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研究认为,公元415年,在印度出现了那兰陀大学,并逐渐形成了修持三藏:经、律、论中心.然而,西藏著名学者根敦群培考证,公元415年只是对那兰陀进行了维护和修建,那兰陀大学早已存在。

不谈时间的争议,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那兰陀的班智达们,精确地注疏了佛陀的思想,为后人无误地理解和继承佛的学说,开辟了道路。

西藏的各大佛学教派的精髓,都源于那兰陀。如:宁玛教派的传承,源于那兰陀大师寂护和莲花生;萨迦教派的密法,源于那兰陀的大成就者:如哇巴、那如巴、罗布巴;噶举派的传承,源于那兰陀的大学者那如巴;而格鲁教派的前身,噶当派的创史人阿底峡,更是那兰陀杰出的大德。其中,寂护、莲花生和阿底峡,亲自到西藏传法,而阿底峡尊者,最终,在西藏圆寂。

西藏各大佛学院的教学中,最为根本的部分,都是那兰陀大师的著述。仅以格鲁教派为例,必修课五部大论:《现观庄严论》的弥勒菩萨、《释量论》的法称法师、《俱舍论》的世亲菩萨、《入中论》的月称菩萨、《戒律本論》功德光律师的,都是那兰陀的大学者。

对西藏佛教最有影响的那兰陀佛学著作,除了著名的二圣、六庄严的作品以外,还有九位大班智达的作品,为西藏出家人必读经典。因此,西藏人把这十七位大师的肖像,供奉在寺院中最为醒目的地方,有的制成唐卡,有的绘在墙壁上。对印度那兰陀的的感激,一千多年来,始终澎湃着一代又一代藏人。应该说,没有那兰陀的传承,就没有西藏佛法的完善。

早在60年代,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就在《智慧的窗扉》中写道:

“西藏的学经僧人曾多次前往印度、尼泊尔求取真经和口头流传下来的教谕。尽管往返途中历尽了千辛万苦,但是,这种往来犹如两国之间长流的河水,奔腾不息。他们在高僧名师的指导下研习和修炼,听取大师宣讲佛经,再将佛经译成藏文……在这个基础上,思考教义,修习佛法。除了这种真实的教义之外,西藏喇嘛从不传播任何专横武断的教义。”

完稿于2010年5月

文章来源:朱瑞博客2010年8月27日星期五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