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飞一会儿”——电影中,张麻子望着子弹飞去的方向,气定神闲、胸有成竹、不无顽劣地说。大可玩味的一句话,很精彩、很哲理:别急;慢慢来;等着瞧;看看谁才是真正的赢家……当然,这话还可理解为一种态度,仅一种态度,一种深谋远虑、料事如神、玩世不恭的大玩家的态度,或说,是真正的大匪大盗的态度。

历史是什么?存在于历史中的社会、政治又是什么?历史是人写出来的,人写的历史都是难以真正让人相信的。人们在阐述一个观点时,往往习惯于用一个现象去反驳另一个现象。且不说这样的现象往往是选择性的、倾向性的、甚至是断章取义式的,更重要的是,这样的见解之阐述,往往缺少自我灵魂、自我认识,是站在别人的肩膀上、而且是站在别人错误的肩膀上进行的。“格物而后知至”。一个真正能够道明事物真相的人,一定是有能力摆脱所有现象、透过一片纷乱,视点直射事物本质,抓住事物真相的人。只有看请了本质才能抓得住真相;只有在看清本质抓住真相的前提下复原出的现象(包括故事)才可能正确,才经得起琢磨、玩味,经得起人们体会、认识,才具更高价值。

人生在世,“不光要吃喝玩乐,还要风花雪月”(或许还得加上良好的挥洒权势的感觉),“花有重开时,人无再少年”。人生匆匆,要想匆匆的人生活出个模样,活得比别人更摸样,那就必须不择手段地将别人已经拥有的东西统统抢过来,占为己有。别无选择。因为,桌上所有的,就那么一些。——这是个至少不久前不算还没进步的社会中被“强者”普遍通用的原理。

鹅镇,一个小镇,这个小镇聚集了恶霸、流氓、土匪、强盗的共同目光。因为这个镇上有着所有强者共同看重的利益。一个小镇,一个国家,一个世界,现有次序总是一次次地被打乱,就是因为不断会有如此目光的出现,那“一桌的利益”不断需要重新分配。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