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逸:恋爱和顿悟

Share on Google+

那年,那天,那时。

也许只是出于习惯,也许是想搞点小情调,也许是为了避雨。反正,记忆开始的时候,我正坐在一家日本料理店里。

桌上摆着几个小碟,碟上残余着几个观赏价值高于食用价值的日本寿司。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日本料理最让人欣赏的是好看而不是好吃。

桌旁是落地玻璃,外面的雨点不大不小,下得有条有理。我没有吃的念头,一时只看着外面的雨在发呆,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看过的一首诗,因为很短,所以记得,叫《坎》: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1,29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