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段时间的网络论坛上,“真相”是敏感词,有真相的文章随时都有可能被删除。

可在网络虚拟空间之外的现实社会,真相往往更难以得到,比如8月10日突然袭击福建和浙江一带的“桑美”台风,给福建福鼎和浙江苍南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致使停泊在沙埕港海域避风的大量船只沉没,海难的救援工作一度受到质疑,死亡人数统计出现分歧。一方是新华社浙江分社,另一方是福建官方媒体如福建日报。双方的“精彩对决”,相互揭露对方的真相,似乎他们各自代表自己的一方公开表示“掌握了真相”,并形成有趣的话题,于近日迅速传播于众多网络论坛。

台风过后,先是广州《南方都市报》通过报道对死伤情况进行质疑:8月11日,当地政府发布的数据是“死亡17人,失踪138人”,8月12日晚,桑美已过去两天,镇政府发布的数据是“21人死亡,127人失踪”。而13日的统计数据为“死亡125,失踪108”;15日的数据则是“死亡202,失踪93(合计295人)”,比11、12日的数据有了大幅度的增加。

中国新闻社9月5日的报道称,截至9月4日,福建宁德地区因“桑美”台风造成死亡159人(宁德籍),失踪127人(宁德籍),合计286人。海难已打捞尸体219具(含外地籍死亡人员),已认领134具(其中外地认领10具),无法辩论和无人认领85具。问题是,这是不是整个福建省的因台风而死亡的最后数字呢?

据8月24日新京报援引新华社电称,8月10日,半个世纪以来登陆我国的最强台风“桑美”重创闽浙两省。在核心灾区福建省福鼎市,据当地政府最新确认,死亡人数已上升至218人,失踪72人。合计数字为290人,比最新公布的286人还多4人,为什么晚公布的比早公布的数字还少呢?

桑美是风力达17级以上的超级台风,在福建境内肆虐竟长达12小时,“吊扇扇叶会变成垂直向下,厚重的铁皮屋顶被扭成麻花,合抱粗的水泥柱子能断成几截”,“海面上原本井然排列的渔排,只剩下一些碎木板漂浮着”。

福建、浙江两省死亡人数,按照官方统计两省达570多人。而早先上海第一财经日报的记者采访到福建省福鼎市沙埕镇党委书记,当时说他们那个地方死亡有上千人。有的地方沉了900多艘渔船,而渔船是不止一个人。但到底死了多少人,恐怕现在很难查清楚,因为有无数的外来工,还有本地没有登记户口的人,或许只有天知道了。

新华社记者最关注的正是大众多关注的“桑美”台风究竟造成多少人遇难?在相当长时间里,灾区百姓的判断与政府公布的数字存在很大差距。如该社记者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百姓印象中的死难总人数远多于官方数字?新华社记者发现一个普遍现象:对本地的死难人数,他们与村镇政府没有分歧,但都认为其他地方死的人要多得多。他们的看法来源于推算。三沙镇三澳村生还渔民王亮的想法很有代表性。他所在的渔船上共有10人,其中6人遇难,包括他父亲。他说:“这次台风,光是福鼎市沙埕港就沉了950多艘船,哪怕每艘船只死两个人,总数也有1900人。”

但不能不提出质疑的是,政府应该用更多的事实说话,以证明对人民高度负责。但不能不能不看到这么一点:某些地方政府有以掩盖真相和说谎言来提升执政能力的可能,这也是某些腐败政府的最鲜明特色。

8月17日,福建省委书记卢展工到了福鼎,到了重灾区沙埕,虽然他承认这次是史无前例的台风灾害,特别是对福鼎市沙埕港的渔业、渔民造成了极大的损失,承认这次损失与以往的灾难不同,突出体现在人员遇难数量多,而且都是壮劳力。但他说出来的死亡数字却是令人产生怀疑:“截至目前统计,已有216人死亡,157人失踪(合计373人),我省死亡和失踪的人员名单全部落实……”8月17日,只是台风过后一周时间。而在省委书记之前的8月13、14日,新华社浙江分社记者已经来带福鼎重灾区采访了,新华社记者快速发表报道,表示“撕开了真相的口子”,就是指福建掩盖真相。

8月19日,《福建日报》发表福建省委书记的一番话。他就“不听话”的媒体报道桑美灾区一事进行严厉批评:“某些媒体,包括外省的新闻记者(指新华社浙江分社)到受灾地区,道听途说,做了许多不实报道,网上也大肆炒作。”

到了9月4日最新的数字公布,福建宁德地区死亡159人(宁德籍),失踪127人(宁德籍),还比省委书记先前公开的数字373人少了97人,都是宁德籍,没有提到外来人口是否有死亡或失踪,或者另外97人是否是外地户籍人口。这个数字也比福建省福鼎市沙埕镇党委书记接受上海第一财经报道的记者采访时提到的“那个地方死亡有上千人”要低很多。

上海《第一财经》是这样报道的:台风经过近一周后的8月16日,福建福鼎市沙埕镇党委书记陈尔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沙埕港内所有避风船不分船籍,因“桑美”袭击遇难者估计有1000多人。另据新华社浙江分社记者的现场报道,遇难者家属的自发的统计,遇难人员保守估计也有一千左右。但这一数字,后来并没有得到上级官方的确认。

面对媒体质疑和福建有意掩盖真相的行为,新华社浙江分社记者继续紧急跟进,迅速发表了一篇有关福建防抗“桑美”台风的署名文章:《为了新闻工作者的良知———“桑美”台风报道一线采访手记》,对死亡数字进行质疑和核实报道。此文记者深入灾区一线,披露了当地政府不作为、医疗不到位、死尸无人打捞的现状。可接下来,则是福建日报派出采访组“回击”,认为该文中所述“与我们的见闻,却又相去甚远”.

可时过近月,到底福建最后的死亡人数是多少,有多大的变化,是否有掩盖真相,不知道。只是知道新华社浙江分社和福建官方媒体如福建日报、福建东南新闻网等,双方进行“精彩对决”,比如8月23日,福建东南新闻网发表文章《关于桑美台风之后的台风》为福建辩护称:一些媒体“手电筒光照别人,自己背后一片黑暗”。这“自己背后”无疑是新华浙江分社记者背后的浙江省了,如果浙江省背后也是一片黑暗,也请福建省新闻单位舆论监督一下,可他们却不是为了异地监督,而是勇于“叫骂”了。

至今,浙江省仅表示死亡失踪200多人,可福建方面要求他们对群众说“真话”,他们新华社浙江分社自己监督自己总是无能为力的,是否福建也上阵,用手电筒光照他们,以及他们背后的一片黑暗呢?

事实上,灾难发生总有重大伤亡,也是无须掩盖的。据民政部国家减灾中心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15日,我国受灾3.16亿人,死亡2006人,直接经济损失近1600亿元人民币……仅军方就有大量人员死亡:7月26日,受格美台风影响,江西驻军某部营区突遭山洪袭击,造成48人死亡失踪、60人受伤。

可是,在真相没有完全或彻底揭开之前,我们的政府是否有责任给公众一个公开透明的说明呢?但福建方面不是这样,比如《海峡都市报》一度为福建辩护:“人命关天,伤亡人数应当高度关注,绝不许隐瞒。这个数字不仅媒体关心,社会关心,当地党政干群也关心。但当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灾袭来,当灾情还在发展、救灾正在进行时,当地公布伤亡数字,依据的是他们掌握的最新情况,而这一情况是动态的、变化的。但我想,这时候人们关心的还不仅仅是伤亡多少,更要关心和倾尽全力的还是救灾进展和如何进一步开展救灾工作。在此时是纠缠在清点伤亡人数上好呢?还是首先更多地捕捉抗灾抢险中的感人镜头与英雄事迹,对当地抗灾抢险以精神鼓舞和信心支持好?我想,有责任的记者必然选择的是后者。当然,如果有瞒报现象,有救灾不力,媒体应予监督,但这个监督应按舆论监督的原则和程序进行。在大灾大难的紧要关头,媒体首要的是支持抗灾,而不应当出难题。因为在情况并不完全明了的状态下,媒体对政府的随意指责,只会给救灾工作添乱,只会激发社会矛盾,这于大局无益,也不应容许。作为媒体,也不妨设身处地为当地干部和群众想一想,当他们忍受着巨大灾难压力在为灾后救援和恢复拼命时,一些媒体上不负责任的舆论将给他们带来莫大的伤害!我们的媒体,有必要在他们巨大的创伤上再撒一把盐吗?”

如此“观点”,不过是“稳定压倒一切”的老调,什么“大局意识”,什么“添乱”,什么“媒体有必要在他们巨大的创伤上再撒一把盐吗”,无不是为自己找一个台阶下,所谓“所站位置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也不尽相同”,所谓“以抗灾抢险的整个大局为重,用正确的舆论,帮助灾区恢复发展,带给灾区人民福音”,无不是掩盖自己“背后一片黑暗”。如果新闻媒体不能拿“手电筒光照别人”,那么新闻媒体这个工具只能说是掩耳盗铃的工具,只能说是为党所用掩盖真相的喉舌,只能为“党”增光添彩,不能不丝毫的真相曝光,否则就是添乱,“格杀勿论”。

面对福建方面的指责,浙江省也应该公布死亡数字,但至今只是看到200多人的数字。此外,倒是发现浙江很擅长宣传自己,如9月4日新京报援引新华社报道,桑美台风来临前,浙江温州要求所有渔民上岸,3000多渔民无一伤亡。到了9月8日,浙江又开始讴歌伟大的“抗台精神”了:由浙江省委宣传部主办,浙江广电集团、浙江文化厅承办的《壮歌如虹——浙江省抗击超强台风“桑美”情景报告会》,将于9月8日上午9点30分,在浙江广播电视集团演播厅举行,浙江卫视、浙江在线新闻网将对报告会进行现场直播。此举据说旨在“展现以人为本、科学抗台的生动实践,体现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人间真情”。

此前的8月11日,也就台风袭击第二天,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和省长吕祖善专程前往重灾区苍南县金乡镇对救灾工作进行具体指导,习近平转达了党中央、国务院对受灾群众的亲切问候,并要求所有干部党员“结合学习《江泽民文选》,把精神动力转化为工作动力,一切从人民群众利益出发,努力投入抢险救灾和灾后重建,把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

一方面,真相很重要;一方面,稳定和讲政治也很重要。可对于公众来说,只有把真相说出,才是真正的讲政治,才是真正的以人为本,真正的构建和谐社会,稳定大局。

首发民主中国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