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达
被捕僧人索达,草登寺寺管会主任

达吉
被捕僧人达吉,草登寺寺管会委员

马尔康县政府通知1

马尔康县政府通知2

这份来自四川省阿坝州马尔康县人民政府办公室的《通知》,提供了我们以下信息:

一年一度的辨经大法会已被变相取缔
寺院之间的正常联系被禁止
草登寺随时可能被查封整顿
洗脑正在残酷地进行

这也是为什么去年四川省第六次藏学研讨会上,藏学家们公开地发出了“中共治下才是真正的‘政教合一’”的怨声。因为,五十多年来,中共政权一直都在骇人听闻地“整顿”宗教。

被取缔的辨经大法会(加央贡却),传统上,以格尔登寺所属的十八个寺院中的四个寺院,轮流主办,这一次,轮到了草登寺。往年,至少有四十多个寺院参加,比如相邻的康区、安多(青海、甘肃)的一些寺院都会赶来,甚至远在拉萨的哲蚌寺、色拉寺也要派出代表。远近百姓,更是喜气洋洋,早早地穿着节日的盛装,前往加央贡却,等待佛法的沐浴。一年中,人们最盼望的就是这个节日了。据说,每次都要延至一个月有余。

而中共政权毫无顾及藏人的情感和宗教传统,不仅变相取缔了加央贡却,还对各寺院,进行严密监管、控制。以草登寺为例,自2008年3月起,僧人们接二连三地被传讯,佛法教学受到破坏性的干扰,连僧人们最基本的出入寺院的自由也被剥夺了。即使在父母、亲人病危之时,也不准僧人前去看望,更不要说为其超渡念经了。特别是上周,草登寺的寺管会(寺院民主管理委员会)主任索达和委员达吉,被突然抓走,至今音信皆无,使当地民众,尤其是寺院,更加忧虑和恐慌。

荒诞不经的是,8月15日中新网刊出了一篇文章:《杜青林:寺庙民主管理是对”政教合一”的彻底否定》,说:“杜青林强调,推动寺庙民主管理要保证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真正落实,更好地依法保障寺庙的合法权益,保障僧尼有序开展宗教活动,保障信教群眾正常的宗教生活,保障寺庙与社会和谐。”“寺庙民主管理是对“政教合一”制度的彻底否定,从根本上废除了寺庙的封建特权,还原了寺庙的基本功能;是对广大僧尼基本权利的充分尊重,消除了寺庙内部的不平等,真正体现了僧尼的主体地位”。

佩服杜青林睁眼说瞎话的本领已历练得炉火纯青,明明是强权控制,却说成民主管理;明明是无法无天的亵渎、剥夺寺院的合法权益,却说成是尊重;明明是在制造混乱和挑起仇恨,却说成是和谐;明明是禁止宗教活动,却说成是保障僧尼有序开展宗教活动……

我不是美化从前的西藏,但是,一个社会,如果千百年来,几乎没有暴发过平民起义,更没有人被饿死,就必然有存在的合理性,尤其是和平民起义连年不绝,人祸不断的中共独裁统治相比。更何况,西藏流亡社会,自60年代起,就建立了民主制,循序渐进,如今已和民主世界完全接轨,正因为如此,2010年2月21日,美国民主基金会,授予达赖喇嘛尊者民主服务奖。这是一党专政的中国,无论如何无法比拟的。如今,杜青林先生还老生常谈、牵强附会地指责“政教合一”,是不是太过于厚颜无耻了?是不是正在别有用心地把西藏问题推进死胡同?

那么,为什么中共政权可以在21世纪,当全世界都在尊重、珍视不同文化时候,却在西藏行使残酷的殖民统治,对西藏文化之魂——西藏佛教,采取各种限制、分化、以达到毁灭之目的?当然,原因是多方面的,不过,新闻的不透明和大多数中国人的沉默,怕是最为直接的现实。

当一个政权随心所欲地凌辱其他民族的时候,怎么可能善待自己的民众?霸权的本质是一样的。西藏的自由就是中国的自由,西藏的人权也是中国的人权。要求中共尊重西藏文化,停止残暴西藏,还西藏以自由,是我们每个中国人的责任。就让我们从结束中共治下的“政教合一”做起,首先为草登寺上周无端被抓的两位僧人呼吁,无条件地还他们应有的自由!

2010-8-18 Calgary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Thursday, August 19, 201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