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逸:秦陵考古的疑问(上)

Share on Google+

一、来自精神病患者的笔记

康宁医院的护士打电话给我,说有个精神病患者想见我,她们想了很多办法才找到我的联系方式,希望我去见见这个患者也许对他的病情会有帮助。我犹豫了整整一个星期,最后还是决定去看看,这倒不是因为我善良,而是我的好奇心很重,想不通一个精神病患者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声明我不是精神科医生之类的,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偶尔写点旅游心见闻给杂志。我还算不上作者,更不是旅游专家。我只能算是个喜欢游玩的现代女性。更重要的原因也许是店里生意最近冷清,我正闲得慌。

尽管没有类似的经验,我还是有点常识的(电视教的),带上录音机,笔记本,向医生要了一分病人的资料。患者名卓熙明(估计是晚上出生,父母觉得太黑了才起的名字),男性,32岁未婚,复旦大学考古学硕士,这个年龄在考古领域只能算新手,就像医院工作十年的医生很多还是名医助手一样。他之前工作于长沙博物馆。入院4个月,病况是妄想型狂想症,带精神分裂,自称为秦始皇,有时属于正常状态,但接近自闭长期不肯跟别人说话,最近主动开口向医生要求见一个叫晋逸的人。因为没有过攻击性行为。院方认为我可以跟他单独见面。我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其实这个是逻辑相悖的问题,丈二的和尚难不成手就比正常人还短么?就算是正常人的长度,怎么会摸不着头脑?若别人摸不着他的头脑还有可能,可这个句子往往是用于自己摸不着头脑的。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6,30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