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香水有毒(下)

Share on Google+

李小田

麻将馆不大,只有三张自动麻将机,但对李小田来说,足够了,这意味着一个月稳赚3000块,远超做清洁工时的收入。李小田今年38岁,三年前和老公范大军、女儿咪咪一起搬到了果园小区。果园小区是槠城很有名的家属区,隶属槠城冶炼厂,范大军就是在冶炼厂下属的炼焦分厂上班,属临时工性质,专干正式工不愿意干的脏活、累活。李小田原本是没有事做的,除了带孩子,便是做家务。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居委会的冯主任,冯主任是个热心肠,得知李小田没有工作,介绍她进了果园物业公司,包下小区26栋至36栋的公共区域清扫工作。活并不轻松,但好歹每个月多了800块钱的进项。这样,李小田全家也就宽裕多了,甚至,李小田还可以去小区麻将馆每周打上一次小麻将,赌注并不大,输赢几十块钱,纯属娱乐性质。

托尔斯泰说过,所有幸福的家庭都一样,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李小田接到范大军出事电话的时候,她正沉浸于上一把小七对自摸的喜悦之中。放下电话,她把麻将牌狠狠地一推,如弹簧一般跳了起来,直奔事故现场。

范大军是被加煤车轧死的。当时他正蹲在炉口加煤,不想原本停在身后的加煤车忽然失控,将他狠狠撞到在了地,锋利的加煤机如一把钢刀,仿佛切豆腐一般,把他的肚皮瞬间剖开,当场气绝身亡。事后查明,加煤车机电系统出现了一个小故障,使得自动开关失灵,属于典型的安全生产事故。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6,41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