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儿,你的北非冷成咖啡
你的玫瑰
在维多利亚港泡成咸水草了

我又回到伊犁河
古老阿拉伯智者的微笑

埋掉我的墓园
我杀害了自己,今晚我是凶手

我的头发细长
吉他的琴弦老是不响

我弹不出一曲像样的哀乐
痛悼卑微。你的好友脸色苍白

她快死了
你把新疆的苹果船开过来

装载童年。

还有电车上的挥别
那年冬天,你长黑的影

快溶掉了
我捧不住一滴清澈的水

绝色的纳西瑟斯在哭泣
你的水边书

依恋的夕阳。

我啊我啊
稳稳地拽住上帝的胡子

我迷恋过的红色罂粟
德国,你的避难所

我戴着镣铐去亲吻你的脸
你的画笔上尽是眉毛和嘴唇的印记

一堆枯枝吞吃了我的灵魂

谁都不认识我。

我倒下
你也别认识我

一个吉普赛人
缠着一只昆虫变成情敌

看看看

那只是
焚尸炉里醉掉翅膀的蝴蝶。

2006-8-18 夜22:32
SAND BEACH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