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Q鬼使神差地渡到了大洋彼岸,正遇美利坚大选。阿Q本想参与,不料囊中无文,饥肠辘辘。总算得到当地华人同胞指点,给阿Q写了个“外国人有难需要帮助”的洋文招牌,教阿Q到富人区去乞讨。

不久来了个H老太,看到牌子后很同情样子地给阿Q十块美金。她转身走后,阿Q瞅见那H老太背地里偷偷拿出香帕擦手。阿Q于是愤愤不已:妈的,嫌我癞痢,这虚伪的H老太,表面上冠冕堂皇,都是装的。我情愿忍受直率侮辱践踏,也不堪这假道貌岸然。

正当阿Q骂骂咧咧时,来了T老头,手里拄着洋拐杖(类似赵太爷的哭丧棒)。那T老头看到阿Q和招牌,不由分说,举起洋拐杖一顿乱打,口里不停地大叫:“滚出去!Fxxx你这臭癞穷外国人!你Y要打砸我这高尚区的房价?”

阿Q捂着痛逃回唐人街。用H老太中的5块钱,买了个汉堡先解决肚子问题。正在街上无聊晒太阳时,来了个中文报纸记者沿街采访。问到阿Q,“美国大选候选人中您选哪位啊?”阿Q于是得意了,嘿,我也成美国人了。咳了一声说,“OK,士可杀而不可辱。我最痛恨虚伪的H老太。我当然选T老头,粗鄙直率敢打敢骂,他说出了我们的利益和内心。He is just like me.”阿Q对自己能冒出洋文,权充老美利益说话,颇为满足。

这时,阿Q感到被T老头打伤的地方还在作痛,于是他用H老太那里剩下的5块钱,在唐人店里买了个伤筋止痛膏贴上,找洋谷祠去睡了。

——《纵览中国》November 10,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