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死个把人,如同捻死一只蚂蚁,蒋冒想,当然他没有这么邪恶,但是他有这个能力。而且,这种事,根本不用他亲自去做,他只需要把地卖出去,自然有下面的人去宣布那块地上原有的房屋是违章建筑,去驱逐那块地上原来住的人,除非有人暴力抗法,否则他都不知道有暴力拆迁这回事。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虽然随着职位的升高许多事他不需要多过问了,但是从下面做上来他还保留有一些事必躬亲的习惯,这些习惯不好,不利于他升高做大,而且会招惹麻烦,隐埋祸患,想到祸患他不寒而栗,他的前任就是一点小事查出大事来的,前任是世家,据说在七十年代的时候,在全国人民都还吃不饱穿不暖的时候,他家的餐桌上就有常常有海鲜,鱼肉更是寻常之物了,所以胃口也特别大一些,一般的东西一般的数额他根本看不上眼,当然人家是世家也根深蒂固,在休闲一段时间后,异地升职了。但是他不一样,他老子只是区委书记,没有盘根错节根深蒂固的上层网络,他虽然做到市委了但在这个系统里面他仍然是处于分配的末梢,跟他在县里的时候比起来他应该是很满足的,他也很清楚他会升上来顶替前任就是有人认为他不会有那么大的胃口,但是时间久了,难免会不满,不平,胃口也难免会变大。他怎么能还和在县里的时候比?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