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坐房中的那些“功夫”

在监狱里,每天早晨只要放风场的门一开,我就会起床,到放风场去练武。从放风场开门到起床的时间大约还在半小时。利用这半个小时活动活动手脚是我在监狱中体会到最自由的时刻。边上没有人,只有清晨凉净的空气围裹着我。只有让身体运动起来,才能再重温在被窝里的温暖。
在福建读高中的时候我就跟着一个同桌的同学在习练武术,那个时候正是武侠电影和小说盛行之时。总是想着要学好武术,大到可以救国、小到可以扶弱、再不济也可以防身。那个时候,小小的身体里装着大大的理想。
从高一到参加工作,几年来虽然一直没有中断过习练,但在一起玩的人之中,我的功夫也不算很好。后来碰到过一次黑社会火并,枪来弹往,我才发现练武是不合时宜的。因为没有人会和你真正的拳脚相对。
现在这个时代,早已经没有人讲规则了。
于是我又换了一个理想,由习武转向写诗。目的当然还是那种幼稚的想法:救国、救人。一直到我独自在监狱里,安静地吸气呼气并出掌收拳时才明白不要说救国、救人,我实在是连自己也救不了。

监狱里着实是练功的好地方,难怪武侠书上总要说高手闭关修炼。在寂静中,想着身体中的某一个部位,就真得能够让所思到达那里。形到、意到、气到、力到。
大概一个月过后,我已经将我丢掉了一年多的功夫捡起来了,到了对我自己来说一个更高的境界。
有一天早晨,我正独自练着吐纳功。一个前几天刚进来的徐力晶不知道为什么也早早地起来了。看到我在练武,便要和我比试一下。我推脱到:“我这是花架子,只是为了活动活动身体。”没想到他一拳就打了过来,我一侧身就让过了他这一拳,再向前进半步就已经到了他的右侧,然后我用手比了一下,表明我可以打中他的腋下。
这一下,他就服了。说要跟我学武。我说:“现在练武有什么用?出来混的人都用枪了。”我打消了他的学武念头。但从此以后,他对我就很好了。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