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老高,这一天终究要到来
黑头罩终究要蒙住你黄土般的脸
并不是苦难骤然深重,而是
独裁者从未有真正和解的打算

嘿,老高,你早等待着这一天
你的平静朴实如家乡的窑洞
当绑架者的脚步匆匆踏过楼梯
那受惊吓的恰恰是盛托权力的宝座

嘿,老高,黑头罩让视线瞬间模糊
你的眼睛却因此更加明亮
还有什么比得过内心的力量
铁窗和镣铐又岂能锁住自由和爱

嘿,老高,那一天终究要很快到来
我当然指热衷于审判别人的人被审判的那一天
祖国和民族彻底解除耻辱的那一天
公民们获得梦想、尊严的那一天

2006、8、21于旅途中

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