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于︰2016-07-16

中医的传统一直就有所谓以形补形的习惯,各地大小饭馆招牌上写着烤羊鞭、燉牛鞭、煲狗鞭等张扬的字样。中共领袖也迷信于此。鲁迅早说,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亚洲各国已经废止中医。

广东东莞喝婴儿汤事件曾引起公愤。

广东东莞喝婴儿汤事件曾引起公愤。

1578年中医大圣李时珍完成了《本草纲目》,鼓吹吃人对人有好处。他搜集药名时强调:“凡经人用者,皆不可遗”,“人部”举凡毛发、指甲、牙齿、屎尿、唾液、乳汁、眼泪、汗水、人骨、胞衣(紫河车)、体垢、月水、人势(阴茎)、人胆、结石……皆可入药。真是“吃人大全”!哈尔滨市一家饭店将中医传说的具有“神奇大补功效”的胎盘引上餐桌,并且打出醒目广告。当地市民责问:这不是吃人肉吗?

医圣李时珍《本草纲目》鼓吹吃人有益

李时珍指出:头发可治伤寒、肚疼,一般体毛可治中风、各种毒疮、各种不明出血,髭须可治恶性脓疮。而阴毛还分男女!男阴毛治蛇咬,女阴毛则治疗病后交媾引起的腹绞痛。为啥毛发如此复杂?其理由是:毛发生长部位不同,所属的经脉也就不同,由于各经脉的阴阳、五行不同,也就影响了“毛”的性质,毛发拥有者的阴阳(性别),其影响力也想当然了。最使人称奇的是“人魄”,说是吊死之人,属阳的“魂”升天,属阴的“魄”沉入地底,在吊死的人脚下可以挖出麸炭模样的东西,而且若不赶紧,一旦深入地底就无法挖出,以后那地方就常有缢死事件了。

话说回来,这人魄有什么用?把它用水磨开了吞服,可安神定魄,治受惊过度引起的颠狂。《本草纲目》卷五十二《人部》:“时珍曰:此是缢死人,其下有物如麸炭,即时掘取便得,稍迟则深入矣。不掘则必有再缢之祸。盖人受阴阳二气,合成形体。魂魄聚则生,散则死。死则魂升于天,魄降于地。魄属阴,其精沉沦入地,化为此物;亦犹星陨为石,虎死目光坠地化为白石,人血入地为磷为碧之意也。【主治】镇心,安神魄,定惊怖颠狂,磨水服之(时珍)。”李时珍生怕别人抢去他对此处方的发明权,文中两处特别标明了自己的名字。他哪里想到,这子虚乌有的“人魄”足以让他丢丑。

《本草纲目》中还有一项万分特别隆重的“蜜人”,是李时珍引用陶宗仪《辍耕录》的:说是天方国地方,有人七八十岁愿意舍身济人的,就绝饮绝食、洗澡净身,每天仅吃蜜,几个月后连排泄物都是蜜了,人就死去,国人用装满蜜的石棺浸泡他,封棺百年后就可以取用,凡是有人有骨折的,只要吃一点就立刻痊癒!其实,这正是木乃伊的传说。

吃啥补啥与变态杀人狂魔案

说到人身上可以吃的,当然不只是人肉。1896年鲁迅目睹其父之死,家产被昂贵罕见的传统治疗手段消耗殆尽之后,远赴日本学习西医。在他的一个最悲凉的故事《药》(1919)中,一个绝望求医的老人用仅有的储蓄买通刽子手,在革命者被杀头的刹那,拿馒头去沾滚热的人血,乘血还热赶回家给病人吃了,听说可以治好痨病(肺结核)。

中医的传统一直就有所谓的吃“鞭”补“鞭”的习惯——君不见遍布中国各地大小饭馆招牌上的烤羊鞭、燉牛鞭、煲狗鞭等张扬喧嚣的字样。2005年1月30日,重庆忠县一流浪汉被人杀死,其男性生殖器被凶犯割去磨成粉,兑水喝下以治病。发生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变态杀人狂魔案,又是传统中医的“吃啥补啥”的一个极端注解:这个罪犯已向警方交代他已杀死28人,其中大部分是未成年的男孩。这么多小男孩都是在一个叫“天麒”的网吧认识并被他勾引走,然后杀害的。在杀人狂魔家中的炕上,员警一共发现4具屍体,他们死去的样子是一样的,都是面目全非,要么耳朵没有了,要么眼睛被挖掉了,全部被剖开腹部,内脏全被取出,生殖器无一例外被割掉了……

不知国耻婴儿汤在中国大肆流行

动物都很少吃同类,中国人却主张吃同类可以延年益寿、长生不老,甚至认为吃人肉或人的某个器官可以增强性功能,真是一种野蛮文化。古人为了吃得心安理得,发明了维护“尊卑”的制度,并以忠孝伦理维系之。为了吃得多多益善,鼓吹生殖是最高美徳,是为了做婴儿汤成为高档享受。

西元2002年的10月,秋风起,进补始,吃腻了所有山珍海味的某些人竟吃起了未足月的婴儿,称作“婴儿汤”。在广东的某些酒店,婴儿居然被做成羹汤供人享用,生意还特别红火!有的婴儿被加工前还活着!眼下流行三千元一盅婴儿汤;数月胎儿,加党参、当归、枸杞子等补药,再辅以鸡肉排骨煲为羹汤,据说极是补气壮阳。自诩为“婴儿汤”常客的台商王休生,紧搂着妙龄二奶洋洋自得地说:“以我62岁的年纪,每晚都可来一回,还不是靠这个!”不是一二疯子、狂人所为,而是堂而皇之在饭店经营。从医院到酒店有一套完整的商业管道。2011年8月,韩国SBS电视台称中国吉林省有医院使用死婴做的“人肉胶囊”流入了韩国市场。

杀人取脑做药引流传至今

玉皇大帝窝囊废,要靠人肉做“药引”。千手千眼佛是玉皇大帝在人间做皇帝时的幼女。有一年,皇帝得了重病,需用女儿的一只手、一只眼睛做药引子,才能救治。这幼女就砍了自己的手,挖了自己的眼,做药治好了皇帝的病。后来,如来佛为该女子安上了千手千眼。这就是开封相国寺的千手千眼佛(《彩色神话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91年,第185页)。割股救亲被称为“孝”,被政府立为榜样。陈泱潮在《不信上帝是中华民族走向衰微和覆亡的致命病毒》中说:我的外祖母身体力行儒学“百行孝为先”的教义,割下腿肉作药引以治父疾。

杀人取人头做“药引”。2009年6月23日成都商报报导:林宗秀听说用人头做“药引子”能治好女儿的“疯病”,便与丈夫罗天虎一道,叫颜桂宣找人头做“药引子”。2008年12月4日晚,颜桂宣在杨家场镇上寻找目标。恰遇被害人(胡某某,男,76岁,涪城区杨家镇孤寡五保户)醉酒躺倒在街上,颜桂宣便守候并尾随醉酒者,在途经杨家镇二村二社红星桥处时,趁其不备,用路边的砖块从身后猛击被害人的头部致其昏迷,然后用随身携带的菜刀,切割了老人的头颅,用塑胶口袋包装好后,连夜徒步送到林宗秀家中。次日晚9时,罗天虎买来鸭子等“药材”,煮“药”之后让25岁的女儿罗某喝下,以为已患“疯病”达7年之久的罗某喝了这“新鲜人头汤”就能病癒.

广西文革吃人和阶级斗争相结合

中医的吃人学说和共党的阶级斗争理论把人异化成了魔鬼。1966-67年,广西、湖南一带风行杀地主,将人肉煮了吃。广西有2万“反革命分子”被活活吃掉,甚至人脑被生吃。其中人食人最厉害的地方之一是广西武宣县,约有130人左右被食。在武宣县,动不动拖出一排人“批斗”,每斗必吃,每死必吃。人一倒下,不管是否断气,人们蜂拥而上,掣出事先准备好的菜刀匕首,拽住哪块肉便割哪块肉。某老太太抢割了一叶人肝,高高兴兴拎回家去。还有一老太太听说吃眼睛可补眼,她眼神儿已不好,便成天到处转悠,见有“批斗会”,便挤进人丛作好准备。被害者一被打翻在地,她便从篮子里摸出尖刀,剜去眼睛掉头便走。

有几位老头子则专吃人脑,每人在人脑上砸进一根钢管,趴下就着钢管吸食,如几个人合伙以麦管吸食一瓶优酪乳!武宣“一女民兵因参与杀人坚定勇敢,且专吃男人生殖器而声名远播,并因此入党做官,官至武宣县革委副主任。处遗时期中共中央书记处一天一个电话催问处理结果,并严厉责问:”像这样的人,为什么还不赶快开除党籍?‘但该副主任拒不承认专吃生殖器,只承认一起吃过人。最后的处理是开除党籍,撤销领导职务。现已调离武宣。“

贺龙毛周的玉仙羹:刺激性欲特效

在中国的很多落后地区,食用新鲜的人的大脑被中医称为大补,尤其是年轻的少男少女的新鲜大脑被称为补品中的极品。这些人的大脑被取出后经过加工在领袖的厨师手中变成了民间传闻的玉仙羹。因为传闻玉仙羹可以延年益寿,所以在中国古代非常流行。因此,在中共领袖内也非常流行,提及玉仙羹一定要讲周恩来,因为,玉仙羹还有一个别名,叫周公汤。1962年左右,因贺龙将此食物的制作方法告之周恩来,而周恩来制成后食用并呈给毛泽东而得名。毛泽东自从吃了周公汤之后,性欲一发不可收拾,可谓老当益壮。毛高兴的时候也会拿来招待其它中央领导,包括刘少奇和几个老帅都吃了。

1970年代,柬埔寨的波尔布特政权兴起的时候,波尔布特到北京朝拜,毛招待意味着吃这个,他很感兴趣,结果就学去了。赤棉垮台后,柬埔寨修建了共党罪恶馆。该处原是一所高中,被共产党改造成专门对付思想犯的S-21监狱,大批知识份子以酷刑致死。馆中除了监狱及各种刑具,还陈列所有牺牲者临死前拍下的黑白照,许多令人毛骨耸然的酷刑:割喉、钻脑、活摔婴儿等,皆传自中共援柬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为了给柬共领导人进补,共产党竟然特制了钻脑机,就是把要被处决的思想犯绑在一个固定在坐椅上,置于钻脑机前,钻头就从被害者的后脑钻入,快速有效的进行活体取脑来制造补品。1986年,前来广州生孩子的缅共领导人妻子李氏,当说到其夫性情暴烈时,小声说其在缅甸时,那些缅共将俘虏的脑浆就着酒食吃。

日本台湾韩国不承认中医是医学

作家李敖在《修正医师法与废止中医》指出:“中国的医学史,并不是什么真的医学史,而是一笔道地道地的巫医史。换句话说,不太客气的说,中国历史上,根本没有真正的医学。中国传统上关于‘医’的记载,最早的是神农、黄帝等的假历史,后来年代较近,产生了所谓‘医’的始祖‘彭’与‘鹹’,就是屈原所谓的‘吾将从彭咸之所居’的‘彭’与‘鹹’。所谓彭咸,统统是巫医。可见,‘巫’和‘医’两者根本就不分家。换句话说,中国古代的所谓‘医’,根本就是神医、就是‘巫’、就是‘迷信’的另一个名字!”

1923年鲁迅在《呐喊》中说,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今天的中医更是100%的骗子。日本是亚洲国家最早脱离中医的民族。1874年日本明治政府立法废除汉方医(即“中医”),中医不得授徒或开学校。1895年日本国会再次否决了汉方医的恢复企图。今天中医只可以在日本民间流传,没有任何一个“汉医”可以取得政府的行医执照。1945年以前,日本人看到朝鲜人还在用中医中药,骂朝鲜人是野蛮人。二战后,韩国官方废除了中医药,但民间盛行中医药,韩国人特喜欢吃人参,韩国燉一个整鸡,鸡肚子里放一个大的整个人参。

1949年前的中华民国正在废止中医,1949年后的台湾不承认中医是医学。中医在台湾被打入另册,政府管理中医但不用中医。而百姓看中医是个人行为,不是政府行为。美国历史上也有“美医”,后来全改了现代西医。除了中国外,世界上没有其他国家承认“传统医学”的“医学”两个字,台湾把中医药叫做“民俗技艺”。其他东方国家对于民间的中医药采取任其自然消亡的观望态度。全世界近200个国家现在只剩下中国一个国家还在鼓吹民间巫术——阴阳五行的中医。愚昧的中医人士被捧成了“院士”,而有真才实学的海归饶毅被赶出了院士候选人,黑白颠倒。人类至今无法宣布“全体人类进入现代医学时代”,因为还有13亿人被中共关在笼子里在吃草(药)。千万中医其实也不信中医,他们只是为了谋生害怕失业而已。

文章来源:开放

By editor

在 “夜牟天:中医的吃人传统” 有 1 条评论
  1. 中医是有确定疗效的,当然中医的理论、方法等在现代应全面进化;我个人治疗椎间盘突出,用中医的针灸、拔罐、贴膏药就给治好了,从疗效,预后、费用多方面来看,完胜西医的康复手段加手术治疗,不懂中医之妙,妄作否定中医之文,无知而无良,可谓有害。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