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钟书5把钱钟书的文字形容成一地碎银未偿不可,既而又说这样的碎银面值不高,那么我想请教:什么样的碎银可为“高面值”?

好像作者提到宁愿欣赏《追忆似水年华》一类,我可以接着者开个书单,公认的世界级碎银巨著比如《尤里西斯》和《喧哗与骚动》还有《到灯塔去》及《弥留之际的我》,只要能压垮钱钟书和他的《围城》。

本人以为这样的批钱人士未必真能欣赏《追忆似水年华》一类意识流巨著,凭文字直观那位阁下是不是把普鲁斯特当勃朗宁夫人的十四行爱情诗读了。若说钱钟书一地碎银,那么普鲁斯特、乔伊斯还有福克纳地上的银子更碎更扎手。阁下没说到普鲁斯特的面值高在哪里也没说钱钟书的面值怎么低俯。再说那些年人家不是法郎就是英镑福克纳是美元,而我们的钟书先生初始即便再高也是王朝末期的金圆劵,即便后来也就是不能全球流通的中国人民币。

而我更觉得用面值的高低来定价一部作品是不是阁下们认为文学等同于妓女可以按床技分成金牌银牌铜牌可有不同报价。

还是文学即菜谱燕窝和白菜不可等价,那么那位阁下是想告诉我们《围城》不能算赛金花更不是茶花女充其量算棵有机白菜——恕我愚钝本人还是没能明白那位神批阁下该是怎么定价《围城》。

好像还有人说看《围城》好几遍没看懂,开始以为自己水平低后来看了“碎银”理论,原来……原来什么那君没说,本酒葫芦知道他想说的是,原来不过如此。

本人完全同意这“不过如此”说,吃大蒜的永远会说咖啡不比中药好喝,吃中餐的永远会说西餐整不出咸猪手的隔世香味,鲁迅都说贵族小姐出香汗劳苦大众出香汗,还有什么立波则说咖啡和大蒜的不同理想。老酒葫芦突然发觉喜欢和小二黑结婚的不会爱上陈白露这样的风尘佳人,《子夜》中的那个好老太爷见到女人粉白的大腿要出人命的,小女人读到老酒葫芦省去标点符号的大段文字是要内心狂跳到上气不接下气以至快服镇定药的,只读中国其他小说的见到《围城》这样的碎银文字一定会吓得连夜高呼主题何在公理何求何处靠岸何时万炮齐鸣扬帆远征。

这些天突然发觉批钱高人中,做社会学问的不少做纯正文学的不多做《围城》这样的“碎银文学”或“碎银艺评家”的几乎没有——至少我没见到,我没闻到咖啡的香味。

2016-06-03雨天美兰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