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0日 星期四 伦敦,英国–布拉格,捷克

6:25am的飞机由伦敦飞布拉格。虽然凯文为我们定了4:10am去利物浦街车站的出租车,妻子还是害怕误掉飞机而彻夜难眠。翻来覆去地在床上折腾到3am,反正睡不着,就干脆起床了。出租车4:08am来到楼下,我们4:28am就到达了利物浦街车站。经过一阵忙乱,终于找到进站口,坐上了去Stansted机场的首班火车。火车4:40am准时出发,满以为赶6:25am的飞机不成问题,没想到它是慢车,一路上停了五、六个站,花了一个钟头才到机场。我早已在网上办好了验票手续,打印出了登机卡。登机卡上明确地印着5:55am关闭登机口。下火车时已经是5:40am了,在15分钟里通过海关、进入检票口、赶到登机口是完全不可能的。我们开始手忙脚乱地奔跑。好不容易找到正确的过关队列。队伍长得吓人,如果依次排队进关,我们非误掉飞机不可。我一连求了三个人,越过了折成三段的弯曲队伍,挤进前排,顺利地过了海关。过关以后在电子显示屏上看到我们的飞机在七号登机口登机,还必须坐机场内火车才能到达。心急如焚地等车、坐车,下车以后早已经超过了5:55am.尽管如此,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不能放弃。我叫妻子空手领路,我自己拉着两个箱子紧紧跟着,跑到七号登机口,看到还有人排队进去,我们才安下心来。坐进飞机座舱以后,我们从机长的广播中知道,飞机晚点了。由于机场曾经改变过这次航班的登机口,二十三个乘客走丢了,必须把他们找回来才可以起飞。谢谢机场改变这次航班的登机口,谢谢那二十三个走丢的乘客,要不然我们就会误掉这班飞机,随后二十天的行程就会被打乱,造成的损失将无法预测。

9:40am到达布拉格机场。经过到达一个语言不通的陌生城市的必然混乱之后,我们终于步入了正轨,坐上了进城的119路汽车。转A线地铁,再转C线地铁,并走了两站电车线路之后,我们终于找到了预订的旅店。旅店死板地告诉我们,必须2pm以后才可以进房间。我们只好放下行李,进城去瞎逛。问清楚了如何坐车,再也不走那两站电车线路了,我们先乘电车,再转B线地铁、又转A线地铁,到了Staromestke广场。我开玩笑地对妻子说:“布拉格一共只有3条地铁线。我们到达才一个钟头,就把它们全坐遍了。”

我到Staromestke广场的本意是想参观布拉格的犹太区。但是Staromestke广场和它周围的行人区实在太美。我们忘记了本来的目的,随着妻子不停地找景拍照,开始了信马由缰的徒步行走。妻子拍了很多美丽的建筑和大型雕像。在参观过一个集贸市场之后,我们来到了Mustek.由此继续前进,又走到了布拉格的市中心Wenceslas广场。我们在Penzion博物馆外拍了许多照片,又走到国家歌剧院和老火车站,然后才结束第一天的布拉格之游。

回到旅店,进入房间,感到非常满意:包早餐,有电视、电话和互联网,房间较大,还有热水器可以烧水。对于仅36欧元/夜的旅店,我们不可能、也不应当提出更高的要求了。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