意识不到。他们的头脑、心智已被蒙蔽,他们的思维己被暴君暴政所控制,他们己无健全理性。他们只有偏执理性,癫狂情绪。他们一心沿着暴君所指引的愚蠢野蛮邪恶之路狂奔。由此,他们杀人、伤人,毁物,“破四旧”,批斗“地富反坏右”,“镇压反革命”。他们认为他们是无产阶级的坚强战士,他们是在为理想奋斗。他们不认为他们做错了什么,相反,他们认为他们总是正确的。在他们幼稚、不成熟的思想里面,在他们对领袖的盲目迷信里面,他们确信他们所崇拜、听从的领袖是正确的,因而他们作为听命者、执行者也是正确的。他们不容许对他们的领袖、他们信奉的主义、理论、原则有任何的怀疑,他们将任何怀疑、质疑都视为邪恶对于正义的挑战,由此他们竭力攻击、镇压他们所认为的一切异类。即使这些攻击、镇压会带来灾难、带来可怕的后果,他们也在所不惜。他们不知道他们错了,这正是他们愚昧、冥顽不化的本质表现。

愚昧野蛮是时代病,病原体就是那些具有极端主义倾向的邪恶思想,如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与毛泽东思想等。愚昧野蛮作为一种人类思想疾病并具有遗传性,在那些信奉极端主义、思想的人们当中代代相传。智慧文明人类的任务就是治疗这种社会的思想疾病,清除那些极端主义思想、理论带给人类的不良影响。清除那些极端主义思想的病原体,阻止它们在人类社会大众头脑中的植入、繁殖,并在社会大众的头脑中注入思想的防疫剂,让人类的健全理性战胜偏执理性,让智慧文明战胜愚昧野蛮,这正是我们需要做的,这是真正的启蒙,是我们的使命,是自由思想者的责任。

文章来源:北京之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