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威是在2009年邮寄来他的音乐原片《不死的流亡者》的。然而,我小心仔细地放在书柜里,放了大半年,竟不敢听。

我所以不敢听,是知道他的作品都太有力,太震撼;我怕听了之后,会泪流不止﹑会伤心不已……所以,那小纸袋里的CD片,就象一头猛兽,一头欲吼的雄狮,一座待喷的火山,被静静地故意地搁置在柜子里。我想,等我八﹑九十岁时再听也不晚。

当老威去年在德国时,经德国组织者的同意,他将朗诵他的作品,即播放他自己的吹箫和独唱片《不死的流亡者》,希望我拷贝几十片交给他。

自己先得听听啊。终于从柜子里取出,看看片子上印的文字: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