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从不遵守游戏规则,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无法无天。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当局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明目张胆抓捕大批维权律师。

709大抓捕一周年到了,总部在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于7月6日举行记者会,介绍事件的最新发展,并发布两本相关出版物《709大抓捕报告》及《寻人启事:中国维权人士及被失踪的公义》,呼吁国际社会持续关注。

报告指出,截至今年的7月6日仍有24人被囚禁,当中包括9名维权律师﹑2名律师助理及13名维权人士。除了6名已进入法院审判阶段的维权人士外,大部份被囚人士连接触辩护律师、家人的权利都被剥夺。有一名被捕者家属至今未曾收到过逮捕通知。24人中过半被指涉与国家安全有关的重罪,11人(其中6位为维权律师)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5人(其中3位为维权律师)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其他罪名包括“寻衅滋事罪”、“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和“组织偷越国边境罪”。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访华之际,中国当局释放了维权律师助理赵威(网名考拉)。但赵威的丈夫和家人几天来却始终见不到她,所谓释放竟然如此神秘,所谓赵威在微博上发布的“悔罪书”,被中国官方大肆炒作,连日刊发报道。有评论认为,在7.09案一周年以及周世锋等人被移送起诉之际,当局此举是为了再次抹黑维权律师团体。

被捕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谢阳律师的妻子陈桂秋、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北京公民翟岩民的妻子刘二敏等人,穿着印有丈夫姓名的服装,游行到北京的最高人民检察院,控诉有关当局程序违法、滥权,不过她们的诉求未获受理,有关官员甚至拒绝阅读她们的投诉信件。

▲自由亚洲电台(RFA)7月7日报道: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发布709事件周年最新发展及寻人启事

709大抓捕报告

中国维权律师发布出版物《709大抓捕报告》

中国“709大抓捕”事件发生已近一周年。总部在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于7月6日举行记者会,介绍事件的最新发展,并发布两本相关出版物《709大抓捕报告》及《寻人启事:中国维权人士及被失踪的公义》,呼吁国际社会持续关注。

去年7月9日,中国当局突然在全国范围内对数以百计的中国维权律师及维权人士进行打压,事发至今将近一周年。在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7月6日星期三发布两本相关出版物《709大抓捕报告》及《寻人启事:中国维权人士及被失踪的公义》,呼吁国际社会对该事件持续关注。

报告指出,截至今年的7月6日仍有24人被囚禁,当中包括9名维权律师﹑2名律师助理及13名维权人士。除了6名已进入法院审判阶段的维权人士外,大部份被囚人士连接触辩护律师、家人的权利都被剥夺。有一名被捕者家属至今未曾收到过逮捕通知。24人中过半被指涉与国家安全有关的重罪,11人(其中6位为维权律师)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5人(其中3位为维权律师)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其他罪名包括“寻衅滋事罪”、“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和“组织偷越国边境罪”。目前只有3个个案被证实进入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其余个案仍处于被延长的公安侦查阶段。

关注组主席何俊仁指出,“一年过去,但709大抓捕事件仍处于现在进行式。当事人进入正当法律程序的权利持续被侵害,恐吓﹑监视及对家人的骚扰差不多每天都在发生。大部份的被捕人士仍然被处于幽禁状态,未能与外界联络,连基本的接触辩护律师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被捕律师李和平的辩护人马连顺律师告诉本台,当局的下一步是对709案律师进行秘密审判:

“人类是从野蛮走向文明的,当局在已经有的法制文明的基础上又返回到了完全无法无天的野蛮时代,我们感觉到很痛心,但是也很无奈,没有办法克服他们这种违法的状态。下一步我们感觉就是要秘密审判了,因为这些律师完全在他们的操控之下,整个案件在社会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家属也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可能就会判完。所以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很严重的事件,我就给他总结三个,”反“:反人权、反法治、反人类。”

据了解,针对担任被捕人士的辩护律师的“解聘潮”仍然继续,有22名相关案件的代理律师被官方告知“已被解聘”;同时,亦出现了神秘的“官派律师”。另据海外传媒最新报道,翟岩民的妻子刘二敏目前疑似失踪。

对此,中国民主党的创建人之一、北京独立时政评论人士查建国接受本台采访时直指事件已经不仅仅是律师界的问题,而是笼罩在全中国的“红色恐怖”,对709律师的审判必将掀起一轮全球性的批评中国当局的浪潮:

“这个事件是民运圈里最关心的问题。现在政府肯定是要判的,这一判肯定会掀起一波批评中国政府的高潮。但是我觉得下一步共产党肯定是加强对于律师的严控,所以最近中共中央办公厅搞了一个加强律师队伍中党的领导的文件。从大的方向来说,对律师要进行整个的整肃,所以709案子他不会轻易放过的。”

▲英国广播公司(BBC)7月7日报道:中国维权律师助理赵威获准取保候审

天津市公安局情况通报

维权律师助理赵威在去年七月中国当局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及人士行动中被带走,事隔差不多一年,天津市公安局周四(7月7日)公布,赵威获准取保候审。

天津市公安局在微博发布消息,赵威供认犯罪及态度较好,所以经本人申请,公安机关同意变更刑事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赵威又名考拉,今年25岁,是著名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助理。去年7月10日,她在家中被带走,被羁押于天津。

今年一月,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拘捕赵威。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负责人陈洁文接受BBC中文网访问时说:“我们想看看,官方是先发放消息才放人,还是人已经被放,我们要查证消息。”

赵威(考拉)的推特

赵威(考拉)的推特(BBC中文网资料图片)Image copyright BBC Chinese

性侵传闻

近日赵威在狱中被性侵的传闻不绝于耳。赵威家属委托的律师任全牛对BBC中文网说:“(当局)不给会见嘛,我也是听到一些关注赵威的朋友说给我听的,确切的消息我也不知道。我是想通过检察院去介入调查。”

任全牛说六月时已递交文件,要求检察院介入调查,赵威被“人身侮辱”的传闻真伪。申请已转移到天津巿检察院第一分院处理,但目前为止还未收到讯息。

不过,天津司法局已另外指派两名律师──董亚南和仉慧云──取代任全牛作为赵威的代表律师。

根据任全牛早前的说法,他在6月3日前往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警方跟他说他的代理资格失效,而且赵威母亲已经见过官方指派的律师。

BBC中文网曾尝试联络董亚南和仉慧云,但都没有回应。

据报道,赵威家人一直未能与赵威见面。赵威母亲郑瑞霞三月曾发致信美国总统奥巴马,信中指中国当局不准被抓捕的维权律师及人士的家属会见、通信。

郑瑞霞一月接受《卫报》访问时说,她认为当局一定有折磨赵威,不然他们不会禁止家属与赵威见面。

取保候审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的陈洁文说,在中国,取保候审期间,当局仍会监控涉事人。而且,取保之前,涉事的家人与当局需要达成很多协议。

陈洁文说:“(当局可能)要求当事人断绝与所有朋友的联络、断绝与律师的联络,甚至有些连亲戚也不可以联络……有很多(个案)要求他们回到自己的故乡,确保他们没有机会与其他人联络。”

她说,很多在“709大抓捕”被抓的维权律师及人士,都面对这种情况。

根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本月发布的报告,“709大抓捕”受影响人士多达319 人,遍布25个省份。

▲7月8日“709”大抓捕一周年家属联合声明

我们是709大抓捕事件部分当事人的家属,我们的亲人,有律师,也有积极公民。之前多年,他们在人权、言论/信仰自由、土地纠纷、反歧视、食品安全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通过自己的专业知识,及与社会大众的连结,致力于中国的法治改革及权利维护。

2015年7月9日前后,他们失去联系,被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的名义,凭着上央视认罪及一纸逮捕通知书,再无音讯。

过去一年,代理律师和我们数十次往返奔波于检察院、公安局、看守所,遭遇冷漠拒绝,徒劳而返。7月7日,看到709事件当事人之一赵威获得取保候审并发出微博,我们为之欣慰又感到心酸。欣慰的是她终于回到社会大监狱,心酸的是,难以想象她这一年遭遇了多大的折磨,才被迫在取保候审不到半天的时间内发出微博长信指控。这恰恰见证了709事件中公权力持续滥用可耻的一幕:

1、禁止发声。为断绝外部声援支持,传唤数百名律师、公民,警告要求不得发声,至今仍有涉709事件的律师公民被骚扰;

2、官媒审判。对当事人强迫通过官方媒体认罪,采用各种方式污名化,对部分取保候审的当事人,恐吓不得和外界接触乃至要求指控其它人等方能取保;

3、诱录视频。为了让当事人认罪,警方威逼诱骗亲属录制视频劝导当事人,极尽威胁;

4、非法解聘律师。为了不让当事人会见律师,不让外界知道情况,不惜使用种种欺骗手段,为他/她们指定律师,拒绝家属聘任的律师进行会见;

5、株连家属。作为709事件家属,我们出门被跟踪,租房被逼迁,孩子难入学,工作受干扰,半夜被敲门骚扰,难以正常生活;

6、殃及儿童。把我们甚至未成年的儿童列为犯罪嫌疑人,拒绝办理护照出入境,至今有的家属、孩子一天二十四小时处于警方严密监控之下。

以上种种行径,数不胜数,赵威仅是其中一例。时至今日,仍有23位709相关律师、公民在押,其中大部分未能会见律师,他们包括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谢燕益、谢阳、李春富、周世锋、胡石根、包龙军、刘四新、吴淦、林斌、勾洪国、唐志顺、幸清贤、翟岩民、刘星、张卫红、李燕军、姚建清、王芳、尹旭安、张婉荷。

此外,还有大量相关家属、取保候审人士仍持续受到威胁不敢发声,对他们的遭遇和处境,我们深感忧虑。

在此,我们强烈要求:

1、释放709相关人士,保障当事人的权利,停止抹黑指控污名化,保障律师会见权。如若他们涉嫌犯罪,我们有自行聘请律师的能力,无需警方指定律师;

2、撤除对家属的监控,停止对家属、709相关人士的骚扰、盯梢及迫害;

3、保障家属的各项合法权利,恢复家属合法出入境。

作为公民,要求保障我们及亲人的合法权利,是最朴素的基本要求,需知玩火者必自焚,今日你们采用种种非法手段,他日也必将自尝恶果。

即使在持续一年的高压之下,我们仍然得到多方关心和支持,值此一周年之际,谨此以709事件部分家属的名义,一并表示感谢:

感谢为709事件奔波的律师们,即使当局各种恶意阻挠,你们顶住压力,一次次不辞劳苦奔波在前线上;

感谢国际社会的关注,包括各国政府、媒体、NGO,感谢你们的声援,才使得当局减少肆意妄为;

感谢国内的朋友伙伴,你们冒着风险的的关心和支持,我们将铭记在心。

黑夜漫漫,并非没有恐惧。然心中有爱,再大的恐惧也不会阻止我们前行的脚步。作为家人,我们希望合家团聚,不愿亲人遭遇牢狱之灾,不愿家人遭受牵连,然而,社会的进步需要前行者,亲人们为中国社会进步付出的代价,是家庭的苦难,也将是我们此生的荣光。

709事件仍在持续中,期待仍能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支持。与此同时,我们也意识到,在中国,仍有大量不为人知的人权捍卫者、异议人士受到拘捕、关押,遭遇和我们亲人类似的迫害,他们也需要得到海内外的关怀和帮助。他们包括卢昱宇、李婷玉、胡长根、符海陆、张隽勇、罗誉富、秦永敏、赵素利、张海涛等近期被捕或长期失踪、重判的人士,也包括处于绝食抗争中的郭飞雄、于世文先生,无法会见亲属的唐荆陵、王清营先生,为工人抗争而坐牢的曾飞洋、孟晗先生等等,还有其Ta无法在此一一列出名字者,我们深深牵挂每一位政治受难者,愿他们能经历磨难,在爱中,共同勉励前行。

国家的安全稳定注定无法通过抓捕良心犯获得,我们深信,在法律公义的天秤之上,在人道民心的天理之上,正义终将与我们一起,迎来曙光。

签名:

王峭岭(律师李和平之妻)

原珊珊(律师谢燕益之妻)

刘二敏(公民翟岩民之妻)

李文足(律师王全璋之妻)

王全秀(律师王全璋之姊)

樊丽丽(公民戈平之妻)

陈桂秋(律师谢阳之妻)

2016年7月8日

▲自由亚洲电台(RFA)7月8日报道:“709 大抓捕”一周年被捕人士妻子诉心声

709抓捕律师案家属在天津

709抓捕律师案家属在天津。(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7月9号是中国“709大抓捕”事件发生一周年,很多人至今仍遭关押。日前,几位被捕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的妻子走上北京街头游行,并前往最高检控诉有关当局程序违法、滥权。7月8号,7.09案家属发布联合声明,要求保障他们及亲人的合法权利。

7月4号,在中国“709大抓捕”事件发生近一周年后,被捕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谢阳律师的妻子陈桂秋、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北京公民翟岩民的妻子刘二敏等人,穿着印有丈夫姓名的服装,游行到北京的最高人民检察院,控诉有关当局程序违法、滥权,不过她们的诉求未获受理,有关官员甚至拒绝阅读她们的投诉信件。

据总部在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统计,截至2016年7月4号,至少319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和家属在“709大抓捕”中被约谈、传唤、限制出境、软禁、监视居住、逮捕或失踪。截至今年的7月6号,仍有24人被囚禁,其中包括9名维权律师、2名律师助理和13名维权人士。除了6名已进入法院审判阶段的维权人士外,大部份被囚人士连接触辩护律师、家人会见的权利都被剥夺。据7月7号的最新消息,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赵威已获取保候审。

王峭岭表示:“按照中国的法律,一个人在被逮捕之后,只有在拿到判决书、进到监狱里面,才有可能会见亲属;但是律师是可以会见的。当满六个月,又拒绝我们的律师会见,他们的拒绝理由非常奇葩,就是:我的丈夫解雇了我为他聘请的律师,他自己聘请了他从来不认识的律师。”

法新社的报道说,一年来,这些妻子们像罪犯一样被监控、被恐吓、甚至被殴打,而她们唯一的所谓“罪行”,就是嫁给了目前受到中共当局拘押的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曾就事件致信中共公安部長郭声琨的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她家门前被安装了监控摄像头,门外经常出现不明身份的人员。而每当被捕者的妻子们想一起做些事时,就会被软禁在家。

尽管一直在努力抗争,但事发一年后,她们依旧无法打听到被扣亲人的消息,有家属至今还没有收到对当事人的任何逮捕通知书。

刘二敏表示:“(有关当局)告诉我我不应该去找翟岩民的逮捕通知书,有些案子就可以不给逮捕通知书。我说不可能,我虽然没有文化,但我也知道人犯了什么错了就应该给一个逮捕通知书。不管他是犯了杀人罪、判了死刑,你都应该给家属一个说法。”

法新社的报道称,李文足透露,中国的国安官员曾于两个月前试图说服她录制视频、劝丈夫认罪,被她拒绝。

4号当天,来自其他一些国家的外交官也在抗议现场,对事件表达关注。此前,联合国高级人权专员、欧盟和美国国务院都曾对“709大抓捕”事件发声,敦促中国政府释放被捕律师。但北京方面驳斥国际社会的这种关注是干涉其内政。

▲自由亚洲电台(RFA)7月8日报道:中国官方炒作赵威事件被指意在抹黑维权律师团体

已被取保的北京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助理赵威在微博上发布的“悔罪书”,被中国官方大肆炒作,连日刊发报道。有评论认为,在7.09案一周年以及周世锋等人被移送起诉之际,当局此举是为了再次抹黑维权律师团体。

天津警方日前宣布赵威已被取保后引发外界广泛关注,赵威7月8日上午在微博上再发布博文说:享受阳光的热烈,大口呼吸自由的空气,虽然昔日的长发变成短发,但丝毫不影响我此时的心情,我只想告诉所有挚爱的亲人们,我平安喜乐,很开心……博文下方同时还附上了一张自拍照片。但随即遭到网友质疑为何用手机拍摄的自拍,却要用网页客户端发微博。赵威当天下午再发微博解释说:将心路历程分享出来是想以后不再被人利用,也希望大家引以为戒。不过,仍然未能平息网友们的质疑。

与赵威相熟的网络活跃人士“秀才江湖”吴斌7月8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当局目前所做的是为了毁掉一个“90后维权偶像”的形象:

“她(赵威)如果受到迫害比较厉害的话,做出一定的妥协,换取自由,应该理解她。我就希望赵威不要出卖曾经的朋友。网上我们呼吁赵威比较多,把她树立为90后的偶像,官方就要从这个地方考虑,让你这个偶像毁灭。”

与此同时,官方《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连续两天刊文炒作赵威取保事件。7月7日,“环球网”发表题为《90后美女“考拉”揭“人权律师”黑幕:我好单纯!》的文章,引述赵威微博发布的公开信说:其供职机构名义上是做“反酷刑”研究,实际上是通过资助项目来搜集、整理一些国内敏感案事件的资料并进行炒作,借此抨击中国的司法体制和社会制度、鼓动改变现行体制。

7月8日,《环球时报》再刊发署名“单仁平”的评论文章,称赵威介入那些违法事件的程度应不如李和平等“人权律师”深,她获取保候审大概与此有关。律师行业是中国司法体制的一部分,绝大多数律师为中国的司法进步贡献了力量,个别人打着“维权律师”旗号做破坏现行体制的事情,触犯了法律底线。他们需要为此承担法律责任,这不干律师行业的事。

北京律师梁小军8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在7.09案一周年之际,当局大肆炒作赵威取保候审事件,是为了再一次抹黑维权律师这一团体:

“他们还是在延续以前一个抹黑的做法。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发布,我们估计这不是到一周年了吗?可能他也知道民间、律师对这个事件有一个关注,在一周年的时候,包括国外的一些NGO机构会发声,他现在先发制人,先利用考拉这个事情进行抹黑。手法和以前有所不同,以前都是上电视认罪,他可能认为上电视认罪很对人反对,效果也不是很好,文章或微博可以留存,可以让人反复阅读,再加上环球时报的配合。”

吴斌则认为,周世锋等人的案件此前被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当局也是试图在开庭前抢先攻占舆论阵地。

▲德国之声(DW)7月8日报道:专访:“709事件”受伤的不止是律师

2015年7月9日开始,中国政府在各地抓捕、约谈、控制了数百多名维权律师和公民社会活动人士。“709大抓捕”一周年之际,中国政治事务评论员、《明镜》出版集团总编何频接受本台采访时指出,该事件让民众对中国法治失去信心,而正常的诉求管道被摧毁后,动荡的因素就会增加。

德国之声:您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时的想法是什么?

何频:习近平上台后特别强调要建立一个法治的中国,具体确实做了许多事情,比如检察院、法院甚至警察系统都作了许多调整,但是对维权律师的打压前所未有的严重,这和他宣传推广的法治中国完全背道而驰。当这些维权律师这么大规模被抓捕的时候,没有人敢对中国的法治报有任何信心。

德国之声:过去一段时间,除了微博大V、记者之外,也有多名律师在央视上认罪,您对此怎么看?

何频:“709”不像以前只抓一个,而是大规模抓捕律师,让他们在电视上认罪,说他们受到西方世界支持,他们进行恶意维权等等,这些指控在中国现有的法律和舆论框架之下基本不能采用,因为现有的舆论框架完全掌握在中共手中,没有独立媒体。一个没经过法律审判的人就走向了电视台认罪,等于先认罪,再审,现代法律的基本衡量价值是,没有定罪之前都是无罪的,只有经过法律程序定罪后,才知道有罪没有。中共现在的做法是先让你认罪,羞辱你,摧毁你公正的形象,实际上中共会受到更大的伤害,人们对媒体的公正性和法律应有的正义精神或者是尊严全部都被摧毁了,法重如山,不能随意按照主观的想法,想达到的政治或其他目的,任意把一个没有经过审判的人送上媒体去审判。

另外,指控他们获得国际的支持,坦率的说,根据我对西方现在国家和社会的了解,其实大部分西方政府对中国民主、人权事业的支持是讲的好听,表面上似乎好像是支持的,实际上这种支持是非常弱的,只是停留在口头,甚至有些国家口头上都不敢讲,就是为了获取中国的经济利益,怕得罪中共。民间一些团体给中国人权的支持非常有限。维权律师在帮助中国人权的进步,法治的进步,支持中国法治系统。

德国之声:“709”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何频:现在把律师整个行业的基本精神给摧毁了,律师变成只是中国体制的一部分,请问,那还要律师行业干什么呢?还要检察院检察院、法院、公安局各自的功能干什么呢?为什么不直接由政法委扮演一切的角色呢,干脆公安局也扮演检察院和法院算了。

德国之声:“709大抓捕”的用意在哪里?

何频:目的是想把整体维权律师的全体打掉。被抓的律师是中国法治标志性的一个群体,如果他们的权益都得不到保障,其他的老百姓权益怎么能得到保障呢?如果他们的权益不能通过法律的手段得到保障,一个法治的中国怎么会建立起来呢?所以我不知道这个系统打压这些维权律师是不是习近平自己的主意,如果是,那等于他打自己的耳光。如果是其他人的主意,那他们就是对习近平的法治中国拆台,不管是谁的主意,这些事情的结果都是恶劣的。

德国之声:现在是“709”一周年,展望未来,您觉得以后的趋势会是怎样呢?

何频: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糕,如果通过法律的手段不能使(民众)的权利得到维护,他们会用其他的方式讨取公道。什么其他方式呢?肯定是非法的方式,肯定是更不能被社会所接受,更不能被政府,中共所接受的方式,是什么?有可能就是暴力、报复,即使是他不报复,心里也会对公益失去信心,对政府敌意加深。正常的管道被摧毁后,动荡的因素就会增加,有些人可能会采取极端的手段.不仅律师受到伤害,中国的法治精神受到伤害,(打压律师)也使中国社会的稳定受到伤害,埋下了中国社会进一步动荡不安的一个祸根。

德国之声:您之前提到一些西方国家,您认为,在支持中国人权方面,哪些西方国家相对做的比较好,哪些国家尤其让人失望呢?

何频:我觉得,整体的西方国家都让我失望,没有人做得好,都很差,相对来讲,德国和美国稍微好一点,也好不到哪里去。

德国之声:那您觉得西方的态度会出现改变吗?

何频:西方的民间力量是有限的。但是随着中共对律师对人权侵犯严重,这实际上是对西方价值观是一种摧毁、威胁。这会引起西方社会越来越多的关注。西方政府是一个任期政府,要追求经济利益。而长期来讲,西方政府是建立在法治精神之上,建立在人权价值之上的政府,这个政府会受到民间和舆论的影响,当中国越来越多的侵犯人权的案子被披露出来,西方政府,我预期,他们在未来一段时间会改变或调整过去几年对中国人权不那么支持的态度,上升到关注中国法治(的态度)。因为(中国这个)不人权、不法治的国家,力量又越来越强大,这种力量对西方价值观是一种摧毁和影响,所以西方社会,即便是从自身的利益出发,我觉得他们也会越来越关注中国的人权。

▲自由亚洲电台(RFA)7月8日报道:“7.09案”一周年各界发声国际人权组织再吁中国政府放人

7月8日星期五距去年7.09案发生已经一周年。目前该案仍有数十人仍被羁押,其家属发布联合声明,要求保障他们自身及被羁押亲人的合法权利。国际人权组织再次敦促中国政府释放7.09被捕人士,中国人权团律师也发表文章批评中国的法治环境不进反退。此外,赵威的前代理律师任全牛8日遭警方刑事拘留。

去年7月9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宇被警方带走,拉开了“7.09大抓捕行动”的序幕,其后有大批律师遭到警方约谈、警告甚至抓捕。根据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7日发布的统计,7.09大抓捕一周年,还有23名律师及公民仍被羁押,而这些被羁押一年的律师及法律从业员全员不获允会见律师。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7日发表声明,指这些律师与维权人士仅因行驶基本权利而遭关押,应获立即释放。

人权观察中国部研究员王松莲7月8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习近平提倡“依法治国”,但中国当局却抓捕并且羁押这些人权律师长达一年,而他们所做的其实不过是过去十余年来维权律师们一直在做的事情。

“我们认为整个对于维权律师群体的打压违背了习近平政府推动的所谓的依法治国的理念。这些维权律师过去十多年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法治的进步。我们知道的信息非常有限,因为他们和律师的会见权都被剥夺,但是从我们得到的信息当中,政府把他们羁押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做了维权律师一直以来做的事情。如果中国政府因为这些原因去打压一批维权律师的话,是不是说明习近平上任以来对于公民社会的压力越来越严重了?”

7.09案被羁押人士的部分家属8日也发表题为《夜纵长,旭日总会东升》的联合声明,声明说“过去一年律师和家属数十次往返奔波于检察院、公安局、看守所,遭遇冷漠拒绝,徒劳而返”。赵威取保候审事件“恰恰见证了7.09事件中公权力持续滥用可耻的一幕”,包括禁止发声;官媒审判;诱录视频;非法解聘律师;株连家属;殃及儿童等。声明要求释放7.09相关人士,保障当事人的权利,停止抹黑指控污名化,保障律师会见权;同时解除对家属的监控,停止对家属及相关人士的骚扰、盯稍及迫害以及保障家属的各项合法权利,恢复家属合法出入境。

与此同时,中国人权律师团则发表了题为《法治梦碎周年祭》的文章,指一年时间,“足以让人们在心中将依法治国的幌子撕得粉碎!”

人权律师团律师常伯阳7月8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文章是他们悲愤无奈的呐喊。

“去年到现在一周年了,发表了一个一周年的声明,我认为是一个愤怒的呐喊和绝望的呐喊。因为这一年来律师们穷尽了一切法律规定的手段都无法维护这些被羁押的人的一点点的权益,而且律师本身的权益也受到侵害。最让人失望和愤怒的就是7月4号,到最高检去控告天津警方还有天津检察院系统他们的违法行为的时候,最高检很漠然地就把问题给推掉了。希望通过这样一个声明,让更多人看见目前法治被完全抛弃的这样一个现实。”

另一方面,在7.09案发生一周年之际,目前已被取保的赵威的前代理律师任全牛遭到警方抓捕。当局通报,“根据当事人赵威举报和公安机关初步调查掌握的情况”,任全牛“编造并在互联网上散布当事人人身受辱的虚假信息”,“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涉嫌犯罪,已被刑事拘留。

▲英国广播公司(BBC)7月9日报道:“709大抓捕”一周年:法律界人士、家属发声

李和平2

多个国际律师机构、法律专家于周六(7月9日)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出公开信,要求释放被囚的维权律师及人士

多个国际律师机构、法律专家于周六(7月9日)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出公开信,要求习近平维持法治,释放被囚的维权律师及人士。

联署机构及人士在公开信中,质疑中国政府在“709大抓捕”到如今,拘捕及处理维权律师及人士的做法违反法律。

他们指,中国政府指控维权律师及人士干犯与国家安全有关的罪案。国家安全定义空泛,使维权律师及人士的案件未能按正当法律程序处理。一众维权律师及人士被拘留多时,亦未得到律师的协助。

另外,联署人士指维权律师及人士在半年前被正式拘捕,但他们未能自行聘请代表律师,亦未有与家属见面,令人忧虑。家属未能确认他们在被囚期间有否受到酷刑对待。

联署机构及人士亦提及警方干涉家属聘请代表律师、压迫维权律师及人士承认控罪、家属被监控、受滋扰。

联署人士批评检察院及法院拒绝处理家属及代表律师的要求及投诉,未有守护程序公义。

联署机构包括欧洲律师公会、国际法学家委员会、律师助律师基金会、香港的法政汇思、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等等。

家属公开声明

另外,被捕的维权律师及人士的家属亦于周五(7月8日)发表联合声明,要求中国当局释放相关人士、撤除对家属的监控及保障家属的各项合法权利。

她们在声明中说:“黑夜漫漫,并非没有恐惧。然心中有爱,再大的恐惧也不会阻止我们前行的脚步。作为家人,我们希望合家团聚,不愿亲人遭遇牢狱之灾,不愿家人遭受牵连,然而,社会的进步需要前行者,亲人们为中国社会进步付出的代价,是家庭的苦难,也将是我们此生的荣光。”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指,“709大抓捕”受影响人士多达319人,遍布25个省份。

根据家属提供的资料,现时仍有23位相关律师及维权人士被扣留。

中国当局指控,多名被捕的维权律师及人士意图颠覆政权、寻衅滋事等多项罪名。央视去年曾报道,维权律师及人士与上访人士勾结,炒作敏感事件,藉此扬名获利。

▲美国之音(VOA)7月9日报道:律师助理获释登文抨击维权律师,被称官方抹黑升级

华盛顿—据中国天津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天津”7月7日发布的消息,被中国当局关押近一年的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赵威获准取保候审。在这一消息公布后,赵威的微博上刊登了一篇署名是赵威网名“考拉是考拉”的文章,称中国知名维权律师李和平隐瞒事实、拖欠工资,并表示对自己的行为“真心悔悟”。此外,赵威的微博在8日最新刊登的一篇文章还称,此前曾担任赵威代理律师的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律师任全牛“造谣诋毁”其声誉。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赵威微博上的发声明显是造假,是中共当局抹黑方式的升级。

在赵威获准取保候审的消息公布当天,赵威微博上发布了一篇题为《致朋友们的一封信》的文章。但记者发现这篇文章链接的页面已经被删除。一天后赵威微博上再次登出这篇文章,文章署名是赵威的网名“考拉是考拉”。文章称,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和平向其隐瞒了他为一家境外机构工作的情况。文中表示,这家机构名义上是做“反酷刑”的研究,实际上是“通过资助项目来搜集、整理一些国内敏感案件的资料并进行炒作,借此抨击中国的司法体制和社会制度、鼓动改变现行体制、实现中国和平转型”。

文中表示,这家境外机构资助了李和平开展一些项目。文中还说,这家机构通过组织研讨会“给‘维权律师’和敏感人士提供认识和交流平台,使这些人成为他们在中国进行渗透和平演变的帮手和棋子”。文章作者称自己也“不经意间”成为“别有用心的人”的棋子。

文章还指责李和平拖欠了赵威三个月工资。

文章作者在该文的最后表示,对李和平交代的工作“照单全收”,“没有任何分辨思考”。作者还称自己“年轻单纯、涉世未深”,对“偏执盲目铸成的大错感到追悔莫及”,并“真心悔悟”,愿为过错承担责任。

对于这篇文章中有关李和平的指控,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8日早上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有多位实习律师、律师助理被释放,都不准发声,唯独赵威“一出来就有微博发声”。她认为这一举动“造假的痕迹太明显了”。王峭岭还表示,“从央视电视审判抹黑变成私人微博审判抹黑”,当局抹黑的思路已经升级。

除了这篇《致朋友们的一封信》之外,赵威微博最新发布的一篇文章称此前曾担任赵威代理律师的任全牛用“卑劣的手段”造谣诋毁赵威声誉,并质疑其是否还保有良知和法律的底线。

任全牛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听说赵威在看守所中遭遇性侵。多家媒体报道了这一消息。7月8日,郑州警方在官方微博“平安郑州”上发布通告,称根据当事人赵威的举报和公安机关初步调查掌握的情况,任全牛“编造并在互联网上散布”赵威人身受辱的“虚假信息”,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也给当事人赵威名誉造成严重损害,涉嫌犯罪,已于7月8日被郑州公安机关依法刑拘。

这两篇文章虽然都署了赵威的网名,但是否是其本人所写,尚不得而知。在这两篇文章后面也有微博网友留言质疑作者身份。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之一刘晓原表示,在去年“709”大抓捕中被抓之后获释的人士目前“非常的恐惧”。他说据他所知,除“考拉”外,在这个事件中获准取保候审的人士都没有发声,这些人士甚至在有人联系他们试图求证一些消息时都不愿出面发表言论。刘晓原透露,这些被抓捕的人士中有的在获准取保候审时被告知不要和外界联系。而“考拉”如此高调地发声,应该是经过当局同意的。

刘晓原猜测,“考拉”就是赵威本人的可能性较大。他认为,“考拉”高调发声可能是当局为了回应有关赵威在被关押期间受到人身侵犯的传言。

▲德国之声(DW)7月9日报道:“709事件”周年律师团体、家属再度呼吁

在中国当局大规模抓捕、打压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的“709事件”一周年之际,国际人权组织、律师团体、德国政府代表以及被关押者家属纷纷发声,呼吁释放仍在押人士。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美联社、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十多个国际律师团体于周六(7月9日)联合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出公开信,呼吁释放在一年前拘捕行动中被捕的维权律师及活动人士。信中指出,中国政府指控维权律师的罪名涉及国家安全,而国家安全定义空泛,使维权律师及人士的案件未能按正当法律程序处理。联署的团体包括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国际法学家委员会、欧洲律师公会、律师助律师基金会等。

人权组织人权观察日前也发表声明,指出这些维权律师与活动人士仅因行使基本权利而遭关押,应获立即释放。根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发布的数字,“709大抓捕”受影响人士多达319人,遍布25个省份。而根据家属提供的资料,现时仍有23位相关律师及维权人士被扣留。

“为中国社会进步付出的代价”

部分被羁押人士的家属8日也发表题为“夜纵长,旭日总会东升”的联合声明。声明说“过去一年律师和家属数十次往返奔波于检察院、公安局、看守所,遭遇冷漠拒绝,徒劳而返”。声明要求当局释放709相关人士,保障当事人的权利,停止抹黑指控污名化,保障律师会见权;撤除对家属的监控,停止对家属、709相关人士的骚扰、盯梢及迫害;保障家属的各项合法权利,恢复家属合法出入境。

声明写道:“黑夜漫漫,并非没有恐惧。然心中有爱,再大的恐惧也不会阻止我们前行的脚步。作为家人,我们希望合家团聚,不愿亲人遭遇牢狱之灾,不愿家人遭受牵连,然而,社会的进步需要前行者,亲人们为中国社会进步付出的代价,是家庭的苦难,也将是我们此生的荣光。”

中国人权律师团则发表了题为《法治梦碎周年祭》的文章,指在这一年间,那些被强迫失踪的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经历了六个月所谓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在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或“颠覆国家政权”批准逮捕后,据称现被转至天津市第一或第二看守所关押;这一年时间,“足以让人们在心中将依法治国的幌子撕得粉碎!”

文中写道:“中国人民从未曾免于恐惧,恰恰相反,在随时可能被徐纯合被雷洋的今天,我们与恐惧相伴相生,但这次对人权捍卫者的悍然打压,其操作层级、操作手法、广度、烈度,显示一种高度统筹和步调一致的特点,彰显某国家强力机构成立后维稳的新特点。”

德国使馆:“法治堪忧”

7月9日,德国驻华使馆也在其官方网页上发表“就对律师和人权维护者实施严打的声明”。声明称,相关人员的处境依旧令人十分担忧,并重申了2016年5月欧盟所有成员国的一份公开表态中的立场。声明认为,“相关人权维护者倡导促进和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世界人权宣言》所保障的人权,考虑到他们的工作性质,被控’颠覆国家政权’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有欠理据。”

声明对中国当局的一系列做法表示担忧,包括被拘留人士仍然无法自主选择律师并获得帮助,其亲属亦不被允许前往探访;试图为被拘留人士辩护的律师多次被威胁取缔律师执照;被拘留人士的亲属出国受阻,还有人曾被恐吓,勒令停止公开对被拘留的家人表示支持。

声明呼吁中方释放相关人士,在处理这些案件时做到“充分透明并尊重适当程序”,并敦促中方履行其国际人权义务,“尤其是保障言论自由以及中国依法治国的方针”。

德国联邦政府人权专员科夫勒(B?rbel Kofler)也对中国人权律师受打压的状况提出批评。她周六在柏林表示,受到指控的人士应尽快得到公开和符合法治原则的法庭审理,这其中也包括允许其他国家外交官作为观察员进入法庭旁听。

涉案律师被抓

在7.09案发生一周年之际,就在两天前已获取保候审的律师助理赵威的前代理律师任全牛遭到警方抓捕。官方公布的消息称,“根据当事人赵威举报和公安机关初步调查掌握的情况”,任全牛“编造并在互联网上散布当事人人身受辱的虚假信息”,“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涉嫌犯罪,已被刑事拘留。

另据维权网报道,上海10多位人权捍卫者7月9日走上街头发出“我们与709案受害者站在一起”的声音,要求停止迫害,立即释放已在狱中一年的709案所有受害者。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9日报道:709大逮捕律师事件1周年多个团体呼吁放人

多个团体到香港中联办抗议要求尽快释放“709事件”被捕人士

多个团体到香港中联办抗议要求尽快释放“709事件”被捕人士2016年7月9日。

今天是中国709大规模逮捕律师事件一周年。去年从7月9日开始,中国23个省的上百位律师、维权人士、上访者及这些人的亲属突然遭公安逮捕、传唤、刑事拘留。多个团体今天到香港中联办抗议,要求尽快释放“709事件”被捕的人士。

香港支联会推特今天报道,多个团体今天在709事件一周年之际,到北京驻香港中联办举行示威抗议活动,要求北京当局尽快释放709事件被捕人士。

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7月5日发布709大抓捕报告及寻人启事,意在提醒国际社会对这一事件持续关注。这份报告引述数据显示,截至报告发布之日,仍然有24人被囚禁,包括9名维权律师﹑2名律师助理及13名维权人士。报告指出,除6名已进入法院审判阶段的维权人士外,其余人等均未能接触到他们的家属或律师。至少有一名被捕者的家属至今未收到逮捕通知。

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何俊仁指出,一整年过去了,709大抓捕事件仍处于“现在进行式”。当事人进入“正当法律程序”的权利持续被侵害,恐吓﹑监视及对家人的骚扰差不多每天都在发生。

中国当局在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访问北京前夕,将著名人权律师李和平的助手赵薇释放。但外界对赵薇失踪近1年,在被关押期间受暴力性骚扰的传闻尚没有答案。赵薇的丈夫委托任全牛律师向警方求证这个传闻,结果任全牛律师在赵薇获释后,被以传播谣言罪抓捕。

中国律师和维权人士受到大规模抓捕事件引发国际关注,国际特赦组织及美英当局和台湾陆委会都纷纷呼吁北京放人,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香港支联会,台湾人权促进会等组织密切关注中国被抓律师的命运。

▲美国之音(VOA)7月9日报道:国际法律界致函习近平促释放709案律师

香港—在中国当局去年“709”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和其他人权活动人士一周年之际,一批香港和国际律师团体以及法律专家、学者和律师等,星期六发表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对有关当局以安全理由禁止家属和律师会见至今仍被关押的23人以及其他违法行为感到不安,敦促落实有关法治的承诺,立即释放所有在押人员。同时,美国律师协会7月9日宣布,将首届国际人权奖授予709被抓捕女律师王宇。

一直关注中国内地人权状况的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发起这次公开信联署,欧洲律师和法学协会、国际法学家协会、阿姆斯特丹律师协会等15个港台及国际法律组织、纽约大学法学教授孔杰荣等10位国际知名专家学者,以及30位港台和国际执业律师和法学院学生参与。

公开信表示,在有关当局去年7月9日开始抓捕大批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一周年之际,联署人对仍然在押的9位人权律师、1位律所人员和13位维权人士的状况感到关注。

公开信强调,这些案件已经引发广泛的国际关注,对中国的法治建设和律师执业产生重大影响,因此,对有关当局在处理这些案件上违反法律的做法感到不安,敦促习近平主席能够确保在中国实施法治。

公开信批评,有关当局以案件涉及国家安全为由,禁止律师和家人会见涉案人,警方甚至强行口头解除家属委托的律师,威胁家属不要委托律师或者强迫家属解聘已经委托的律师等,并向家属施压,要求家属劝说涉案人“认罪”。而有关当局甚至监控、传唤、骚扰和扣押家属和辩护律师。而检察院和法院也无视或者拒绝家属和律师提出的有关确保程序公义的诉求。

公开信表示,联署人呼吁习近平主席亲自过问此案,确保中国履行宪法、法律以及有关保护律师执业和人权的国际公约,采取行动,立即释放所有在押的709律师和其他人员,确保家人委托律师以及家人的会见权利,确保所有在押人员的应有权利,包括被探视权。

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的总干事陈洁文星期六对美国之音表示,709律师大抓捕事件已经一周年,进入关键阶段,希望公开信能够促请国际社会继续关注这一事件,争取仍在押的人士能够尽快获得释放。

她说:“如果你根据法律,也应当进入一个法律程序,就是说在批捕以后有那个起诉,但是到现在,许多法律里面的程序还没有被依据。然后,家人的受苦已经有一年了,就是在这种没有信息,不能会见的情况下。所以,这个日子我们觉得特别重要,就是要呼唤起国际社会继续关注。然后,我们也希望中国的最高层能亲自有所回应。”

陈洁文表示,公开信完全是由法律专业人士从法律的角度,敦促有关当局要按照他们一直所声称的,要依法办事。

她说:“这封信针对的是法律程序问题。我们一直讲,不是律师嘛或者任何人有什么特权,有犯法的话,需要处理,可以,但问题是要依法。你一直讲要依法,但是完全没有依法。我们是针对法律的问题,由法律人做出这样的呼吁。”

此外,曾被外界质疑在中国人权问题上比较低调的美国律师协会,特别选择709大抓捕事件一周年之际,宣布将首届国际人权奖授予首先被抓的北京锋锐律所的维权律师王宇,表彰她对中国人权、正义以及法治的奉献精神,以及对中国民权和公民自由的贡献,并于今年8月6日在旧金山举行美国律师协会年会上正式向王宇颁奖。

有将近40万成员的美国律师协会是全球最大和最有影响的专业团体之一。该会主席布朗女士表示,这个极为特殊的人权奖突显律师在确保人权和法治中的重要作用。而该奖授予王宇律师,表达该会对她在中国的人权上的不懈努力的敬意。

同时,据报道,德国和英国驻华使馆分别就709事件一周年发表声明,指事件中被捕者的处境仍令人十分担忧,呼吁中国当局在处理案件时,做到充分透明,尊重适当程序。

在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国际特赦香港分会、支联会等多个团体,星期六举行709事件一周年抗议活动,包括游行到中联办示威,要求有关当局立即释放维权律师及公民,以及在铜锣湾时代广场钟楼外空地举行讲堂,介绍大陆维权律师的艰难处境及中国司法体制的严重问题。

在北京,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回应709事件时称,中国是法治国家,司法机关依法办案,外国政府无权干涉。在被问到事件中近日获得取保候审的赵威,是否被逼在微博发表公开信,洪磊说不了解有关情况。

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的最新统计,过去一年,至少24个省区市的319名律师、律师助理、律师事务所人员、维权人士及家属被传唤、约谈、扣押或者禁止出境等,其中9位律师、1名律师助理以及13名维权公民仍旧在押。

▲美国之音(VOA)7月9日报道: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呼吁释放被抓维权律师和维权活动人士

710维权律师大抓捕

710维权律师大抓捕

中国当局去年7月9日开始突然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和民间维权人士。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科比星期六在这次被称为709大抓捕一周年之际发表声明说,有至少23名辩护律师和维权人士,仍在中国被关押,他们被拒绝聘请独立的律师,美国对此深表关切。这些行为违反了中国的国际承诺。

声明说,一年前,中国政府在全国范围内恐吓辩护律师和维权人士,多达300多人被传唤、刑拘、逮捕、监视居住,或被禁止出国。这一大抓捕行动破坏了中国基于尊重法治的司法体制的发展。

监禁致力于为他人法定权利辩护的人,不仅有损于中国的国际形象,也危及了中国建设法治社会的能力,而法治社会是在21世纪鼓励创新和创建可持续繁荣社会的关键组成部分。我们为此敦促中国当局立即释放仍被关押的律师和维权人士,撤销对他们的指控,允许他们自由行动,并且同他们分离一年的家人团聚。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7/11/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