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2

浴血民主

1989年的六四抗议活动。横幅:“浴血民主”。北京工业大学学生高举民主旗帜,星夜赶往天安门广场,参加次日的悼念胡耀邦集会和请愿活动。(public domain)

回顾六四,当时没有集结在一面旗子之下的民主力量,临时组织的高自联,工自联等没有明确的目标。中国民联的力量和影响基本在海外,无法影响运动。枪声响起,运动的失败也就不可避免了。六四过去二十七年,但腐败、邪恶的中共政权却能够在风雨飘摇之中苟延残喘,甚至还可以摆阔,叫嚣“北京价值”以抵抗普世价值。个中原因无法一言蔽之,但国际国内大环境和民主阵营的境况无疑起了主要作用。

六四后一些西方国家出于利益考量,对中共祭出绥靖政策,让六四后陷入困境的中共当局死里逃生。接着又以整体性的误判为基础,即假定中国的经济开放会导致中产阶级的壮大,自然导致中国向政治民主演变,因而全面放开让中共乘着WTO的东风,把中国变成血汗工厂,以畸形的经济飞跃使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而发展带来的大部分资源被中共攫取,使得中共可以在世界上大把撒钱,耀武扬威颐指气使。对内可以用天文数字的维稳经费组成巨大的专业队伍,运用最先进的手段控制社会,把任何可能的离经叛道的力量扼杀在萌芽之中。还可以豢养大批业余的五毛队伍,实施新闻封锁,控制舆论导向。在这大环境之下,国内的民主力量没有集结的空间,成了能说不能练的分散网民,任何涉及组织化的行动都遭到无情的镇压。而海外的民主力量因各种原因也碎片化了。因此,期望如今的海内外民主力量有组织,有计划的采取行动终结中共暴政,几乎是不可能的。但中共无法阻挡越来越多的民众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从而抛弃中共,无法阻止腐朽的官僚机器用他们的蛮横和暴虐不断埋下仇恨的地雷,无法阻止腐败的政权加速的自行腐烂。中共政权随时都会因某些突发因素而崩塌。

但崩塌并不意味着革命就能顺利进行和完成。今天民主力量亟需做能够做,也应该做的事:3Q竖起旗子,明确方向。我强烈建议:竖起中国民主党的旗子集结力量,在国内是集结潜在的力量,寓组织于无形,民主党属于全体民主人士,希望越来越多的台面上的人士以民主党人的名义亮相。至于方向,我认为最好的方向就是重建中华民国,这个方向能最大限度汇集两岸三地的民主力量,能承继中华民族的历史荣光,能顺利完成民主中国的制宪、行宪历程,以最低成本完成民主转型。竖起旗子,明确方向,终结党国,重建民国。这是时代的呼唤,也是每一位民主人士的历史责任!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