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年3月10日苏共总书记契尔年柯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第二天新的苏共总书记产生了。戈尔巴乔夫走到只有总书记才能坐的座位前,略微停了一下,然后尽量地使自己很自然地坐了上去。其他苏共的核心人物一一按着自己的职位坐到了该坐的座位上。刚才这些人还在对他的当选报之以热烈的掌声,挂着笑容,现在都肃穆了,等待他的开口。最重要的事情,当然是契尔年柯的葬礼。苏共最高领导人的葬礼对戈尔巴乔夫并不陌生,从勃列日涅夫到安德罗波夫他都作为苏共的核心人物参与了。他始终记着在下葬的时候,每个人都要吻一下死者的嘴唇算是最后的告别。他清楚地记着,他走到勃列日涅夫面前,弯身吻别的瞬间,尽管他很沉着,但心中产生的恶心却久久不能去掉。在安德罗波夫的葬礼上,尽管他对死者充满了感谢和敬意,但在吻别的时候,心中仍然有些不愿。现在他可以做主了,他拿起笔,在契尔年柯葬礼的仪式上,把与死者吻别划去了。他望着年迈的葛罗米柯,又将抬棺的仪式划去了。然后他把手中的纸推了出去。在场的人都看了,只有利加乔夫认为,抬棺可改为仪仗队的军人来执行。戈尔巴乔夫点头表示同意,纸又回到了他的手中。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