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地都有自发组织的UFO民间团体,不时会出现发现UFO或外星人的报道,其中包括据说是美国国防部的解密资料,那么到底有没有外星人或外星人存在的迹象呢?外星人又有没有来过地球?全世界各国政府在任何其它领域都要互相吵个不停、出现不同的声音,而只有在这个问题上保持了完全一致的沉默,看来联合国应该改称“共同对付外星人联盟”了,因为在其它方面,联合国的有限性简直叫人喷饭,一些人权记录极其糟糕的极权国家竟然进了人权理事会,连一些实力极其弱小的“流氓国家”居然也可以公然地践踏《人权宣言》。

到底有没有外星人,这从逻辑上判断非常简单,偌大至无限的宇宙凭什么只有地球才有高级生命和文明,如果人类狂妄到如此的地步,怪不得独裁者可以叫嚣红旗万年不倒。那些所谓的科学家们摆出了铁般的证明,人类生存必须的几个条件如适当的温度、水、氧气在其它星球上不可能存在,也就是说只有地球才恰好有这样的前提优势。可笑,这是什么怪诞的理论,如果不是智力上的弱智,便是另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地球人类生存的条件只是适合我们这样的人类,地外文明可不是以我们的标准为标准的;就算标准是一样的吧,你又拿什么来证明其它的星球上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呢?你遨游宇宙了吗?这不是井底之蛙的眼光吗?再看看地球上存在的一些变异物种,它们就是改变了自己而适应了环境或者说在适应环境的过程中演化了自己。

我想那些科学家中的大部分还不至于在逻辑上愚蠢到这样的地步,所以更大的原因就是另外不可告人的原因。想想他们的论调,和“伟光正”的论调是如何同出一辙!“伟光正”也说了这是历史的必然选择、人民的必然选择,只有我们才是正确的,才能给你们带来光明前途,把一切的其它可能都扼杀了;伟光正要把一切不和谐的声音都扼杀在萌芽之中,声称任何其它的组织和力量都负担不起国家的现在和未来。那种想当然的逻辑分明是一种强权逻辑、强盗逻辑。我们们没有任何理由剥夺外星人的存在,也剥夺不了,正像独裁者无法剥夺民众的权益、也剥夺不了!再说,更多的地外文明比我们人类可强大多了,人家不来惹我们,我们倒要去“消灭”他们的存在,小心激恼了他们或被他们认定我们的无药可救、极其狭隘,我们这些民众倒可能要被那些可怜的科学家、可怜的政府给连累了。

哪怕是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我认为刻意隐瞒外星人的资讯也是错误的,为什么要隐瞒呢?无非两个原因,一是保持自己的高端技术领先地位,二是避免引起混乱。但依我看,第一个原因出于自私,把人类的前途与安全服从自己的一国之利,实在不可取;第二个原因也站不住脚,你怎么就知道会引起混乱呢?地球公民的知情权在哪里呢?怎么有点象独裁政权的思维:民主肯定要让我们国家大乱的,我们的国民素质也还没到这个地步。我对美国充满了整体性的好感,但这一点实在是很不满意。当然不仅仅是美国了,俄国、英国、法国、中国……世界上所有的国家政府都一样,都刻意隐瞒着外星人的消息,总体上保持沉默,偶尔出来澄清或予以否定,可知政府比民间、民众拥有绝对优势的资讯搜集、研究能力,但作为公权组织,这种能力是来自民众委托而形成的,不能据为己有。

外星人出现又怎么了?各国政府的用心良苦那是有着更大的不可告人的目的,一种无形中形成的几乎默契的目的,那就是维护政府的权威,某种意义上维护每一届当权者的权威。而且我可以推断,教会组织也参与了其中的默契甚至游说。试想,如果外星人比我们还要落后,那无所谓,就像一千三百年前世界各国人士纷纷前往中国的唐朝,一千年后,世界各国人士纷纷前往美国的纽约,这样便可以享受无法言说的优越感,不论是政府还是教会还是全人类。当然了,比我们落后的外星人是不可能到地球上来的,即使他们也能适应地球的环境,我们作为先进者还没法走的更远更从容呢。而如果外星人比我们的文明要先进呢?甚至在一些基本命题上打破了我们的存在呢?比如需不需要政府,需要怎样的政府,怎样产生政府?比如爱,他们的爱是怎样的?他们的亲情是否靠血缘关系维持,他们有没有爱情和人类的道义底线标准?比如宗教,他们有没有宗教,他们认不认同神的存在,他们怎样看待教会?甚至他们怎么看待人类,会否知道人类的秘密,会否知道人类的起源,会不会告诉我们:人类就是他们的后代或他们制造的?

但是不管相对而言,我们是落后的文明还是先进的文明,我们和他们有渊源关系还是没有,我们究竟出自哪里,至少我们有权利知道政府所知道的一切,我们有获得真相的权利。否则,这同独裁者以国家安全为名迫害民众、污蔑善良的民间团体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一个优秀的有能力的现代政府,应该首先确认民众的优秀,让民众参与自己的未来,而不是先把民众设想成是智力与素质的低能者、情绪的无法控制者,更何况是面对这么重大的与人类命运休戚相关的事呢!

所以,我呼吁,世界各国政府解密自己所封锁的有关外星人、UFO的资讯以及非军事研究成果,联合国成立一个对应的A级组织,及时与地球公民分享知情权、发展权,呼吁教会能以一颗平常心对待这些。我的要求就像要求民众要求政府公布公益事业的详情和瘟疫的内幕一样简单。也通过这样的一篇小文,来引起人们对政府尤其是独裁政府的更深更新的认识思考。

2006/6/23于杭州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