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端着我的童年上升

但我平静——月亮下面
无非是切割月光的摩天楼,挤在地铁里的手脚

摩天楼里
画砖头气球的艺术家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