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80年代,在麻萨诸塞州一个安静的小镇,住着一户人家,姓耐尔森。男主人叫彼得,祖籍瑞典伦德,外星(VIKING)人的后裔,在麻州大学农林系任教,讲授森林保护和生态学。女主人叫卓妍娜,祖籍德国哥廷根,亚利安人的后裔,在埃姆斯特市的图书馆做管理员。他们有一个女儿,名叫特瑞萨,她正在埃姆斯特中学读五年级,准备第二年升入大学。她想申请五所院校,都在新英国地区。第一是位于北汉姆普顿的斯米斯女子大学,第二是芒特豪里耀克山女子学院,第三是波士顿大学,第四是新汉姆普什尔大学,第五是罗德岛的布朗大学。她喜欢这里冬天白皑皑的雪景,也喜欢这里春天的百花绽放,当然还有新鲜清纯的空气。

耐尔森一家都是受过洗礼的虔诚的基督徒,每个星期天的上午,他们都穿着干净整齐的衣服到附近的一个路德教堂,听牧师宣讲教义,唱圣歌,作见证。耐尔森夫妇每周在教堂做三个小时的义工,女儿特瑞萨还是唱诗班里的管风琴手。

这是一个典雅古朴的家庭。虽然男女主人都有工作,收入丰厚,但他们宁愿减少能量的消耗,过着简单的生活。他们有个四分之一英亩大的院子,院子里种植着果树和蔬菜。他们吃早饭时喜欢听收音机,获得国内和国外的各种消息。晚上,打开唱机欣赏德国古典音乐,他们收藏有巴赫、李斯特、莫扎特、亨德尔等名人的唱片。他们没有电视,因为他们不喜欢暴力、色情和充满商人气息的广告。他们没有洗衣机和烘干机,衣服用手洗,洗完了再到院子里晾干。这大概和教授的生态学的职业有关。

这是一个好善乐施的家庭。他们每月都会在教会捐款一次,而且不收减税的回执。小城中间的一间破屋里住着一个靠捡罐头盒度日的穷汉,那人有点残废,说话时结结巴巴,右手总在颤抖。教授夫妇每次遇到他时,都要给他几元钱,让他改善生活。他们用过的衣服,积累到一定的数量,都会洗干净,叠得平平整整,然后送到当地的扶贫机构救世军,再分发给需要帮助的穷人。

这是一个和谐温馨的家庭。一家三口都酷爱音乐。教授喜欢吹法国号,夫人爱拉大提琴,女儿则是钢琴高手。周末的晚上,他们常常举行家庭音乐会,弦乐、钢琴加铜管。大提琴的钢弦振出了淙淙的溪水和随风沙沙作响的树叶;钢琴的弹奏一会儿如从高山滚下的石块轰鸣沉重,一会儿如欢快的泉水叮叮咚咚;法国号的则像从深山幽谷缓缓飞出的一条银蛇,绕树三匝,在流水和山谷间翩翩起舞,欢快跳跃的音符连成一条色彩缤纷的丝带。一家人沉醉于由旋律和节奏点缀起来的舒伯特多维时空。

白尔撤塘位于以埃姆斯特为中心的一群小镇之中。这是一块平缓而又肥沃的谷地。地方不大,人口不多,却拥有五所大学,是名副其实的大学区。除了高等教育的光环,这个地区还有不少文化保留地,增添了几分古色古香的气息。这里还出想过一位诗人,爱默森女士。这个地区很少发生抢劫和暴力。警察局只有少数几位警官,他们每天在值班日志上写的都是“平安无事”。

特瑞萨长得很漂亮,北欧的基因赐给她一头银色的头发,无拘无束地披洒在少女的双肩。在微风的吹拂下,如一缕缕银丝丝在轻柔地飘动。她有一对蓝色的眼珠,蕴藏着大海般深邃的魅力。她的身材虽然娇小,但掩饰不住春天般的妩媚和活力。在学校,她是许多小伙子追逐的对象。但是由于严格的家教和基督徒的传统,她还没有动过这门心思。到了学校,除专心学习外,她还参加一些课外活动。放学后按时乘黄色的大校车回家。

一个周末的晚上,她一个人出去散步,顺便到七点-十一点的24小时商店买点零食。她买好两包土豆片,轻快地哼着《奇异恩典》走回家去。经过一片小树林的时候,她猛然感到有一只胳膊从身后卡住她的脖子,几乎把她拽倒。她被人拖进了小树林后,那人狠命地把她摔到草地上。撕破了她的衣服。当特瑞萨要喊叫时,那人用一块餐巾纸堵到她的嘴里。特瑞萨在反抗时用右手在他的左臂上抓了三道血痕。特瑞萨注意到那个人的绿眼珠,金黄色的头发,还有左耳垂儿挂着的一个银耳环。

事情过后,那个人踉踉跄跄地跑开。特瑞萨整理好衣衫,家也没回。直接到警察局报案。警官先笔录了案情的经过,记录下特瑞萨描述的作案人的面部特征,又带她到医院取样,留下罪证。在事发现场,找到衣服的碎片和几根毛发。案子处理完毕,警官打电话给特瑞萨的父母,他们把特瑞萨接回家去。在父母面前,特瑞萨伤心地哭了。没想到今天这么倒霉,碰上了这样的魔鬼。父母也含着泪安慰她,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我们就要积极面对。首先需要的是配合警局把凶手捉拿归案,不让他继续糟蹋别的女孩子。那天晚上,这温馨的一家人为这严酷的事件惊讶了一整夜,最后他们各自祷告,请万能的主来指点迷津。

三天后,警察来到耐尔森家中,拿着嫌疑人的照片来取证。特瑞萨一眼就认出了这个恶魔:“就是他,绝对没错。”警察开始介绍凶手的背景。这个人姓菲尔伯特,名叫利奥。家住10几英里外的小城拉德罗。原来是位于乌斯特的拉卡拉大学的学生,主修数学,选修计算机程序设计;人很聪明,成绩不错。从二年级开始,利奥结交了几个嬉皮士,隔三差五地聚在一起。有时弹吉他唱歌,有时一起跳迪斯科。有时还会沾着盐末喝一杯烈酒铁蒺藜,然后围坐一圈,轮流吸着马若汪纳(大麻)。此人有前科,一年前,因为携带毒品,被警察拘留。因数量不多,又是首犯,未被起诉,但留下指纹和照片。

拉德罗的警官配合行动,带着逮捕证,到菲尔伯特的家里来抓他,他当时刚喝过威士忌,正在昏睡。利奥的父母对他也早有不满,希望有一天能依靠社会来帮他改悔。但是还不知道儿子这次犯案的严重。儿子带着手铐被带走后,利奥的父母的心情又是轻松,又是沉重。轻松的是,这不肖的孩子终于要到有人要管教的地方了。沉重的是不知道儿子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身旁。

噩梦后特瑞萨一直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原来在她心中的那个理想世界并不那么完美,也不那么平静。她居然撞见了恶魔达旦,恶魔还居然强暴了她这个天真烂漫的姑娘。她想不通,为什么?为什么?她的父母怕女儿发生意外,临时休了两周的长假。本来他们计划这个夏天要到缅因州的别墅去避暑。这下只好每天在家值班,开导女儿,让她重新振作起来,清醒地正视这个现实的世界。

小区的教堂知道了耐尔森家发生的不幸,牧师和会众分期分批前来看望,在她面前读圣经,希望她在上帝的怜爱和启示中重新找到方向,坚强地站起来,勇敢地面对。周末,父母像往常一样,带她到教堂去参加活动。那天,牧师传教的主题是喜乐。他引用了新约腓立比书:“你们要靠主常常喜乐。我再说,你们要喜乐。”箴言里也说:“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牧师的讲演感动了特瑞萨忧伤的心,她要高兴,她要欢喜,她要回归到主的身旁。

在法庭上,被告律师为利奥作了无罪的辩护。他认为,出事那天,利奥和五个伙伴喝了一瓶750毫升浓度40% 的铁蒺藜酒,然后又吸食了4昂斯的马若汪纳。酒精和大麻使得利奥失去知觉和控制能力,因此应当不负法律责任。

原告的律师反问他的同行,是不是喝醉了酒就可以去抢银行,是不是吸了大麻就可以奸污妇女,是不是注射了海洛因就可以去广场上杀人?谁给了你这样的权力?吸毒和酗酒本就是罪过和恶习,绝不能成为犯罪的借口。况且,在整个犯罪过程中,被告的的行为是主动的,是自觉的,是清醒的。

陪审团大多来自本地,他们不希望也不允许小镇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一致认为被告的暴力强奸罪成立。法官当庭做出判决,利奥-菲尔伯特需要接受25年的监狱惩处。

利奥受到了应有的惩罚,特瑞萨破碎的心终于得到了补偿。她逐渐恢复到往常的精神状态,白天上学,晚上弹钢琴、读圣经。有一天她读到了新约歌罗西书的3:12-13节,“这样,你們既然是上帝所揀選的人,是聖潔蒙愛的,就要穿上憐恤之情、仁慈、謙卑、温和、堅忍。無論誰有理由對人不滿,都要繼續彼此包容,彼此甘心寬恕。耶和華怎樣甘心寬恕了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甘心寬恕人。”特瑞萨开始意识到,惩罚是法律的,而宽恕却是精神的,二者并不矛盾。

利奥还很年轻,他又有数学的头脑,特瑞萨认为这样一个年轻的生命不应当白白地把25年断送在无所事事的监狱中。她觉得应当用上帝教给她的爱心去引导他,启发他。路加福音17:3-4里也说,“你们要谨慎!若是你的弟兄得罪你,就劝解他;他若懊悔,就饶恕他。倘若他一天七次得罪你,又七次回转,说:‘我懊悔了,’你总要饶恕他。”于是她决定做一次仁慈的使者。

她带着一本包括旧约和新约的圣经,一个笔记本和一只笔,来监狱探望利奥。经过数日的监禁和沉痛的思考,他已经开始认识到自己的罪过,后悔酗酒、吸毒、和不求上进的自我堕落。他不敢抬头看特瑞萨一眼。当特瑞萨用圣经里语言感化他的时候,他抬头看到了这个善良的银发天使,他更觉得对不住她。他接过了特瑞萨带来的礼物,说:“没想到你会来看我,我真的对不住你,我一定会好好学下去。”

特瑞萨告诉他,以西结书第18章说了,“恶人若回头离开所做的一切罪恶,谨守我一切的律例,行正直与合理的事,他必定存活,不至死亡。”“你们要将所犯的一切罪过,进行抛弃,自作一个新心和新灵。”她希望利奥在学习圣经以后能够自我获得救赎。

不久,特瑞萨感到一些异常的生理反应,医院把检查结果告诉她,她怀孕了。这对一个进入了中学6年级的学生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她又开始了思想斗争,是打掉孩子准备明年升入大学,还是把孩子生下一个人把他养大?

她开始回家和父母商量。父亲应用诗篇139:13 的话“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一覆庇我。”认为胎儿应当被护佑。母亲也引用路加福音1:44,“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福利的胎就喜欢跳动。”胎儿是生命,不应当被扼杀于母腹之中。“但是,你要准备好牺牲上大学的机会,认真负责地把孩子养大成人。”受主耶稣感染深厚的特瑞萨接受了父母的建议。她准备孩子生下后,她去找个幼儿园老师的工作,用自己的劳动所得把孩子带大。

时光荏苒,一下子15年过去了,特瑞萨聪明的儿子丹尼尔进入高中。不久,老师们开始发现丹尼尔的一个反常的行为。

有一天,物理老师在讲课的时候,发现丹尼尔在集中精力写着什么。他走过去一看,原来丹尼尔在解一道平面三角的习题。老师不高兴了:“你为什么不听我讲课?”丹尼尔说:“老师,我听了。”“那我刚才讲的是什么?”“您在讲斜抛问题。用手把一个物体往斜上方抛出去后,由于重力的作用,它会沿着一条抛物线落回到地上,如果没有阻力的话。”老师感到奇怪:“他居然能一心二用?也许他玩个小聪明,事先看了讲义。”第二天,老师故意讲了一个讲义上还没印出的内容,万有引力定律。丹尼尔还是做别的事情,但是他还是说出了老师的话,还给出了万有引力常数的数值。

丹尼尔参加了学校的钢琴艺术组。一天下午,钢琴室里传来两股琴声,一个是保罗-罗伯逊唱过的《老人河》,一个是蓝诺尔-瑞奇唱过的“HELLO. ”

这两支歌无论从年代、风格、还是调式都完全不同,一定是有两个学生在同时练习。她进去一看,只有丹尼尔一人。老师毕业于朱丽叶特学院,钢琴造诣很深。她知道一个好的钢琴演奏家可以同时弹奏高音、低音乐谱,且长于合声。同时还要用脚控制三个踏板,调制音的强弱、长短。但是两只手分别弹奏旋律、节奏完全无关的两只乐曲,还从来没有听说过。

这种怪事的出现,引起了校长斯坦利-豪劳克博士的重视。他是当地很有名望的教育家,除了在埃默斯特中学,他还在附近两所大学的教育系里做兼职讲师。他的毕业论文的题目是《学生智力的培养与开发》。他把丹尼尔的表现告诉了波士顿学院的一位生理兼心理系的双科教授维克多-巴伦诺夫博士。巴伦诺夫很感兴趣,他准备了一套题目,想测试一下丹尼尔的异常功能。

校长带着丹尼尔来到巴伦诺夫教授在扎尔斯河边的实验室,这是一个可以隔音、可以控制亮度的16平方米的屋子,桌上摆着各种实验仪器。他们做了相互介绍后开始工作。

丹尼尔戴上一个特制的头盔,两只眼睛对着两个不大的分开的屏幕,两个耳朵也戴着两个耳机。教授可以通过耳机与丹尼尔对话,丹也可立即作出回答。实验从简单开始,从送信号到一只眼睛和一只耳朵开始,丹尼尔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回答看到和听到的信息。

然后两个屏幕分别送进不同的图像,让丹识别;两个耳机再送进不同的音乐,让他分辨。最后,让两只眼睛和两支耳朵同时接受四种不相关的信息,信息存在的时间逐渐缩短,让丹即刻回应。丹从容不迫地把四种信号全部说了出来,直到信息出现时间缩短到10毫秒以下。

教授说:“好。摘下你的实验头盔。看我在黑板上出的数学题。只许用心算,告诉我结果。”

教授用彩色水笔在白色的黑板上写了1X2=,丹说2.

教授用彩色水笔在白色的黑板上写了1X2+2X3=,丹说8.

教授用彩色水笔在白色的黑板上写了1X2+2X3+3X4=,丹还是立即说20.

教授问他:“你为什么反映得这么快?”

丹说:“我心里记住了前面的结果2 和8,每增加一次,我也只计算一次。”

教授说:“OK, 我知道了。你把头转过去,我叫你回头后,你马上看黑板上的题目,用最短的时间靠诉我结果。”

教授擦去1X2的题目,写上1X2X3+2X3X4+3X4X5+4X5X6=

说:“回头看黑板。”丹看了一眼说:“210”

丹解释说:“我在脑子里同时算出了1X2X3=6,2X3X4=24,3X4X5=60,4X5X6=120,然后计算6+24+60+120= 210.”

教授说:“你的计算速度比通常的中学生至少快了4 倍。我基本上可以作出结论,你的大脑和普通人不同。基本上有三点,第一你有大脑分区的功能,不同的区域可以同时指挥着不同的行为或反应;第二,你在解题时的方法有点类似中心处理机,使用了寄存器AX、BX、CX和DX等,因而在做连加的计算时可以寄存前边的结果;第三,你的大脑可以进行并联思维,并且能把不同脑区的结果连系到一起。”

教授对校长说:“很感谢您吧这样一位特殊的学生介绍给我。我在这个问题上已经考虑10年了,可惜没有遇到过一个研究对象。我的测试只能从外围推断出丹的脑细胞的结构。我建议您带他去作一次高分辨的核磁共振成像。我希望每三个月能见丹一次。希望学校和学生的家长对他特别关照,在健康和安全方面提供特殊的帮助。”

不出巴伦诺夫教授的推测,核磁共振的结果表明,丹的脑结构确实和常人不同。左脑和右脑各自独立成为一个中心,他们可以独立运作,指挥着不同等行为;也可以相互联系,共同完成某个指令或动作。丹的大脑还有由分叉孽生的子脑,这些子脑可以各自完成一个独立、简单的任务。于是教授得出结论,丹的大脑有类似并联计算机的结构与特征。这无疑是一种新的发现。人脑类机行为的发现不亚于计算机带来的技术革命。下一个问题是,丹的大脑是如何形成的呢?

教授首先考虑的是遗传变异。于是,他迫不及待地来找丹的母亲,特瑞萨女士。开门见山地问她:“你的儿子丹很优秀,我从科研的角度必须要知道他的父亲,请你告诉我好吗?”

已经忘掉那段不幸的特瑞萨脸色开始变得阴沉,她不想再回忆起小树林发生的一切。经过教授的再三开导,巴伦诺夫对科学的神圣追求终于让特瑞萨感动。把利奥入狱的事情告诉了教授。

自从接到特瑞萨的那本圣经以后,利奥坚持每天读圣经2个小时。10几年来,他边读边写,不知道读了多少次。他不光用圣经的说教来要求自己,而且每当放风和吃饭的时候,他还向狱友们传达主的旨意。逐渐地他成了监狱里的业余牧师,监狱里的气氛也与过去不同,暴力行为大大地减少,犯人也愿意与看管人员配合,争取减少刑期。

巴伦诺夫拿着大学的介绍信专程来到监狱。他想看守长表明来意。希望鉴于配合他的研究课题,能够单独和利奥在一起工作。看守长认为利奥经过10几年看管已经去掉了邪恶的欲望,不会给社会带来危害。于是同意教授在需要时把利奥带到他的实验室。

巴伦诺夫把利奥带到他的实验室后,发现他的大脑和丹尼尔有类似之处,只不过不如丹的特征明显,而且在反应速度上有点缓慢。教授得知利奥是学数学和计算机的,他擅长使用汇编语言来写程序,而汇编语言又最接近计算机的硬件结构。他的大脑自觉或不自觉地接受过了不寻常的训练。

教授又得知丹的母亲是一位老练纯熟的业余钢琴演奏家。在弹奏钢琴等时候,需要左、右手的独立动作和配合,还经常要通过几个手指同时的运动奏出和声。从同年开始的10多年的钢琴练习也使得特瑞萨的大脑产生了异化。一位钢琴演奏者和一位有数学和计算头脑的有机的组合,强化了大脑进化的遗传因子,这件偶然的发现引发了巴伦诺夫科学研究的另一个课题。

从古至今,人们对肢体和语言的开发很重视,比如音乐演奏家,戏曲表演家,以及马戏团里的驯兽,杂技团的平衡和柔术,还有奥林匹克运动会里的田径和体操。因为这些是人们看得见的,而且具有商业价值。相对来说,人类对脑和脑力的开发却远远不够。人类大脑的硬件结构虽然并不复杂,但是它却可以做出许多人类意想不到的事情。只不过大脑的活动是隐藏的,大脑的进化也是长期的,至于大脑的遗传变异则需要几代人的时间。人脑开发和进化的难度很大,取得进展相当不易。但是不容易并非不可能。

计算机问世之后,随之而来的是一门新兴的学科,即人工智能。即通过科学技术手段,赋予机器类似人类行为的功能。巴伦诺夫教授在畅想,当人们对计算机的接受和了解逐步加深的时候,人们知道了计算机的学多优点,会不会因为计算机的反作用,而使人类具备某些计算机功能,或许这在未来可以被称作机工智能。当然大脑的进化不会像计算机那样日新月异,只需英泰欧公司提供一种新的芯片。科学的发展也许会在几百年之后,使人工智能和机工智能能够握手连体,那时候的世界或许会像科幻小说那样,神秘诡异,不可思议。教授像得了职业病一样,陷入了无限的沉思。

华夏文摘第一二〇八期(cm1406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