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夸父。

我出现时,天地已经有了秩序。但我常常感到疑惑,疑惑很多,比如: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冥昭瞢闇,谁能极之?冯翼惟像,何以识之?明明闇闇,惟时何为?阴阳三合,何本何化?圜则九重,孰营度之?惟兹何功,孰初作之?斡维焉系,天极焉加?八柱何当,东南何亏?九天之际,安放安属?隅隈多有,谁知其数?天何所沓?十二焉分?日月安属?列星安陈……

后来,人们把我的疑问化为三个: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

这样未免太简单了,也太内省,我想不通的还是所谓的秩序,这些秩序究竟是谁创造的?

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老者,须发皆白,拿了一个权杖,坐在一颗大石之上,喃喃自语。当日风和日丽,温度适宜,花草布列,山河无声。

我问,老者,你是谁?在说些什么?

老者说,要有光。

我说,可是,我们已经有光了啊。

老者说:要有光。

我立刻明白,他很可能是个神经病。但接下来,我发现自己错了,错得厉害。

老者说,起初,我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我的灵运行在水面上。我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原来,这些是他干的,但我还是不明白,做了这么多事的人,怎么会这么朴素,只用一袭白袍遮身,无论如何,绫罗绸缎,即便传上金缕玉衣,也不为过。

老者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说:我生活简朴,我不崇尚奢华,我愿意向全社会公布财产。我知道,你们都盯着我。我是耶和华,其实,我也是普通人。我法力无边,但愿意跟大家一样,出行,轻车简从;进食,粗茶淡饭;讲话,也张口即来……我连秘书都不劳烦。

我不关心这个,我说,我只想知道,为什么要有光。

耶和华说:因为光是好的。

既然光是好的,为什么要有暗?

没有暗,你们怎么会知道光是好的?耶和华这样回答我。还说,我看到光是好的,已经把光和暗分开了,光是昼,暗为夜。

生活不该一直美好吗?既然有了美好的光,我就不想要暗夜。

耶和华说,我创造你们,知道你们并我完美,但没想到不完美如斯。已得陇,复望蜀。要知道,没有对比,就没有分别。

我说,这些我不懂,我只知道,自从亚当和夏娃被你逐出伊甸园以来,我们要辛勤劳作才能填饱肚子,而白天可以劳作,夜晚不能,生活就有了问题,你知道每年都有人被饿死吗?前三年,因为皇帝要走了太多粮食,活活饿死了几千万人。如果没有暗夜,不需要休息,我们就不会饿死了。无论如何,你创造我们的时候已经是不完美的了,如果不需要休息,没有夜,岂不更好?

耶和华说,白天用来工作,夜晚不只是为了休息,还可以花一些时间来思考。我创造你们,就是要搜集你们思考的结果,好的头脑,像我,也需要更多的辅助才能想清所有问题。

我说,我觉得,你只会制造更多问题。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停,耶和华说,你的问题太多了,你们人类,应该顺应我创造的世界,而不是力图做什么改变,你们的能力,也不足以改变。

耶和华说完,便御风而行,向着太阳的方向。

我追逐而去,高喊,等一等,等一等。

耶和华挥动权杖,把我的身体化成了一座山,我的拐棍化成了一片林,我再也不能行动。

但我知道,他输了,因为他回答不了我的问题。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