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大大比平时回来得晚,他的背心上到处都是破洞,像挂了一张蜘蛛网。太阳一咽气,我就像往常一样,在水泥场院上浇了水,搬了一张方凳,两张蟹巴椅,烧好了泡饭和洗澡水,等他回来。自从姆妈走后,我就生活在漫长的等待之中。等待让我觉得恐慌,我害怕大大哪天再也回不来了。

大大回到家后,摘下草帽,抱起长台上的一壶凉茶喝了起来,我讨厌他喝水的样子,像是一百年没沾过水一样,喉咙里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喝完了,还要发出响亮的咂嘴声。他用毛巾擦了一把汗,舀了一碗酒,在蟹巴椅上坐下来,刚坐下,椅子哗地一声,散架了。

大大站起来,拍了拍灰尘,然后说,小海,把老虎钳和铅丝拿来。我看着散落在地的一堆竹子,摇了摇头说,这个老古董,早就应该进博物馆了。大大没有理我。我拿了工具,大大三下两下就把椅子修好了。他先把半个屁股搁在上面,确定不会垮,便把整个屁股搁在上面。他说,现在不就跟新的一样了吗?话音还没落地,蟹巴椅又散架了。他的身子往后一仰,倒在地上,像一只翻不过身的甲壳虫。大大起身,拍了拍灰尘,又准备修。

我说,算了,还是明天再修吧。

大大笑了笑,慢慢吞吞地说,明天有明天的事情嘛。

我说,能有什么事?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