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已是近三十年前的事了。

一九八六年五月,我往西南省份做社会调查。临行前一天,学校办公室请我去一次,校办主任找我。

什么事呢?

事涉平反右派。

原来办公室主任,兼平反右派办公室负责人。一九五七年反右时,学校当时还是中专,也打了不少右派,干部,教师,还有少数学生。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全国平反右派,学校这些当年的右派都平了反。惟独一人——

主任树起一个手指:至今没有解决!

怎么会呢?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