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狂热帝国,大秦算一个,东征西讨不可一世,转眼被流民起义摧垮。蒙古帝国算一个,横扫欧亚屠城无数,今天只剩下一块荒凉的寒冷高原。清末的太平军和义和团也算是狂热了一把,虽然还没有狂热到举国沸腾的地步,但是留下了沸腾的种子。

到了上个世纪30年代,欧洲的纳粹德国和亚洲的日本开始成为了狂热国家。纳粹上台是有广泛民众基础的。1930年9月14日,640万选民把选票投给了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及希特勒;如果不是发动对外战争,凭借解决失业问题和振兴德国经济等业绩,纳粹再持续狂热几十年也未可知。

与纳粹同时代的日本,是岛国特色的军国主义。虽然君主立宪后,日本极力去中国化而效法西方,但日本还是无法彻底脱离汉文化的影响,这种影响让军国主义日本对中国具有历史遗传的纠结,这种纠结导致日本陷入中国战场而没有去进攻苏联。否则,德日会师一起南下,今天的华人可能就成了东方吉普赛人。

所有历史上那些曾经狂热的脑残国家,最后都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才结束了疯狂的历史。德国和日本以相继战败终止了噩梦。继德日之后的苏联,在狂热了69年之后也崩溃解体了。

二战之后,苏俄成了狂热国家领头羊。苏俄的情况是斯大林一死,赫鲁晓夫就站出来揭露斯大林的罪恶;还有历史上这个北方大国从来就没有富庶过,几百年一直在过紧日子,二战后苏俄不仅要对外援助那些狂热小跟班,还要跟西方搞军备竞赛,狂热了69年举国精疲力竭;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斯拉夫人都是很血性的,这样的民族不可能被长期奴役。如果不是具备这些历史条件的,就不要空想期待什么70年大限了,那不是奴性民族的时间表。

狂热之德日是被打败的,疲惫之苏俄是自行解体的;相比之下,另一个东方大国的狂热持续性更加漫长而且不断变化。从疯狂土改到疯狂文革,这是升级。这个期间被直接杀死和慢慢折磨死的,都是同胞。从狂热拜神到狂热拜金,这是变异。金钱的价值能不能保留到最后不好说,做人的尊严先丧失了。从砸日系车,大闹肯德基,到对人权普遍沉默,却为了狗权高调呐喊,这是扭曲。扭曲的现实才刚刚开始。至于中国的赫鲁晓夫,始终只是有这个罪名,实际并没有起到这样作用的具体人,如今更是演变成了更加广泛的罪状,出来一个就会认罪一个。中国的狂热是一个搅合了奴性恶习的复杂状态,文革老一代依然很顽固,新生小红粉密密麻麻,加上可以任意挥霍“国富民穷”换来的巨大财富,所以注定比苏俄玩得时间要加长。

历史上,大多数人的狂热和大多数人的沉默同样可以达到助纣为虐的效果。尤其是现代中国,前三十年普遍集体狂热,后三十年普遍集体沉默;前后近百年的历史经受了很多巨大的灾祸,但是饿死千万人和整死千万人都没有戳到这个民族的痛点,历史还能说什么呢。这个状态是十分可怕的,到底是根本没有痛点,还是灾祸不够巨大?这样的麻木历史细思极恐,对应的现实却还是常年不以为然。

如果没有大众基础,历史上的好事和坏事都办不成。纳粹上台之时,日耳曼民众高度认同,日本轰炸上海的飞机返航抵达,日本民众雀跃欢呼。文革开始,举国积极参加。今天,在一个关注娱乐圈就能轻松淹没无辜遇害,奥运禁药,核废料20万年污染周期等严重问题的时代;虽然不能说这样的时代一点理性都没有,但只有理性概念,没有认知基础,结果还是等于没有理性。结果是什么?结果是愚民娱乐就足以操控大众,如同当年罗马的角斗比赛,当今现实看到的也不是充满人性关怀的社会,也是一个以赤裸裸的肉欲和感官刺激为乐趣的大众结构。在一个狂热,盲从能轻易摆布的社会里,理性到底有多远?如果不知道还有多远的距离,可以看看大清之后的一百多年走了多远。

推翻满清的时候,中国内部并没有长期打杀,推翻满清以后,同胞之间反而连年内战,自相残杀。有人说这是为了实现民主共和,这个狂热的解释当时有人信,现在也有人信。

历史上成功推翻满清的袁世凯称帝袁世凯死,提醒了中国那些想圆皇帝梦的人,仅仅得到一把龙椅是远远不够的。对比后来历史客观看待袁世凯这个人,他还是个本分的老实人,单凭这一点,就注定了他不可能成功。寻遍山外山,找遍水中水,翻烂上下几千年,那个只属于大奸大恶召唤愚民欢呼的舞台,如果不够坏根本无法胜出,只要人品稍微好一点,都会死路一条。

推翻满清之后的历史用事实证明,谁能像洪秀全那样传播一个新的极权理念,培养出大批新理念的愚民,谁就能重新回到个人权力的欲望顶峰。红太阳把忽悠了半个中国的洪秀全当成模仿教材,培养和忽悠了更多的亿万愚民,几十年内斗摧毁了几代人格,搞坏了几代人的脑子,留下让后世难以置信的悲惨历史。这个绝对是慈禧太后想不到的后来,慈禧要知道大清倒台之后,举国竟然会脑残到这个地步,慈禧在坟墓里能笑醒。

皇帝推倒了,红太阳升起来了。中国人一方面惧怕强权,一方面又崇拜和迷信强权;那些身经百战的将军元帅,也在强权面前放弃尊严与正义,丧失了男儿的血性,更何况奴性深重的民众。红太阳落下之后,历史的惯性继续派生出更多新的脑残。摸个石头也有人信,口头代表也有人跟,接下来居然连做个梦也有人激动;一辆日系车,一家肯德基,一块兴奋剂金牌,甚至一小段娱乐圈性生活,都能让脑残们疯狂沸腾。大众群体也只有在触碰到私利的时候才可能带来局部理性的短暂表现,这个局部理性跟局部有雨一样,很多时候雷声大雨点小。对于这种文化与制度双重扭曲下的历史恶化,现代大众依然习惯保持着高度普遍的观望,很多情况下大多数人的沉默都是一种不以为然。

还有人说,大家不要担心了,文化总是从高处流向低处的,中国能同化蒙古和满清,但是同化不了西方人,未来慢慢会向好的方向发展,慢慢还会是先进的文化主导历史。文化确实是这样的,总是从高处流向低处,但是病毒不是。病毒是不分高低的,病毒是无孔不入的,病毒是可以感染全世界的。中国历史延续几千年,靠的可不是文化里的仁义道德,而是凭借各种谎言与欺诈,凭着骨子里传统的三十六计信仰,这些病毒都是中国历史文化与真实信仰的主导成分。

看看当今的现实,全民普遍热衷于眼前的私利,一方面是普遍不尊重规则,一方面又善于发现规则中的漏洞并进行广泛的恶意使用;有时候这些是个人行为,有时候这些是集体表现,有时候这些是国家手段,对此,今天的很多人同样不以为然。将来中国传统病毒与外来文化的渗透同化与对立感染可能比暴力对抗的过程还要惨烈,那时就不仅仅是排华反华那么简单了。被现代科技手段与经济贸易打开的世界,将成为东方千年病毒与西方文化信仰全面接触与对抗的平台。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历史去看吧,东西方都有核武器以及核废料,都有毁灭世界的能力。

长期持续的狂热与愚昧的自私是历史对现实的因果折磨,狂热更长或沉默更久,历史都会伤得更惨。当年上下齐心搞出亩产万斤,随后饿死的大多数是农民。当年相互揭发举国文革,最后受伤的是几代人的灵魂。有些后辈听到当年的那些传闻,都觉得那时候的人愚蠢到自己坑害自己,自己毁灭自己,简直不可思议。其实当年,他们也像今天大众面对有毒食品,雾霾,强拆,三峡,核废料等时的心态一样,那时,他们也曾不以为然。

——原载:华夏文摘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