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1 —— 这个完整版本由我的同案犯、被驱逐出境的加拿大汉学家戴迈河(Michael Day)精心保存多年,不久前他作为礼物归还给我。促使我重新回忆起自己在1989年6月4日凌晨创作并朗诵全诗第3和第4部分,并愤然添加题记的情景。

注2—— 如今在海内外广为流传的六四当夜朗诵版的题记是“谨以此诗献给法国大革命200周年;谨以此诗献给中国五四运动70周年;谨以此诗献给六三惨案的死难者。

注3 ——这个版本从未公开过,在这21周年的特殊时刻,感谢孟浪和王一梁的特约,令其适时在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上首次发表。廖亦武)

1

哭吧! 哭吧! 哭吧! 哭吧! 哭吧!
这个世纪唯一挥霍泪水的人
这个世纪唯一翱翔在人类之外的人
这个世纪唯一胆敢阻挡历史潮流的人
哭吧哭吧哭吧哭吧哭吧哭哭哭哭哭哭哭哭吧!
这个世纪唯一亵渎自己的母亲, 仇恨自己的血, 诅咒自己的种, 残害自己的朋友、粪便、心灵、田野的人! 哭哭哭!
破碎的神话, 该千万万剐的野兽, 你的眼泪最终要淹没你自己!

全文在此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