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9日北美藏汉会议上的发言

汉人中有这样一种想法,就是,只有中国民主了,西藏才有希望。那么,中国民主,真的会给西藏带来希望和自由吗?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很飘渺。目前,我们还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我们中国的民主,还很抽象。但是,西藏民主却是具体的,甚至是立体的,今天我们看到的噶伦赤巴,也就是西藏总理或者说首相洛桑森格,就是西藏民主的象征,因为他是民主选举产生的。民主选举那一天,3月20日,我恰好在达兰萨拉,看到国际选举监督机构的观察员,也到了那里。经过全面考核后,他们得出的结论是,流亡社区的选举,是公正的,自由的。

今天的西藏民主,事实上,是有着坚实的基础的,自历史而来。追溯起来,西藏的第一位国王,聂赤赞普就是选举产生的。

有这样的基础,到了五世达赖喇嘛时期,才会有“春都杰措”和甘丹颇章王朝一起诞生。“春都杰措”是藏语,翻译成汉语是:“民众代表大会”。那时,西藏各阶层,贵族、商人、农民、牧人等,都有一定的比例。西藏的国家大事,要由“春都杰措”决定。在当时来说,西藏的政治制度,已经走在了亚洲其它国家的前面。那时是十七世纪,五世达赖喇嘛执政是1642年。

我一点也不吃惊,十四达赖喇嘛尊者执政的第一天,当他能以达赖喇嘛的地位,决定国家大事时,首先就释放了所有的囚犯。西藏的监狱空了。这种对生命的尊重,也必然使他,在西藏的政治上,采取更进一步的改革。果然,不久,达赖喇嘛尊者就成立了一个新的机构:“列居列空”,翻译成汉语叫改革局。决定把土地分给土地的使用者。废除了平民百姓的债务。还有很多的计划,想把西藏带进一个现代民主的世界。但是,就在这时,中共入侵西藏,一切改革计划,都被迫停了下来。

1959年,达赖喇嘛尊者被迫流亡。1960就由西藏民众选举,产生了议会,9月2日,议会代表宣布就职,这一天,后来,确立为“西藏民主日”。现在,每到这一天,西藏流亡社区都要放假,享受他们的节日。到2001年,已全民投票选出了第一届噶伦赤巴桑东仁波切。2006年,第二届大选时,桑东仁波切再次当选。但是,流亡藏人宪章规定,噶伦赤巴最多连任两届。

因此,今年的3月20日,在第三届噶伦赤巴的选举中,经过激烈的竞争,洛桑森格博士当选。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因为达赖喇嘛尊者的退休,洛桑森格博士,要承担起西藏流亡政府的全部政治责任。不久前,美国之音在采访阿嘉仁波切时,仁波切预言,西藏流亡社会,还会有一个反对党的出现。果然,一个星期以后,我就在西藏流亡社区的一个网站上看到,正在组建反对党的消息。这就是说,西藏民主,已完全和世界民主接轨。

那么,西藏的民主,给我们中国人的启发是什么?对我来说,我认识到,民主不仅仅是一个口号,一次讲演,更不是炒作,民主是衣食住行,是日常行为规范,是尊重他人,尊重其他民族的风俗习惯,尊重其他民族的自决权!能做到这一点,说明,我们中国的民主,才向前迈出了实实在在的一步.

否则,就是我们推翻了中共政权,建立了一个民主社会,也可能是有条件的民主,只是对我们汉人的民主,而那样的民主,显然,违背的了民主的真正含义,不过是一次改朝改代而已。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