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历史不应用作政治消费的题材

Share on Google+

2015年12月22日

中正纪念堂

中正纪念堂承载得动历史吗?

刘文彩是四川的一个大地主,1949年10月即已病逝,却在1950年代被中共当局拖出来鞭屍,塑造成“三千年地主阶级罪恶”的典型。为此,我曾有专着《刘文彩真相》,以实地调查所得的第一手资料,披露当局在刘文彩问题上如何系统造假和构?,推翻了当局强加给刘文彩的很多不实之词。这惹恼了当局,《刘文彩真相》一书遭全国封杀。

当局对刘文彩案至今拒绝公开澄清,同时又很心虚,展示刘文彩及其家族史的刘氏庄园陈列馆,一直在悄悄修改陈列内容,包括水牢在内很多文革前后捏造的内容,都悄悄撤除了。但这也令我反感,因为构陷史造假史也属于历史的一部分,应予原样保留,只需旁边作一提示说明真相及造假经过即可。不作任何说明的撤除,说轻了是对历史的轻佻,说重了是毁灭罪证。

刘文彩真相

作者曾经着述′刘文彩真相》,未料在大陆却成禁书。(作者提供)

历史就是历史,自有价值。这就要说到今天台湾。媒体披露,今天台湾一些人要求撤除中正纪念堂,理由是蒋介石历史上有罪。这看起来义正辞严,我却碍难认同。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妇孺皆知,可见当时人民对长城的反感。长城是秦始皇暴政的象征之一,但能够因此说,我们今天必须把长城拆得乾干净净政治上才正确么?中正纪念堂的历史价值当然没法跟长城比,但它属于威权时代的重要见证,尤其是个人祟拜的重要见证,则是毋庸置疑的。对只有最多四百年历史的台湾来说,这种历史见证很多余很碍眼因而非撤除不可么?

所幸台湾不缺明白人。台北市长柯文哲就拒绝撤除。他回应说,德国没有希特勒纪念馆,因为希特勒在德国有共识,但蒋介石在台湾不是共识。其实不止因为蒋介石的功过在台湾属于争议话题没有共识,争议各方都应坚持自己立场的同时尊重和包容对方的立场;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对历史遗存,争议各方都应超然于政治斗争之上,把历史交给历史,而不是观念先行,基于自己一时的政治需要绑架历史,把历史用作政治消费的题材。

柯文哲进一步回应说:台湾要突破蓝绿,就要大家可以和不喜欢的人共同生活。这说得真好。多元、自由、尊重、包容是台湾价值的重要元素,也是台湾对于海峡彼岸的显着优势,真正爱台湾的人,都应该好好呵护它们。在自己的日常生活尤其政治生活中身体力行,则是最好的呵护。威权时代的罪恶必须揭示,蒋介石的功过尽可见仁见智,但无论如何争议,如何恶斗,让历史可以在政治之外有一片清净的天空,或许这才叫台湾?

*作者为中国公共知识份子,前《南方周末》评论员

文章来源:风传媒

阅读次数:1,60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