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月20日(一)

在日本举行的六四天安门事件27周年纪念集会

在日本举行的六四天安门事件27周年纪念集会。

6月5日晚上,我参加了六四天安门事件27周年纪念集会(日本中国民主化运动团体协调会、中国民主团结连盟日本支部、日本民主中国阵线、中国民主党日本支部、亚洲和中国民主化支援会等多个中国民运团体共同组织发起的)。在集会上首先是天安门事件学运领袖王丹演讲,他强调了只要抱有希望就能相信民主会到来,这样才能改变社会,我们必须有勇气,不要怕一次两次的失败。

还有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热比娅?卡德尔、达赖喇嘛日本代表部代表论透古、蒙古自由连盟党诒钦、漫画家变态辣椒等各种各样的人士参加了集会。

我认为在日本举办六四天安门事件纪念集会至少有3个意义:(1)目前普通日本人和在日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人,大都不太认识六四天安门事件。向他们提供与六四天安门事件有关的讯息;(2)在日本,大学等机关里有回避六四等敏感话题的倾向。给研究中国专家等表示谈论六四的意义;(3)日本是中国的周边国家之一,在日中国人也不少。在日本社会中应该开拓能谈谈中国政府所视为敏感话题的领域。

对于上述(1)到(3)的意义,尤其是对于(1),邀请王丹能带来很大效果。因为他在日本也有一定程度的知名度。无论他在日本讲什么,都能让不少人通过他开始关注中国民主化的问题。果然今年的集会有300多个听众,比两年前25周年纪念集会还热闹。另外,往年六四纪念集会的听众,大都是少数民族的支援者,带有“反中”、“反汉”的倾向。而在今年的集会里我能看到对中国抱有各式各想法的听众。可以说这也是“王丹效果”。

通过参加这次集会,对于明年以后举办的集会我抱有一些愿望,在下面列举:

(1)两年前25周年的时候,在同一时期里举办了几个集会。而今年几个中国民运团体和不少民族团体一起举办了一个集会。可以说这是很多有关人士的努力和邀请王丹来实现的一个收获。我希望明年以后还继续举办规模较大,有统一性的集会。当然继续关注六四的人士和团体里有各式各样的对中国政府、对中国人(汉族)、对日本的想法和政治姿势。但我认为举办六四纪念集会时我们应该有大同小异的态度。拘泥想法和政治姿势的差异,这只会使集会成为闭锁性很大的专家领域,不能让普通日本人和在日中国人积极地参加。

(2)在与中国民主化有关的集会中,西藏、维吾尔、内蒙古等民族问题的当事人和支援人士所占的比例较大。这是对比香港、台湾等其他地方的集会而言日本的特征之一。中国的民主化和民族问题不一定是一个共同的问题,但都是要解决的。我希望纪念集会重视日本的这样特征,努力开拓一起解决这两个问题的路。

(3)为了使更多人关注六四问题,我希望主办团体向日本社会积极地介绍自己。这能提高纪念集会在日本社会中的信用感。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