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位自干五在纽约“六四”27周年纪念会上的演讲。非常遗憾的是,他的演讲被可耻地封杀了,被一群号称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封杀了。 以下是那位自干五当时的演讲内容。题目是《中共政权最危险的时刻》。

大家好,我是一名民间艺人,专门替他人写日记。之所以以这门手艺服务社会,是因为发现在当今时代,无论男女老少都很忙,忙得无暇写日记。我的特长是善于揣摩顾客所思所想。缺点是顾客收到日记后,没有一位敢告诉我写得对不对。哦,抱歉,是猜得对不对。我的顾客很多,上到中央首长,下到煤矿工人。短的三天就完成,长得已经写了三年多,预定总共十年,但不知道十九大之后他还要不要我写。一句话,顾客是上帝,他说不写就不写。没说不写,我只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写下去。老实说我最担心的是十年之后还要我继续写下去。第二担心正相反,突然他说不用写了。希望两者都不会发生。

感谢主办者允许一个声明自己是自干五的人,在一群异议人士面前发言,阐述自己对中共对中国,和对八九六四等的看法。今天在你们面前,我却是名副其实的异议人士而你们不是。不知道此时此刻,一贯以异议人士自居的你们,作何感想?会不会在我演讲到某一时刻某一点,如果我把演讲分为ABCD段落时,会不会演讲到G段,高潮汹涌来临之际,被你们其中的某位大喝一声,滚!相信你们不会也希望不会这么做。否则就是自己掌自己的嘴巴了。

是的,中共不会让你们在中国自由发言,但你们不得不让拥护中共的人在你们主办的纪念会上自由发言拥护中共。这就是你们难处。难,但不得不装,一直装下去。民主与专制之间的区别,就是一个要装而另一个不必装。装很幸苦的,我同情你们。

自干五是中国现代史上一类伟大的人物,他们的伟大足以让其他各类人物汗颜。他们不但有着强烈的时代责任感,最难能可贵的是,他们毫无异议的具备特立独行的高尚人格。自干五不装,与之鲜明对比的是,反共者却不得不装。自干五的第一个字已经表明了没拿中共一分一毫。而在坐的你们,反共人士异议人士,敢说没有拿过台湾或者美国一分钱吗?

对不起各位,今天不是谈自干五而是谈中共最危险的时候是在何时?很多人会同意,八九六四时是中共最危险的时候。

一些人撰文表示,在八九学生请愿运动发生时,全国各地同时爆发了不同规模的支持北京学生运动的大游行,曾经有段空窗期。那是中共政权几乎瘫痪,北京等各地院校的学生组织自由结成迅速有效运作。无需向谁请示申请,无需由谁批准。所以,如果在那段时间里发生党内重量级人物如赵紫阳登高一呼,或著名知识分子方励,或某个部队打响第一枪,中共政权可能被由此爆发的连锁反应顷刻推翻。呵呵,我告诉你们,不可能。理由只有一个,说出来吓死你们:全国人民包括北京学生包括方励之等,人人都是自干五。那时压根儿没有想过要推翻共产党。

对,13亿人13亿自干五。不承认?好的,不承认没关系。这还不是我要说的。

今天,在美国纽约,民主人士举办的纪念六四事件27周年的集会上,我要说的是,中共最危险的时候是六四凌晨清场之后,假如13亿中国人还有点血性,像西班牙斗牛一样被青年学子的死和鲜血激怒的话,只要有百分之一1300万人敢上街抗议,只要有百分之一的解放军武装起义,只要有百分之一的高级官员宣布反对开枪,政治局只要有一人敢于挺身而出的话,中共政权势必完蛋。可是,13亿中国人民用实际行动支持党中央关于北京学生运动是一场反革命暴乱的决定,在家好好呆着不让孩子上街乱跑。

中国人民吓破了胆。效仿毛主席为13亿个破胆题词:生的伟大,破的光荣。

在坐的各位能否告诉我,你们的胆是破的,还是已经换了三D打印的人工胆?

(下面有人搞喊:自干五,滚!)

(急急忙忙说了最后一句就滚了)

整天揣着一个破胆,还叫嚣推翻中共?省点心省点力也省点电吧!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