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纽约秋园小丘草原湖畔“梦巢”墨韵

◎黄翔

重铸人类文化精神黄金链

这是一个令人不安和几近绝望的世界,“早夭”或“速死”是它反复重现的内在命脉,“心浮气躁”、“急功近利”是它普遍存在的主体特征。有别于东方由来已久的“地久天长”和“宁静致远”,今人一切都瞎折腾,附著于世俗、寻求浅层的感官刺激。全社会在肉欲、物欲乃至权欲中上下沉浮。一切都浑浑噩噩、惊涛浊浪,瞬间出现又瞬间消失。

失去了传之久远的“瞬间永恒”的从容、镇定与深远;人活得匆促、匆促慌乱得只差令人毛骨悚然。一切都自我支撑于稍纵即逝的当下、也只有当下的支撑是生存的唯一依据。事物存在之珍贵内核被抠空、“解构”于一眨眼,血肉生命的内在精神急需抢救、濒临丧失殆尽的临界点。

没有什么能在世间和人群中驻足。也没有什么能为人珍视、承传于世和润泽后人。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