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一度的最新一“季”美国大选连续剧自开播以来,关键的最后一集“百日廝杀”终于上演。本“季”的剧情比以往任何一“季”都更加高潮迭起,是因为它有两大看点:美国产生了第一位女性总统参选人、备受争议的政治商人特朗普异军突起。

民主党:希拉莉的软肋,继续执政的“原罪”

西方民主政治是一种钟摆政治,从左摆到右,再从右摆到左。民主党的奥巴马已当了八年总统了,美国不少选民会认为:值得让一个民主党人再当四年或八年总统吗?在他们心目中,“换个党做做看”比“换个人做做看”的心态更强烈,希拉莉有当选的“原罪”。从美国二十世纪的选举史看,当美国人崇拜的列根总统两届任期结束后,列根的副手老布殊于一九八八年大选中挟列根的高人气赢得大选,成为共和党六十年来首次成功接任的总统,但老布殊只当了一届总统。再往前推,上一次同一政党成功接任的例子是民主党的杜鲁门,而杜鲁门的前任罗斯福是美国历史上唯一连任超过两届(共任四届)的总统。奥巴马的人望和政绩难望列根和罗斯福的项背,希拉莉无法沾奥巴马的光。

希拉莉除了在形象上和从政经历上对部分选民缺乏吸引力、以致他们很难相信她能改变现状外,她的政纲的几大软肋是:当美国国债已接近创纪录的二十兆美元,她还要坚持推行学费全免、提高最低工资、提供更多社会福利的政策。这么多的福利和承诺当然很诱人,但问题是除了加税,钱从哪里来?当欧洲频频发生恐怖袭击时,在民主党代表大会第一天的会议中,包括希拉莉在内的所有演讲者,没有一人提到“伊斯兰恐怖主义”。希拉莉的演讲不仅没有提到怎样阻止大量非法移民涌入美国的问题,反而提出要给美国的非法移民“合法身份”。这等于鼓励更多人非法涌入美国,无疑会使美国的国家安全、美国人的就业机会受到进一步的威胁。希拉莉还曾明确表示:她支持接收更多的叙利亚难民,却没有提及恐怖分子可能乘机渗透到美国的问题,这令很多选民担心。

《纽约时报》七月二十六日报道:“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故意选在民主党代表大会举行之际公布了民主党高层间内部往来邮件,此举导致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辞职。阿桑奇还表示希望破坏希拉莉当上美国总统的机会。希拉莉刚刚逃过了因“电邮门”被起诉的厄运,“癫痫门”又如影随形地缠上了她。二○一二年十二月,希拉莉在家中失足撞伤头部后,曾出现脑震荡的症状,脑血管亦曾出现血凝块。大选年的十月向来被称为“十月惊奇”月,届时还不知会爆出希拉莉的什么超级负面猛料。相比之下,特朗普倒不太怕“十月惊奇”,他就是靠“惊奇”上位的,大选一路走来他早就够“惊奇”的了,再“惊奇”又能“惊奇”到哪里?说他是中俄的双面间谍、有外星人血统的超级卧底,那也得有根据、有人信是不是?

共和党:“美国希特勒”特朗普争议不断

从无参政经历、说话一向口无遮拦因而有一大堆“政治不正确”纪录的特朗普竟能赢得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的资格,自美国建国以来从未有过,大跌无数人的眼镜。特朗普能横空出世,既有偶然,也有必然。偶然是因为共和党今年没有推出一位既有魅力又有独到政见的候选人,几位较有前途的中年政客又热衷于鹬蚌相争、兄弟阋墙,最后大家同归于尽;“山中无老虎”之下,特朗普才得以荣登“猴大王”。

不过特朗普也面临巨大的困境:他虽然赢得了许多不满现状的共和党白人选民的支持,但随着大选从党内走向党外,随着他要面对全美各族裔、各种不同政治经济诉求的选民,他的人格缺陷暴露无疑,他的政纲也不对许多选民和少数族裔的胃口。于是喧嚣造势不再能转化为高民调数据,仰赖社群媒体的传播效应也再难以奏效,以致他的民调始终落后于希拉莉。另一方面,由于特朗普继续一而再、再而三地失言,共和党高层对他的不满已至临界点。从华盛顿到选战最激烈的数州的共和党领袖,近来纷纷公开表态要放弃这位党内总统候选人,以避免共和党在大选日兵败如山倒。华尔街日报八月十五日的社论就表示:“特朗普已与他的政党疏离,且正在打一场不可能赢的选战”。该报还称:特朗普应改弦易张,于九月五日劳工节前扭转其跌跌撞撞的问鼎白宫之路,否则必须退出大选,这是来自主要保守派喉舌发出的措辞最严厉的警告。从目前的形势看,虽然特朗普于八月十五日公布的打击伊斯兰恐怖主义的计划为他重新赢得了部分支持,但除非美国境内在大选前发生大规模恐袭,或发生希拉莉遇袭等重大意外,否则“九命怪猫”特朗普再使出浑身解数也难以翻盘。

两党政策将进一步分道扬镳

从美国两党初选至今一步步走来的一系列辩论和政纲不难看出:两党对如何治理美国、解决美国面临的各种矛盾和危机开出的“药方”南辕北辙。共和党人痛恨传统政客的政治立场还不够保守、不够右,民主党人则嫌党的路线还不够左。特朗普是靠极右翼的政纲和观点夺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宝座的,他必将带领共和党更往右摆;由于民主党落败的左翼大黑马桑德斯(现已回归独立派)拥有高达一千三百万名拥护者,希拉莉为了收编这些人,以及与极右翼的特朗普彻底划清界线,将身不由己地进一步向左转,今年大选恐将成为美国历史上两党政纲最两极化的大选。在外交政策上,若以英国脱欧公投比喻美国大选,特朗普是美国的脱欧派,希拉莉是美国的留欧派。若特朗普当选,不啻于预告美国的全球主义将死,美国可能重回孤立主义的时代;若希拉莉当选,作为曾主管美国外交事务的前国务卿,她将带领美国继续积极参与全球事务,令美国的盟友和世界大多数国家放心。

自二○○八年爆发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所面临的外部挑战和内部社会问题非但没有得到很好解决,反而越积越多,已临近爆发点,所以今年大选是美国政治发展史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大选的结果对美国未来的国际地位、对处于十字路口的中美关系均举足轻重。美国向何处去?十一月八日,美国选民将用手中的选票决定自己的未来、美国的未来,也将极大地影响全球的未来。

文章来源:争鸣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