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幕

[第三天上午。
[厂工会。从办公室后墙的窗玻璃上,可望见坐落在对面的厂办公大楼。屋里陈设零乱不堪。一张孤零零的桌子堆放书报、杂志、宣传用品等。在左墙一角的柜子上放着电话,抽屉半开;大张白报纸悬在外面。墙上挂着不知是何年何日、沾满灰尘的锦旗。
[地上都是废纸、烟头、瓶瓶罐罐……这间屋子的的肮脏和党委办公室的整洁俨然成了鲜明的对比。
[办公室前方的门半闭。

[幕启。秦梦叼着烟支伏在桌前写大字报。王有为抽烟旁观。
秦梦  (停笔。得意地)怎么样?
王有为 什什么怎么样?
秦 梦 (忍不住)你老是装糊涂!去年初赵平调来当一把手,我想把他搞走,找你商量,你也是假痴假呆,暗地里却在搞小动作!后来我找到凌局长家……哈哈,你也在“烧香拜佛”,还假装要甩纱帽呢,说四人帮迫害……
王有为 难难道我不是被被四人帮打击迫害吗?76年批批邓时,还批批我是“化工厂正在走的走资派”吗?
秦梦  你还往自己脸上贴金?你是“糊里糊涂中状元”!
王有为 我我糊糊涂?对对,我我是糊涂。
秦梦  啊,我又上当了,你这老混蛋!你精明得很呢: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你出来“亮相”,支持我造反,结果你自己捞了厂革委主任的宝座;后来你说你要贯彻毛主席的号召,精简机构、下放科室干部,结果趁机把你那个小摊子的阿猫阿狗、虾兵蟹将全都调到领导岗位上来,连班组长的位子也不放过……等到我发觉我被架空而成了光杆司令,为时已晚。我秦梦不是笨蛋,能让你独吞天鹅肉?结果76年造了你的反,反而作成了你,成了“反四人帮的英雄”,到处吹嘘你的英雄事迹,控诉我的罪恶……幸亏我“说清楚”了,上面也不是吃大粪的,就听你的?你想保牢乌纱帽,升官发财?揑鼻头做梦!局里还不是重派头头,你生产上不去嘛。赵平来了半年就短命;你搞生产一窍不通,搞阴谋诡计倒是“里手行家”。
王有为 你你自己才是阴谋家、野心家。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