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快!快!别操了。”

“我不抄党章能行吗?”

“怎么不行?今天是我的大喜日子。”

“报社的摄像机,网站的录像头,电视台的镜头,都对准我了。”

“我憋了40年,能不急吗?”

“去年你还找过小姐……”

“额的妈啊!我那是中了‘钓鱼执法’,罚得我倾家荡产啊!”

“不罚你,警察哪来的奖金找小姐?这叫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你咋这么清楚?”

“我是鸡,也是组织上的人。不然会嫁给你这个屠夫?”

“你,究竟唱的哪一出?”

“明天的新闻”新婚夜抄党章,党性更比情欲强“都写好了,就等一张我俩的玉照了。”

“额的妈啊,敢情是”婊子从良,全靠娘的春风细雨;屠夫罢刀,依赖党的一腔温情。横批:宇宙终极真理。“

“屠夫还有文采?”

“要是北京户口,我高考的510分早进北大了。他妈的,快上床。”

“任务还没完成——党性高于一切,档事服从党性。我正抄到‘马克思列宁主义……’”

“那我就谈谈党史。伟光正的党史就是一部臭不可闻的档史。党的鼻祖是马克思,他把私生子栽赃到恩格斯身上。”

“原来我党栽赃之技,来之老祖宗的阴风爪。”

“鼓吹暴力的列宁,是个以嫖娼为乐的梅毒分子,最终不是死于枪伤而是梅菌。”

“这梅菌敢情比反华势力还厉害。”

“那个冷面杀手斯大林,在玩弄女演员时把她丈夫给灭了。他娶了情妇的女儿娜杰日塔并告知她就是自己的女儿。于是他妻子兼女儿自杀了。他另一个女儿逃到美帝国主义的怀抱。操到那了?”

“正抄到毛主席……”

“毛泽东这个淫棍一点也不输给鼻祖。不但身体力行还吟诗作赋。连全世界的猪坚强都知道‘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是他的性体验。”

“张屠夫。管住你的档管住你的嘴。不管档,上电视,不管嘴,去大牢。”

“操到哪了?”

“操到三个代表猫头鹰,李瑞英,宋祖英了。”

“这淫贼更厉害。鼻祖玩的是同辈或下一辈女人,他玩的可是下下一辈,也就是孙女辈女人。宋妹子,哪一个来背你呦?你的江爷爷来背你呦!”

“你还唱上了?”

“你到底操到哪了?草泥妈的!我生下来档要管,唠个嗑档要管,写个文章档要管,举个牌档要管,站个街档要管,瞅个片子档要管,听个电台档要管,买把菜刀档要管,哼个曲子档要管,上个坟公个祭档要管。档操良家妇女,档操孤儿寡母,档还专门对幼女雏女下手。草泥马!我40岁好不容易娶个婆娘,还是档派来的推手。管天管地管生管死,管嘴管眼还管我们档里那点事。我操你共产党十八代祖宗……”

“你这个龟儿子。如果你想活,你就乖乖地爬起来,操党章拍玉照。”窗外传来一声怒吼。接着,一道森森的白光射进来。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