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都南大学女生宿舍11号楼403,葛晴勉

央金娜让我下午和她一起去操场打球,我没答应。下午我要看书做作业。一门中国法制史,一门法律伦理。马上就要交作业了,这两门课的小论文都算到总成绩的一半。我总是把所有时间都用在功课上,还来不及,所以很奇怪,央金娜怎么会有时间天天去打球?

比如说中国法制史吧,井慧告诉我说,这种课就是开着玩玩的,以后不管是去法院工作,还是去律师事务所,都用不着。所以小论文从网上下载一个就行了,顶多改两笔。而且,从有法学系开始,这门课就没有过不及格的。所以她说这学期课程轻松,几个月前参加了一个叫做论辩社的社团,天天在外面准备高校论辩赛。可是,像“中国法制史”这种课,就算一个学期只开这一门课,也怎么能够学完呢?想想看,从夏朝一直到民国的法律都要弄清。假如活在其中任何一个时期,想要把当时的法律全部弄清,也都是件不容易的事。何况还有别的很多课程。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