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记者 徐明徽

2016-07-01 11:44 来自 逝者

美国思想家、《第三次浪潮》、《未来的冲击》和《权力的转移》的作者阿尔文·托夫勒(Alvin Toffler),周一晚间在洛杉矶的家中去世,享年87岁。

308

托夫勒是当今最具影响力的社会思想家和未来学家之一,他最有名的预测是:“21世纪的文盲不会是那些能读能写的人,而是那些没有能力学习和不断更新知识的人。” 他的《未来的冲击》,《第三次浪潮》和《权力的转移》合称“未来三部曲”,对当今的社会思潮产生了广泛和深远的影响。托夫勒的著作使世界各国领袖都曾向他请教。

托夫勒著于1980年的《第三次浪潮》是一部影响巨大的畅销书,该书预测了电邮普及,媒体互动,网络聊天和其他数字化进步。该书在1980年代的中国一度成为畅销书。

托夫勒1928年出生于纽约,纽约大学毕业。大学毕业后,托夫勒做了一次反叛性的选择,他去基层的工厂流水线当了5年工人,先后在几家工厂当过装配工、汽车驾驶员、铸造安装工。直到朝鲜战争爆发,他投入军旅生涯,托夫勒后来成为记者,为多家报社和杂志撰稿。

1970年,托夫勒的著作《未来的冲击》问世,这本讨论美国未来政治和社会制度的鸿篇巨制,在国际间引起强烈反响,被译成50多种文字,畅销700万册,为英语世界创造了一个流行的新词“Futureshock(未来的冲击)”。据国际科学情报研究所统计表明,它是社会科学文献中被引用最多的著作之一,直到今天还不断出现在报纸杂志的大标题中。

313

接着就是1980年出版的产生巨大影响的《第三次浪潮》,诸多评论者将其著作《第三次浪潮》称为“本世纪最有影响力的杰作之一”。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中,将人类发展史划分为第一次浪潮的“农业文明”,从约1万年前开始;第二阶段的“工业文明”,从17世纪末开始;以及第三阶段的“信息社会”,从20世纪50年代后期开始。我们现在正亲历着如托夫勒所言的第三次浪潮社会,变化的浪潮冲击又重叠,造成冲突和压力,也带来新生和转机。

30多年前,托夫勒预见的未来是:电脑发明使SOHO(在家工作)成为可能;人们将摆脱朝九晚五工作的桎梏;核心家庭的瓦解;DIY(自己动手做)运动的兴起。时过境迁,托夫勒当年的预言大多成为现实。

1990年,托夫勒再次推出《权利的转移》。凭借上述“未来三部曲”,托夫勒享誉全球,成为未来学巨擘,对当今社会思潮有广泛而深远的影响。此后又有一系列作品诸如《力量的转移》、《再造新文明》等。

托夫勒的思想曾经影响了20世纪90年代的许多商业行为。从其1960年应IBM之邀,为IBM撰写“计算机对社会和组织的长期影响”的文章开始,他就预见到大规模生产向服务和知识工作的转变以及数字化革命的兴起。

虽然以“未来学家”的头衔闻名于世,但托夫勒在他的著作中都谨慎避免使用“趋势”和“预测”这类词汇,他更多的是连篇累牍地展现场景。

托夫勒把人类社会发展比作一辆不断加速的赛车,随着每一次技术进步,这种发展速度呈几何倍数地上升。他自己这样给三部曲定位:《未来的冲击》着眼于变革的过程,《第三次浪潮》聚焦在变革的方向,《权力的转移》则探讨了如何控制各种变革。

307

没有经历过1980年代文化热的人,很难想像托夫勒当时在中国的影响。《第三次浪潮》进入中国正逢其时,在中国打开国门之初给人们心灵造成了巨大冲击。

学者雷颐曾说,《第三次浪潮》风靡国内的时候,他正在吉林大学读研究生,同学们竞相阅读这本书。当时的很多没考上大学的青年人,很多工厂里的工人都愿意读这本书,有的单位还组织内部人员观看了同名的电视片。北京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刘华杰也曾回忆,“当时,我和同学们把他看作‘神人’和‘大预言家’。大家觉得谁不读托夫勒的书就掉队了,赶不上时代。”

317

处于改革开放时期的中国,科学与民主给人们展示了一种未来美好的图景,托夫勒在中国的影响与这一大背景有着密切的关系。雷颐认为,《第三次浪潮》提出“新技术革命”这一概念,讲到“网络”、“IT”等词汇,这些在当时是难以想象的,托夫勒的著作正好适应了中国改革对未来充满希望的社会氛围。这本书对中国的影响是全方位的,不仅局限于知识界。

但托夫勒不完全是乐观的,也不是完全确定性的,他的预测中也有各种危机与复杂。主旋律乐观、副旋律悲观是托夫勒思想的一个特点。上世纪90年代,托夫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世界是以一种比较乐观的方式发生着变化,但世界不会永远沿着乐观的直线发展下去。我也不相信在这个发展过程中没有冲突出现。实际上,我认为我们共同面临很多巨大的困难。现在有些人正在以武力、暴力的手段试图来解决这些困难,我们面临的是一个非常、非常危险的世界。”

来源:澎湃新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