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四点启程到三藩市机场,准备到阿拉斯加安克雷奇。虽几天前安的气候非常恶劣,导致所有航班停航。但是,我们是幸运的,而且,我们的状态也比平日好。老猪送我的时候,一度感到精神紧张。因为,我这些年来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就如去年飞往巴黎一样。阿拉斯加,与西藏一样,对于一个旅行者,是朝拜。对自然的朝拜,宗教的朝拜,历史的朝拜。而对于我这个诗人,是对生命的朝拜。更确切地说,仅仅是为了怀想一线在我心中下了很久的雪景,使它变得更加诗意。圣诞,会呆在阿拉斯加,这个白色的冬季,多么优美。

——2008-12-24 5:37AM S.F AIRPORT

下午四时抵达安克雷奇。透过机窗,能看到刺目的橙红霞光铺展了整个西天。而夕阳下面是一大片白皑皑的雪山。大概最高的那座就是麦基利山脉了。突然感到胃疼,因为一时感到紧张刺激的缘故。我想,三点钟起床到现在,终于可以抵达我的梦土了。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